APP下载

二十年前的秋日

2020-07-20罗锡文

散文诗 2020年2期
关键词:竹海树叶文字

罗锡文

风和雾互相转换,又以竹海的形式互相妥协,直到一把雨伞遮住了时间。

雨,是享虐者的隐私,竹海将它们拦腰截断,又在低洼处将它们捏造成一块块泄露真相的青铜之镜。

溪涧露出墨色的底蕴。它书法般流淌,是20年前最原初的生存形态。从来不会产生原罪感的人们,伙同你在潺潺的呻吟中,笑看露出金属价格的文字,它们的骨架變成眼镜,或无数竹篁细硬而持久的枝条。

但忘忧谷裸露得恰到好处,秋风含蓄的翘舌音,衔接了你与衣服之外的联系。无数根神经上爬满了欲望的蜘蛛,那是光影的杰作,却被肉体的气息排斥,将20年以路的形式拉抻、扭曲,像时间与空间彼此一丝不挂的对峙与纠缠。

当雾气消失,当进山的情绪进入出世状态,当唱歌的亡者还在以竹笋的形象挺立在语言的舌尖上,我看不到你,或者说,再也没有一种叫优雅的东西,能战胜残忍和诗歌。

十月末的竹海,对于爱情太阴暗,而落脚于文学,又过于抽象。只有这不老的雨天,在你到来时掳走一切,让我独自行走在忧郁的谜团之中。

朝向内心的树叶,是死亡的脸。

20年前的生活,从内部开始,把属于鲜花的那部分谎言嘬成果实,把属于树叶的那部分真理变成枯骨,让说谎的人学习哭泣,让战争在最高的罪恶中决定未来——那永远在使用,永远都不明白的,永远去唬弄又眷恋生活的时空。

寺庙隐含着最理想化的尘世,却吐出银杏改变信仰的秋色,湿漉漉地,或干燥无比地,或缺乏诗意却又心甘情愿地,装出遁迹空门的样子。

高香的高度,就是人与佛心灵的距离。

还有一池秋水。如青蛙扑通一声扑人水中的生命图腾,被失败于宣纸毛笔的残荷肢体代替,却又带着在意象里畅游之后那份爽快的疲惫,在裸体的水面下两公分处呻吟,微微喘气,然后露出比枯叶更苍白的脸,指向我们在丝绸的针线和色素中印染季候的人间。

我无法不向你陈述,那相当于一条求生的捷径。

于你,抵达爱情或生活;

于我,则是救赎,直人秋天内腑。

我无法不勾勒一片树叶,却又像在构成它的所有元素,隐身在老根也无法寻觅的深处,从此在那里沉默,或者,在20年以后想你。

走到这里了,不是尽头,也不是开始。山野霸道的阻挡终止了,旷野仅剩忧伤,百鸟收起了它们破布般的翅膀。我们这是走到哪儿了?

星星不规则的图案充满了迷信者的虔诚或疑惑。那些带血的蝙蝠,倒悬在黑暗与光亮互相捕食的充满了乐趣的危机之中。

风在原地打转。

最后一堵墙夯实了最高的像素。

那块菜园子里埋着一个人,墓碑的气色很好,一条狗也将守着他老死。

走到这里了,没有梦,也没有建造梦的人,只有睡眠的叙述者。

没有过去,现在只是你手中的一把钥匙,而它正是我们爱恨唯一的忧患。

而我终究要走向哪里,像秋天一样,为20年后重现没有开端,也没有结局.的场景,让我们像正面历史一样呵护爱情?

20年前的秋天,不管阴晴,还是昼夜,都塞满了委曲求全的叹息。强压在文字里的愁绪,就像人类涂抹在稻谷上的色彩和质地,闪耀着粮食对于人类的理性之光。

被秋天无限眷恋的我们,看到了彼此指尖上仓促而敏感的时光。我们迷恋秋天的唯一理由,是在短暂的无限哀伤中,因为自由而自由,最终在放弃中走向自我。

20年前有很多从肉体中提取的旋律,里面有虚拟的画面、虚构的轶事、虚设的背景,只有激情四溢的痛苦清晰如刺向冷空的树枝,或我们共有的家园那破败的造型。

20年后,孤独在优雅和冷静中保持着20年前的意志,而所有关于秋天背后血腥的成熟和爱情背后残酷的美,都一一归于尘土,被文字锁进历史。

我们只有沉默,因为苍老而获得再度相爱的权利。

20年前的秋天是一个箴言:思想使我们获得快感,爱情,则抬升了我们不朽的尊严。

猜你喜欢

竹海树叶文字
文字的前世今生
蜀南竹海竹韵天下
热爱与坚持
树叶的不同称呼
宜兴竹海
梦中的文字
宜兴竹海
一片树叶
蔡伦竹海杯蒋川09赛季首称王
种出来的“逍遥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