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草堂的情思

2020-07-14

作文周刊·八年级版 2020年23期
关键词:诗圣布衣长安

满是牛粪的陋巷,我来到你的小院。哲人般的窑洞,蹲在笔架山的腹部。“吱呀”一声门响后,是一千二百年的寂静。岁月沉默着,与院中的老枣树共守着当年的秘密。门后,有一只蟋蟀在悄吟……

空无一物的窑洞盛满了苍茫如水的时光,渡我,渡我到遥远的大唐,去追寻那凤凰的足迹。

辉煌的昨日,幽丽的往事,公孙大娘的舞姿和曹将军霸的丹青,都被装入诗的信封寄往后世。你,独自留在那漫漫旅途。当李青莲的酒杯里酿造狂草的诗与人生时,你正在帝国的阴影里跋涉,所以你永远也不会有谪仙甩一只靴子给高力士的潇洒。你是一棵子贡植于孔子坟前的柏树,一笔一画,都写得那么认真,那么艰难。难民、伤兵、胡马、羌笛,坠在你的每一首诗上,压弯了凝重的枝丫。

树边的道路上有深深的车辙,就是顺着这条自古以来无数读书人走过的路,你踌躇满志走向长安,然而为时晚矣,长安已是一台大戏的尾声。虽然曲江水边丽人如云,五陵酒肆高朋满座,但“冠盖满京华,斯人獨憔悴”。那匹疲驴驮着你的理想和抱负,在大雁塔下踯躅徘徊,碰到的都是紧闭的门户,无论是寄食富门还是身处卖药市,都早将一个书生的自尊戳得鲜血淋漓。为何,为何你不像你诗中遨游万里的白鸥,鼓翅离去?长安,究竟是什么系住了你的心,使人魂牵梦绕,永难释怀?在生命最后回归之时,你无限眷恋地回过头,仍是“愁看直北是长安”。多柳的长安啊,宫墙何其高!而我们,中国的文人一代又一代,都将自己的一生,在这墙外打了个死结。“长安”,在他们眼中就是国家社稷,就是山河家园,就是神圣的图腾。这是一个永远的梦!屈大夫做过,诸葛亮做过,你的好友李白做过,虽然只是梦,却火一样映红了你们的人生。

伴着夏天的雨,你的诗句乘云而来,骤然间雨点般纷落,淋湿了我无边的思念。

“杜陵有布衣,老大意转拙”,第一次诵读这两句诗,我的热泪便止不住与“里巷”共流。好迂的诗人啊,你为何这样执迷不悟!一介布衣,衣食无着,你却“穷年忧黎元”;“老妻衣百结”“幼子饿已卒”,你却“默思失业徒,因念远戍卒”;茅屋为秋风所破,你想的却是广厦万间,大庇天下寒士;自己身陷敌城,悲的却是“四万义军同日死”……一个又一个子夜,你在如豆的青灯下披衣而坐,咀嚼着时代的苦难,任那种叫作“愁”的植物,在心中疯狂生长,你瘦削的肩头,却有推不掉的重量。“纨绔不饿死,儒冠多误身”,三十五岁的你如此透彻,为什么就是迷途不返呢?

笔架山忆寂寞千载,你之后,谁又能有如椽大笔搁置其上呢?然而又是什么使你文而不贵,运交华盖以致连饭都不足呢?既然“文章憎命达”,何不去掉劳什子文章?可你又怎么能!在你,“文章千古事”,它是你的灵魂,你的生命,是你与缪斯的终生契约。从“朱门”到“路边”,这中间千山万水,你跨过了,便从“诗人”走向“诗圣”。

然而,我们对于夫子的热情和追求总过于“诗”,于是你仍处陋巷,但一切都会死去,只有你的“诗”活着,并将永远活下去。

(作者夏立君,选自《新人文读本》,有改动)

心湖涟漪

我们还记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里的杜甫,还记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里的杜甫。从追求功名到关注民生,这是一个艰难的转变过程,杜甫跨越了这个过程,便从诗人转变为“诗圣”。

猜你喜欢

诗圣布衣长安
摔琴扬名
论杜甫诗中儒家精神的表达
余廷林(一首)
杜甫草堂忆“诗圣”
春雨中遥拜诗圣杜甫
新年赋
西游新记 2
忠贞不渝的“诗圣”杜甫
贾云程
水与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