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浅析焦大之骂

2020-07-06齐忠敏

杂文月刊 2020年6期
关键词:闲笔小叔子贾府

齐忠敏

《红楼梦》中的焦大,一辈子给贾府做牛做马,垂垂老矣。贾府上下,也不让他安享晚年,深夜还派他去干别人不愿干的差事。他终于按捺不住,破口大骂,搅得贾家合府不安。

他骂官二代三代们:“每日偷鸡戏狗,爬灰的爬灰,偷小叔子的偷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将这些油头粉面养尊处优的男女骂得羞愧难当。结果他被恼羞成怒的贾府小厮塞了一嘴马粪。鲁迅认为:“焦大的骂并非是要打倒贾府,倒是要贾府好。不过是说主奴如此,贾府就要弄(维持)不下去罢了。所以这焦大,实在是贾府的屈原,假使他能做文章,我想,恐怕也会有一篇《离骚》之类。”

自古以来,乱自上作,火从下烧。焦,炭火也。焦大,大光其火,他这么一骂,贾府龌龊丑恶之事再也纸里包不住火,开始燃烧。首当其冲的是秦可卿,这位弱女子迅即成为贾府败亡的殉葬品,其后还有金钏、晴雯、林黛玉等,最后烧得宁荣二府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焦大的大,可念“dai”,医生也叫“大夫”。还有另一个读音“tai”与太子的“太”,阴阳交泰的“泰”谐音而且通用。《易经》称阳气下降,阴气上升,万物和谐生长,谓之泰。焦大,又可称之为“交泰”。贾府小厮给敢于说真话的焦大塞了一嘴马粪,只能交恶。“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衰败是不可避免的。由此可见,曹雪芹在《红楼梦》开篇不久即让焦大爆粗口,绝非是闲笔。家破人亡,树倒猢狲散,曹雪芹有宣泄情感的需要。

猜你喜欢

闲笔小叔子贾府
房产证上有婆婆的名字,小叔子有权继承吗
贾府的“吹哨人”
如何与纵容家人的丈夫沟通
《红楼梦》刘姥姥三进荣国府情节对比分析
前边的几句话
最是那“闲笔”之妙
“可使闺阁昭传”与“一代不如一代”之辨
闲笔如花
谈林黛玉初进贾府的礼仪
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