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智能化进程中高职院校数字教育资源建设研究

2020-07-06 07:59:53 商业会计 2020年11期

【摘要】   数字教育资源建设是教育信息化的基礎和关键。通过分析智能化进程中信息教育需求和信息教育供给的差距,找出高职院校会计专业群数字教育资源建设存在的问题。依托成果导向教育理念提出数字教育资源建设的原则,并以信息化教学大赛省赛一等奖获奖作品为例阐述会计专业群数字教育资源的建设路径,为智能化进程高职院校数字教育资源建设提供有益的借鉴。

【关键词】   智能化;数字教育资源;成果导向;会计专业群

【中图分类号】   F23;G64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5812(2020)11-0113-03

一、引言

教育部发布的《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年)》《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教育部关于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与应用的指导意见》,旨在推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实现教育思想、理念、方法和手段全方位创新;为新时代加强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与应用提出了目标和要求,倡导推动建立健全现代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切实加快教育现代化进程。《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指出“教育信息化是教育现代化的基本内涵和显著特征”,提出了“互联网+教育”建设的总体要求、目标任务和实施行动。全国职业院校教师教学能力比赛作为国家推动信息化教学改革的赛事和平台,为提升职业院校、教师信息化水平起到了路径引领、以赛促教的作用。

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智能环境下,数字教育资源开发和网络学习空间的构建是实现教育信息化的重要基础。在教育信息化进程中,高职院校会计专业群应采用什么原则和途径建设数字教育资源?这是高职院校面临智能化进程必须要回答的问题。

二、智能化进程数字教育资源需求与高职院校数字教育资源建设现状分析

互联网教育具备跨越时空、效率高、丰富便利等特征,成为传统教育的有利补充。伴随AI、MR、VR、AR等技术的发展,人工智能+教育成为教育未来的发展方向。随着在线教育消费能力的升级,互联网用户对教育资源的需求不再局限于免费获取的一般资源,而转向针对性强、吸引力强、形式多样、丰富高效、体验感佳的优质收费资源。能够让用户从免费学习模式转换为收费模式的教育资源基本上来自于考试、考证和职业技能提升等方面的需求。由此可见,用户对优质教育资源是否认可,主要从三个维度进行评价:目标需求、过程体验需求和成果需求。优质且能够让用户产生认可的数字教育资源应具备满足用户的目标需求、过程体验感佳、成果清晰可衡量等特征。

从高职院校会计专业群的在线课程建设现状来看,普遍存在课程目标不切合学习者的需求,难以提起学习者的兴趣;资源建设低质、缺乏整体设计、同质化严重、公共资源海量无序化、课程学习界面互动性弱,操作不够人性化,学习者体验感不佳;学习成果评价和反馈不及时等情况,难以满足学习者的需求。如何面向用户的需求,构建优质的数字教育资源,成为智能化进程中高职院校急需解决的问题。关注学习者的预期目标和成果产出,成果导向教育理念可以提供有益的参考。

三、成果导向和数字教育资源建设文献研究

(一)成果导向教育。成果导向理念产生于美国。始于教育界反思教育对科技成果的贡献度低于预期值,而寻求教育的实用性。1981年,斯派蒂(Spady)最先提出成果导向教育理念,强调以社会或行业需求为依据反向设计培养目标、课程体系,确保学习者获得预期成果[1]。由于关注学习者的产出成果,而非由教科书或教师经验作为教学主导和推进动力,使得成果导向教育受到了广泛重视和应用[2]。国内研究主要关注工程教育、教学改革、课程改革、课程群、课程评价、资源建设等方面[3]。在课程改革和课程建设方面,刘衍聪以行业标准引领设计人才培养方案为主导,以实践应用的价值取向重构课程体系为核心,以校企合作为平台创新人才培养模式为关键,构建人才培养方案的框架体系[4]。夏俊彪对成果导向体育课程开展PDCA循环研究,运用特尔斐法确定成果目标,并分解为核心能力目标和具体能力目标,通过评价和反馈优化了课程方案[5]。刘彬通过研究成果导向基本原理,建立了基于PLC控制器的纵向课程群体系,为专业课程体系建设提出了新的模式[6]。成果导向教育对于课程资源建设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在实践教学中获得了广泛应用。

(二)数字教育资源建设。数字教育资源是经过数字化处理、为达到教学目的而专门设计且服务于教育教学的资源集合。它是教育系统的基本构成要素,其建设是我国教育信息化工程的核心内容。目前,我国数字教育资源配置存在着分布不均、资源匮乏、优质教育资源建设机制尚未形成等深层次问题[7]。数字教育资源质量可以理解为数字教育资源满足教师教学需求和目标的程度[8]。蔡慧英研究发现数字教育资源的质量以及技术服务支持、校园文化支持和教师自我效能感是影响我国教师数字教育资源使用的因素,提出增强数字教育资源的内涵建设的建议[9]。刘美凤以数字教育资源企业为例,提出基于资源生命周期的五环节资源规划流程:需求分析;资源内容组织;资源获取;资源监控;资源优化与再生[10]。

综上,数字教育资源的建设,结合成果导向教育理念,关注学习者的学习成果(目标需求)和学习过程体验需求,反向设计课程体系和教学模式,优化和完善数字教育资源,有利于促进教师使用数字教育资源,提升高职院校教育信息化成效,帮助学习者获得预期学习成果。

四、智能化进程高职院校数字教育资源建设原则

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是职业教育的特色。校企合作能够为高职院校适应产业和行业需求变化,合理设计人才培养目标和课程体系提供顺畅的渠道和丰富的资源。基于笔者所在院校近十年的校企合作经验、会计省级品牌专业的建设成果,本文提出智能化进程高职院校数字教育资源建设的原则。

(一)校企共建、共享原则。智能化进程导致行业的岗位職能和任务不断发生升级变化。行业产品升级换代的速度越来越快。单一由在校教师完成数字教育资源的建设已远远不能满足培养符合区域经济需求的人才的需要。校企合作共建、共享,能够保证数字教育资源的与时俱进和职业能力培养的有效性。

(二)目标导向原则。高职院校专业群的人才培养能力目标应紧紧盯住目标产业群岗位能力需求,课程体系、教学模式、师资、软硬件教学环境等的设置都应围绕目标导向而定。目标产业群岗位能力需求,应通过科学规范的调查研究分析确定。专业群课程体系中,各类课程的定位和目标应基于产业群具体岗位知识目标、技能目标、素养目标等进行设置,所有课程的培养能力应涵盖目标产业群岗位能力需求。

(三)以学生为中心原则。课程体系、课程标准、教学模式选择、教育资源的组织和设计、课业设计等都必须围绕以学生为中心开展,辅助所有学生达成预期人才培养目标。具体包括以下四个方面:(1)坚持以目标岗位群能力需求来确定课程体系学习成果。严格执行评价标准,确保所有学习者能够获得预期学习成果。(2)坚持将课堂还给学生的总体教学设计和项目教学设计。学生在教师的辅助和引导下,个性化开展教学活动,获得课程设定的学习成果。(3)坚持以学生为中心的辅教机制,教会学生如何利用海量资源提升学习能力。(4)坚持以学生为中心的评价机制。数字教育资源能够及时推出学习评价和反馈,有助于学习者及时调整学习策略,建立和提升学习信心,顺利完成学习进程,取得学习成果。

(四)开放性原则。产业是不断升级的,岗位任务是不断迭代发展的,岗位能力是螺旋上升的,教育培养目标是不断优化的。数字教育资源建设应具备开放性,跟随区域经济和产业发展,其基本框架应不断升级优化,课程设计细节应更加落地和到位,资源内容和形式与时俱进,运行和监督机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

五、高职院校会计专业群数字教育资源建设路径

高职院校会计专业群的数字教育资源建设,应充分考虑学习者的目标需求,人才培养目标和课程体系设计应聚焦目标岗位群职业能力,反向设计编制课程标准,设计教学内容,合理选择教学方法与手段,教学目标从易到难层层递进,符合学生认知和操作规律。以笔者获得2018年信息化教学能力大赛省赛一等奖作品《财务会计》课程的资源建设为例,本文提出数字教育资源建设的路径图(详见图1),为高职院校会计专业群数字教育资源建设提供借鉴。

(一)深化校企合作,校企共建共享数字教育资源。《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引导行业企业深度参与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培训,促进职业院校加强专业建设、深化课程改革、增强实训内容、提高师资水平,全面提升教育教学质量。校企深度合作,应建立双赢的合作机制和运行机制,确保合作的质量和效果。校企共建共享数字教育资源,不仅有助于学校与时俱进跟进区域经济和行业发展变化,也有助于为企业输送合适的专业人才和提供在职人员培训。企业身处行业发展前沿,为学校提供岗位能力需求、真实岗位工作流程和任务,充实数字教育资源,提升课程任务的真实性;通过对毕业生能力评价,为高职院校教育质量做出反馈。学校依据企业岗位能力需求,提炼出岗位关键能力指标,融入真实岗位任务,形成教、学、练、评、考一体化的数字教育资源体系;通过用人单位、学生、家长等多方评价,不断提升教育质量。

(二)针对区域经济的岗位能力需求设定人才培养目标和课程标准。会计专业群应依据目标产业群岗位能力需求确定人才培养目标;分析确定目标产业群岗位能力指标,分解为具体岗位能力指标,从而确定专业课程的课程目标、课程标准和学习成果。

会计专业群的目标产业群岗位为工商业企业、会计师事务所、财税咨询公司等会计和相关岗位。随着财务机器人的诞生,会计领域进入了智能化进程。人工智能对会计领域带来的影响,体现在再造会计核算流程,减少会计信息失真,提高会计工作效率,推动会计职业架构转型等方面[11]。2019年上海国家会计学院会计信息调查中心发布的《企业会计的未来前景调查》报告中指出,“会计核算”的岗位职能被财务机器人所代替,重要性降低,而重要性上升的职能包括:“IT 等新技术应用”“财务分析”“风险管理”和“公司战略”等。“会计核算”等岗位的供给远大于需求,“IT 等新技术应用”“财务分析”“风险管理”和“公司战略”等岗位的需求远大于供给。会计专业群应依据目标岗位群的岗位职能和岗位能力变化,动态调整人才培养目标和课程体系,调减核算类课程课时,增加财务分析、风险管理、战略管理等课程课时;同时,修订课程标准,增加和删减相应能力指标。会计专业群的课程体系包括平台基础课、专业课、模块课、发展方向课和隐性课程。所有课程的课程标准都应依据目标岗位能力变化进行必要的调整。

(三)根据岗位工作性质选择信息化教学设计模式。

1.会计专业群将岗位能力标准分解为专业技能目标、专业知识目标、专业素养目标,对应确定具体课程的能力培养目标。根据岗位工作性质和课程能力目标选择合适的信息化教学设计模式。如会计基础、财务会计、会计信息管理可以采取任务驱动的信息化教学设计;财务管理、管理会计、纳税筹划可以采取问题导向的信息化教学设计;经济法、税务会计、EXCEL在财务中的应用可采用目标导向的信息化教学设计。

2.依据课程目标和岗位工作性质选取适宜的信息化手段,有助于提升教学趣味性,提升教学效果。

3.单元教学设计决定了信息化教学资源的组成。每个教学任务都包括任务提出、任务分解、任务完成三个阶段。在不同阶段课程资源的制作都应遵循相应的规律。任务提出阶段,主要是为了吸引学生兴趣,因此注重问题的提出应具备思考性和悬念,能有效吸引学生注意,唤起继续学习的兴趣;任务分解阶段,多元化资源(包括理论和实践)辅助突破教学重点和难点,助力教学目标达成;任务完成阶段,应及时给出教学评价,帮助学生调整学习方法;形成学习总结和任务模型,便于学生复习和巩固。

(四)做好资源分类,组织和更新数字教育资源。数字教育资源建设的主体应由教师、企业主管、在校生、毕业生等多元组成。除了教师和在校生这两个主体外,企业主管可以提供企业年会、表彰大会、招聘需求、岗位工作案例和单据等资源,毕业生可以提供企业文化和专业案例、获奖证书、行业培训笔记、在线答疑等资源。资源种类包括讲义、互动性课件、微课、动画、视频、音频、游戏、习题、试卷、奖状等。

数字教育资源应分为基本资源和辅助资源。其中,基本资源应按课前、课中和课后资源进行归类设置。课前资源包括专业理论知识、辅助知识、拓展知识、习题、测验和游戏等资源,来考查学习者是否在上课前已学习相关理论知识,并通过习题、小测验或游戏过关等学习活动考查学生的掌握情况;课中资源应根据单元教学设计按任务主题将理论知识和实践技能有机结合在一起,通过课堂实践任务,促使学生达成学习目标,获得任务能力成果;课后资源包括拓展阅读和思考、习题和实操训练,帮助学生巩固和拓展学习成果。辅助资源可分为官方、产业、比赛、考试、教辅五大类资源。各类资源信息量庞大且互有重复,教师应依据教学设计选取合适且适量的辅助资源按照课前、课中和课后三阶段分别推送给学习者,并设定学习时长和难易程度,为学习者自助学习提供帮助。

(五)依据课程标准确定完善的数字教育资源评价标准。由目标岗位能力需求确定人才培养目标和课程标准,依据课程标准,确定课程的评价标准,才能确保教育培养成果符合区域经济发展需求。评价标准应具有及时性、个性化等特征。及时推送评价结果,有助于学习者调整学习模式,提高学习效果;个性化评价符合高职扩招后多元学习主体的需求。同时,评价标准应具有定期调整环节,在每年年末依据企业对毕业半年的毕业生的评价进行动态调整。

(六)制定规则,多元主体构建和运营信息化教学平台。信息化教学平台,是将学习空间虚拟化,脱离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满足学习个性化的学习需求。信息化教学平台应具备开放性,平台使用主体不仅包括教师、应届学生,还应包括毕业学生、企业主管和在职人员等。优秀的教学平台应能够满足课程的教学设计、活动空间、实时评价、成果保存和推广、线上线下共存等需求。同时,平台运行应注重安全性和稳定性。

【主要参考文献】

[ 1 ] Spady,William C.Outcome-Based Instructional Management:A Sociological Perspecitive[J].Australian Journal of Education,1982,26(2).

[ 2 ] 顾佩华,胡文龙.基于“学习产出”(OBE)的工程教育模式——汕头大学的实践与探索[J].高等工程教育,2014(1).

[ 3 ] 常志英,崔维淼.国内成果导向教育研究主题及脉络演进[J].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44(05).

[ 4 ] 刘衍聪,李军.基于OBE理念的应用技术型人才培养方案的设计[J].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8,(14).

[ 5 ] 夏俊彪,程传银,王庆军.PDCA循环:关于优化成果导向体育课程方案的研究[J].成都体育学院学报,2016,(1).

[ 6 ] 刘彬,周敏,佟春生.OBE视角下的 PLC纵向课程群建设[J].实验技术与管理,2016,(3).

[ 7 ] 教育部等.关于印发《构建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有效机制的实施方案》[S].教技[2014]6号.

[ 8 ] Pawlowski J M.The quality adaptation model:adaptation and adoption of the quality standard ISO/IEC 19796-1 for learning,education,and training[J].Journal of educational technology & society,2007,10(2).

[ 9 ] 蔡慧英, 尹歡欢,陈明选.哪些因素影响教师使用数字教育资源?——透视智能时代我国教育信息化建设与发展[J].电化教育研究,2019,40(07).

[ 10 ] 刘美凤等.教育云平台资源规划流程研究——以数字教育资源企业为例[J].电化教育研究,2019,40(11).

[ 11 ] 彭启发,王慧秋,王海兵.会计人工智能存在的风险与对策研究[J].会计之友,2019,(5).

【基金项目】   广东省教育厅教育教学改革研究与实践项目课题“基于IMA能力框架的高职现代学徒制会计人才培养模式创新研究——以五年一贯会计专业人才培养实践为例”(项目编号:GDJG2019154),主持人:施秋霞;广东省教育厅教育教学改革研究与实践项目课题“财务智能化与高职教学应对——依托永瑞基地的校企协同探索”(项目编号:GDJG2019153),主持人:谢芳;广东省品牌专业会计专业建设项目、广东省品牌专业国际金融建设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