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落花与黄鸭

2020-07-03朱辉

意林 2020年12期
关键词:篱墙篱笆墙树花

朱辉

某部纪录片里有这么一幕场景:一艘远洋货轮沉没于阿拉斯加海域,几个集装箱在翻船过程中破裂,7000只小黄鸭漂浮于海面,这些小黄鸭有些最终漂到了北极地区,有些穿越太平洋来到澳大利亚。更有一只居然一直漂了15年,途经三大洋,最后抵达苏格兰海岸……

7000只小黄鸭本来集中在一片水面上,只不过风吹雨打,它们被不同的洋流带走,最后天各一方。

小黃鸭漂流记,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南齐永明七年(489年)的一场大辩论,竟陵郡王萧子良等一大批名士、显贵与范缜一人论战。萧子良问范缜:“你不信因果,怎么解释人会有富贵贫贱之分?”范缜答道:“人之生譬如一树花,同发一枝,俱开一蒂,随风而堕。自有拂帘幌坠入茵席之上,自有关篱墙落于粪溷之侧。”意思是,人的命运就好像一棵树上的花,大家一起生长,随着风的吹拂各自飘落,有的擦着帘幔落到了垫子、竹席之上,有的挨着篱笆墙落到了粪坑之中……

平心而论,将一切归咎于偶然,也是以偏概全。不过萧子良等名流觉得自己那套理论无懈可击,质疑者都是胡说八道,遇到范缜这么一怼,顿时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有科学家说世上并无偶然,所谓偶然如果经过各种因素严密地计算,其实能证明都是必然会发生的,只不过目前人类还没有如此高超的计算能力。既然我们能力还十分有限,就不必摆出能参透一切的架势。

猜你喜欢

篱墙篱笆墙树花
温暖的篱墙
推理:柳枝篱笆墙
送你一树花
笨笨熊的篱笆墙
篱笆墙,或栅栏
一树花开
篱笆墙
山村夜色
薛建国:“打树花”传承人
“火树” 祈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