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炼土夯楼,成就世界建筑奇迹

2020-06-23何葆国

闽南风 2020年6期
关键词:土楼师傅

何葆国

2008年7月7日,福建土楼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一时名动天下。如今土楼已是闻名遐迩的旅游景区,它神奇的外观、深厚的内涵令人无比赞叹。这土楼是怎么建成的呢?

2011年,土楼营造技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在南靖有张羡尧、张民泰、简如林等多位省市级传承人。其中张羡尧为省级传承人,1941年出生于塔下村的和兴楼,从小生活在土楼之乡,1962年高中毕业于南靖一中,因为家庭原因,无法继续升学,他便回到了土楼,1964年下半年开始当木工学徒,由于他天资聪颖,勤奋好学,两年多便成为远近闻名的师傅。从1967年开始,张羡尧带着徒弟走村串寨,到处承揽木工、油漆工程,主要从事搭建桥木架、土楼木架、土楼装修等大木作及凉亭、祖庙神轿之类的细木作和油漆工作。

1970年塔下村建造永盛楼,张羡尧和一个外请的师傅负责整座土楼的木作,他匠心独运,细致认真,做出来的木作既精致又耐看,特别结实与安全,更使得他声名鹊起。张羡尧以口授为主并结合实践指导的教学方式,亲传徒弟十数人,其中比较有名气的有六七人之多。随着年龄增大,张羡尧2000年后安闲在家,他老当益壮,拿工具的手又拿起了笔,几年时间写出了数十篇文章,既有三十多年建造土楼的经验总结,也有家乡土楼的风情轶事,文笔朴实生动,2013年6月结集成《土楼旧事》一书,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受到学界专家和土楼游客的一致好评。

土楼营造其实不仅仅是一种技艺,还是一门艺术。从一抔土到一段墙到一座楼,这是一个质变的过程,土的魂灵在揉合、发酵中不断地飞跃。高大、坚固的土楼就来自闽西南乡村最常见、最不起眼的土:红壤土、瓦砾土、田岬泥(耕地下层尚未翻犁的新土)。就是这样平凡得再也不能平凡的土和它的伙伴们,竹木(杉木、杂木、竹片、竹篾)、砂石(河卵石、河砂石、花岗石)、石灰、青砖瓦、土纸桨,一起筑起了一座座讓人惊叹的土楼。

建造一座土楼,最早期的工作通常就是准备木料。闽西南乡村林海茫茫,获取上好的杉木是很简单的事情,杉木从山上运回来之后,一般要放置三次伏暑才会干透。如果尚未干透,就会开裂变形,是断然不可使用的。竹钉也要开始准备了,整座土楼除了门环门锁和包门的铁皮,不再使用任何金属材料,竹钉是固定门窗、楼板的小物件,在冬天用坚硬的老竹头制成,放在铁鼎里炒,炒至老干发黄,不仅异常坚硬,而且几乎是不朽的。

聘一风水先生,择一良辰吉时,选定楼址之后,主人的头等大事就是准备夯墙的土。用量最大的红壤土,在闽西南乡村随处可见,瓦砾土和田岬泥也很容易取得。这三种土是决不能单独使用的,必须经过配制、复合、发酵。这是一道不容疏忽的工序,它事关一座土楼的百年大计。发酵成熟的土,在夯成墙之后才不会有大的开裂和倾斜。一个好汉三个帮,土楼的土也是这样,所以夯土墙分为三合土和普通夯土。所谓三合,即是土(当然是发酵成熟的土)、砂、石灰的“桃园三结义”。三合土又分为湿夯、干夯、特殊配方湿夯三种。湿夯三合土以砂为领导力量,石灰为第二梯队,土为第三梯队。干夯三合土则以土为核心,砂和石灰团结在周围。特殊配方的三合土就是广为人知的加入红糖、蛋清、糯米的三合土。需知这三样东西不是直接加入的,这一配制过程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将糯米磨成粉,先以冷水和匀,然后加入大量热水,使糯米粉汤变得非常稀,再放进红糖,然后在温度冷却之后再打入蛋清,最后将这特殊制造的粘合剂倒进三合土之中,用锄头翻动,使之彻底和匀。当然,这一般只有财力雄厚的大家族才会用到,一般家族是不用的,因为造价不菲,用不起。土楼人常说一句话:一碗猪肉换一碗三合土。

请来师傅,土楼就可以动工兴建了。主人一般只要请木匠师傅、泥匠师傅各一人,他们就会带来徒弟。木匠师傅大多是一个徒弟,最多两个,泥匠班子则要大一些,但也就七八个人。泥匠班子通常需要一定数量的小工,运土、吊土、上料等等,这些下手活一般由本家族的人来干。对于一个土楼泥匠师傅来说,他的全套工具形制简单,却有着神奇般的魔力。一副墙槌版(墙模)、两根夯杵、若干圆木横担、一把大拍板、若干小拍板、一盘绳线、一把木尺、一把三角尺、一把水准尺还有铁锤、锒头、铁铲、丁字镐各一把、泥刀、泥锄、木铲若干。

一座土楼的动土奠基,这里有一套完整的仪式:烧香化纸、杀鸡祭拜天地、安符出煞、洁净地面。这种古老的仪式充满着对祖先的追思、对自然的敬畏。

土楼地基的基坑,称为大脚坑。地面以下的石砌基础叫大脚,地面以上的墙脚、腰壁叫小脚。大脚坑的宽度比小脚的宽度大一倍,深度则根据楼高与地基来确定。大脚以大石头干砌,缝隙用小石块填紧,其四个边角必须用整块的巨石,以确保屋角地基的稳定,边缘还要填土夯实。小脚一般采用表面较为平坦的石块,以三合土湿砌,通常高度是50厘米,但也有更高甚至高至门楣以上,这主要是出于防备山洪的需要。

小脚砌成,师傅可以放松几天,等三合土墙面干固之后,再开始夯筑土墙,俗话叫作行墙。这是建造土楼最主要的工序,所以行墙前夜,主人要请泥木匠师傅、风水先生和小工、亲戚吃喝一顿。 “一”是事物的起始,中国人特别注重第一次。土楼行墙也不例外,第一版墙一定要用最好的土,以最重视的态度夯得最坚固。如果没有风水上的说法,第一版墙从顺时针或者逆时针方向开始都是可以的。行墙一周之后,就要换一个方向了,即从正反方向轮流进行。

土楼底墙一般厚达一米半到二米,一米左右便不多见,也许人们会说,这厚得有些过份了。其实就夯土技术来说,这不仅谈不上厚,而是显得太薄了。宋朝《营造法式》提到的“标准”是:“筑城之制,每高四十尺,则厚加二十尺”,“筑墙之制,每墙厚三尺,则高九尺”。如果按照这一标准,夯3米高的土墙,墙的厚度就要一米,你想想这工程量有多大,而且要占用多少空间?三层土楼的高度一般都在十米以上,四、五层的则高达十多米,最高的是南靖的和贵楼,高达21.5米,底墙厚度却只有1.34米。这就超越了《营造法式》标准,说明土楼夯土技术实在高超。

即使是夯得最结实的土墙,它的墙面也不免会有隙孔,所以必须在风干之前进行修补,风干之后就来不及了。先用长板拍打墙面,这得是认真的“严打”,不能走过场的;接着用嫩泥抹墙,把版层缝一一抹平,用小板拍实;最后再用长板拍打一遍,以巩固“严打”成果,这样,墙面也就发生了巨变,平整而光洁。夯墙夯到第二层,要上棚枕了,又叫“献架”。楼墙高高耸起,大家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泥匠师傅可以歇一口气了,木匠师傅要开始盖顶了——在屋架椽木上铺钉杉板,这种宽10厘米、厚3厘米、长2米多的杉板俗称角子板,三片对接或者五片对接成一瓦路,然后盖上瓦片,客家土楼一律用青瓦,闽南区域的土楼则普遍用红瓦。

盖瓦之后,这也就意味着屋面的工序已经完成,俗话叫作“出水”,主人自然高兴,还要设宴款待师傅、小工和亲朋好友,以示庆贺。“出水”之后,余下的工程千头万绪,还有许多活要干。木匠师傅要装楼梯、建楼板、做楼栏与隔扇、装天屏、安门窗、钉天花板,以及室内木质装饰等等,泥匠师傅要挖门窗洞、砌水沟、铺天井、铺廊道、铺禾坪、砌池塘、垒灶,以及粉刷墙内外等等。这些活需要比夯墙更多的时间,一些内部装饰精美的土楼,像是承启楼、绳武楼、二宜楼,花费时间都在数年以上。

经过选址定位、开地基、打石脚、行墙、献架、出水、内外装修这七道工序,一座土楼就建成了。土楼营造技艺,这一来自民间的非遗项目,因为近些年已不再夯建土楼,面临着失传的困境。如何在土楼旅游开发过程中,将土楼营造技艺融入旅客的体验,这还是一门新的课题。

猜你喜欢

土楼师傅
“红美人”的故事
师傅等一下
只会一种
只会一种
游览永定土楼
畅游土楼
我的师傅
师傅,师傅
客家土楼:坚不可摧的神奇堡垒
感悟土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