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豬肉價大戰讓市民看在眼裏記在心裏

2020-06-21

澳门月刊 2020年6期
关键词:官員價格街市

豬肉貴,在澳門市民的眼中,其實並不是一個新冒出來的切身問題。事關,豬肉貴且較一關之隔的珠海街市貴一大截這一既定事實,存在已久,廣大居民時有怨言,也只能在鄰里親友之閒談中呻一呻口水,發洩下情緒而已,至於能否解決問題,相信不曾有人期望政府有一天向豬肉貴埋手,有的話,恐怕也僅發下夢而已。何解?正如早前經濟局副局級官員一語道破天機,本澳收入高,物價貴得合理。這位掌管經濟的官員的說話,迅速引來網友的酸言酸語,其實這位局長之言真是沒有錯,他的話也是道出了一個長久以來廣大市民所接受的事實,澳人收入水平高,遠高鄰近的珠海,故澳人承受得起高的物貴、樓價,同一樣的物品,包括日常民生所需的口粮、蔬菜或鮮活魚、豬牛雞肉,一過了澳門關,統統搖身一變加價一至三倍不等,居民看在眼裏,記在心裏,唯二個選擇,要麼接受,乖乖付款;要麼舉腳反抗,向拱北關出發買餸。於是,數十萬澳門人的需求造就了拱北關口街市的興旺,幾乎成了專供澳門人幫襯的“澳門街市”。

若非遇上疫情,若非珠海市對澳門居民“封關”,這種澳門人拱北買平餸的消費模式根本不會停止,而因六十萬居民留澳消費,一下子令到影響民生品質的食材價成為了敏感的社會議題,而豬肉價就更是被拋上輿論的風口浪尖,原因有二,一是豬肉來源地單一,內地自去年受非洲豬瘟及疫情影響,供澳貨源及來貨價大受影響;二是豬肉分銷商的問題,這個問題太複雜,否則,也不必要市政署及法務司司長本人介入了。

記得去年底本地豬肉價格一路在升,疫情數月以來更居高不下,一度排骨最高價曾達到每司馬斤140多元,民意沸騰。市政署市政管理委員會主席戴祖義5月18日急急約見本澳兩間大型超市的負責人,要求進一步降低新鮮豬肉的零售價。數日後,市政署於5月22日、28日先後發信,要求街市肉檔將豬肉售價降至合理水平。對此,多家肉檔並不願配合,反而質問:何為合理水平?戴祖義主席表示,活豬批發價一直沒有調升,希望肉販將價格降至一月中水平,並指肉販“心中有數”,形容今次是“最後通牒”,不排除會採取措施,必要時將依法終止有關攤檔的租賃合同。

長期以來,街市是政府提供售賣肉類、蔬菜等民生必需品的公共資源,然而,政府有否公平合理地分配使用這些屬於政府的公共資源呢?有否好好地監管這些公共資源發揮到應有的作用?行政法務司司長張永春早前稱,本澳活豬來貨價1月起未再調升,但零售價卻增加,不同街市、甚至同一街市不同攤檔的豬肉零售價都不同,最高價和最低價最高相差超過4成,質疑當中是否肉檔聯合定價等違法行為。按照官員所講,批發價一直沒有調升,各街市攤販來貨價相同,為何各別街市攤販的豬肉價較貴?那麼中間的問題出在了哪個環節,就耐人尋味了! 其實,不僅僅豬肉,連蔬菜類的零售價,街市小販的價格遠高於蔬菜店舖。這也難怪,一直以來,有意見批評市政署監管街市不力。眾所周知,街市小販的檔口是免租的,而街舖是要交租的,這也令街市小販將差價歸究於中間環節之說,顯得看似無稽之談。畢竟活豬始終是很多中國人食桌不可缺少的食材。對於各大街市肉販如何販肉的經營手法,市民亦記在心裏,如今政府終肯出手介入,市民當然看在眼裏。

街市作為公共資產,政府才是真正的管理者,故要把管理的權力拿回來,維護廣大市民的公共利益,而非淪為小販冇法管甚至享有免租金等福利的私產。當下,比較關注的是,政府和攤販雙方角力之下,是各不相讓,還是互諒互讓,還有待後續觀察。目前看來,真正能解決問題的,並非呼吁攤檔守法這些環節,反而要從加強監管力度著手。當然,長遠的解決方法,要走多管齊下,比如:一是在貨源方面,可否打破單一由中國內地引入的途徑,開放更多的貨源;二是加大市場開放度,引入競爭,保障消費者的合理權益;三是利用傳媒電子媒體、網頁平台加大價格公開透明力度。最後,當然也是最重要的,從立法監管著手,杜絶攤販有空子鑽的機會,看來,《公共街市的管理制度法》與《小販管理制度法》二部法律立法是時候要坐言起行了!

(澳門/ 若方)

猜你喜欢

官員價格街市
热闹的街市
天上的街市
袋中春日
“爱”闪耀
买水果
热闹的街市
带病提拔自有病根
最強的殺傷力來自“朋友圈”
天上的街市
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