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芦苇花的精魂

2020-06-09扶云

意林原创版 2020年5期
关键词:芦苇丛张定宇秋菊

扶云

芦苇花随风飘逸,那一片片的风景,摇曳在家乡的冬春季节。

我站在芦苇荡旁边,眼看、心感,总觉得芦苇花有一种说不清的精魂在那里飘拂。真的,很少有植物的花带给人这种感觉,即便是飒飒秋菊也要输给芦苇花。秋菊还是带有些艳的颜色,芦苇花的朴素与柔细像极了母亲,历经沧桑,还是那般亲切,她浑浊的老眼透溢出慈祥的光芒。

芦苇花内里,最深邃的那份情感,魂系着芦苇荡的仁心雄魄。细想下去,天地造芦苇,这苇却不尽是干瘪,虽然它腹中空洞,却诠释了“空也是富有”的极妙哲理。这也许有些难懂,“空”与“有”本是相反的两极,怎么能搞在一起?但及待芦苇抽出了芦苇之花,我才真正懂得芦苇的气质——心那般空,爱是这般厚。

芦苇的心间呀,盛着一片天,它怕这个天太空寂,慢慢捧出充满质感的芦苇花。这花似人生的彻悟,在黄叶与绿叶中间绽放一种白发苍苍的弧度美。

我心中不由一惊,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画面更让人感受到冬野之真味了……有什么植物能把毛茸茸的花,撑过一个又一个清冷的黄昏,与寒冬深情地去握手,你来说一说?请不要讲,潇潇冷雨打沧桑,呼呼寒风吹断肠。整个芦苇荡,已然跨越清冷,不知是芦苇花温暖了残阳,还是落日渲染了荻花美。

我想起一个女性朋友,在遭遇身体误诊、丈夫背叛、失去女儿的苦难后,她的心没有灰暗甚至死去,却用自己的爱去温暖一个又一个孤儿。她说,在爱中学会爱,自己很像一捧芦苇花。我听后,在泪眼模糊中,突然感到了芦苇花人性的甜美。

这让我想起患渐冻症的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他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第一线坚守,也是医护人员的妻子感染了疫情被隔离治疗,他说:“我怕得哭了。”

当时,分身乏术的张定宇不能陪在妻子身旁,有时一连三四天都看不上妻子一眼。谈到自己的渐冻症,张定宇却没有半点害怕。但他说,在开车去看妻子的路上,自己害怕得哭了,心里怕失去她。所幸,妻子感染后已经康复。就像初春依然挺立的芦苇花一样,张定宇的双腿已开始萎縮,全身会慢慢失去知觉。他对时间特别敏感,因自己的身体会渐渐被这种罕见的病魔“冻”住。他曾说,自己跑得更快,才能跑赢时间,一定把重要的事情做完;必须跑得更快,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病人。

初春依然挺立的芦苇花,像张定宇一样,如同一面面旗帜,站在芦苇荡的那头遥遥照耀而来,拉出一片片暖意,一点点在我的心扉展开,似有一个声音在呢喃和叙说,一点一点地将生命的抗争用毛笔在天地间一笔一画地写着、写着,像慢镜头一样。每年三月烧芦苇做草木灰,触目即是的芦苇花颜将不复存在,过去的艰涩和荣光只有芦苇根知道。有人说,秋天芦苇花开了,就意味着生命光华铺射,那便是高峰闪现。内心质朴的人们,一直把芦苇花装在心头,阳光不断透过指缝进入瞳孔,似乎新苇在眼前努力地生长。

巴斯克尔说:“人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大海边,有一溜溜、一片片、一簇簇的芦苇丛,纤细圆滑的苇秆把灰白的芦苇花撒向空中,任凭海风带到遥远的他乡,李存修君称之为“海上芦苇花”。

他是一位见芦苇丛喜爱、遇芦苇花放情的人,当芦苇花絮摇得满天飞舞,李存修的一颗心也跟着飞上了云天。他对芦苇花的兴趣、神秘和晚间的那些梦,几乎和张定宇与时间赛跑的心愿一样,都活在茫茫苇海里……

猜你喜欢

芦苇丛张定宇秋菊
18岁一见钟情 下辈子还会嫁给他
张定宇夫人程琳:下辈子我还嫁给他
张定宇夫人程琳:下辈子我还嫁给他
鹤鸣
张定宇:身患渐冻人症仍奔走抗疫第一线
南方的河流(外一首)
秋菊
怒放的秋菊
宁静的夜
秋菊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