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发掘》背后的真人真事: “英国图坦卡蒙”萨顿胡传奇

2020-04-06尼尔·阿姆斯特朗

海外星云 2020年24期
关键词:发掘索尔布朗

尼尔·阿姆斯特朗

电影《发掘》由英国演员拉尔夫·费因斯担纲演出

天一亮就开始。

最强壮的士兵使尽全身力气拉着绳索,将沉重的橡木船从河里拉上岸,在晨光穿透冰冷的雾气中,一行人将木船拉到山丘脚下。

山坡上的群众静静的看着木船抵达皇族后代的墓穴,木船移动到准备好的壕沟时,哀悼者将陪葬品放入船体中间,然后在上面用土推起土墩。

船棺就这样深埋在历史长河之中,直到1300年以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被一名叫做巴索尔·布朗的人发现。

这个考古发现被称为“英国的图坦卡蒙”,现在成为流媒体平台网飞最新播映的电影《发掘》的中心故事,该影片改编自英国作家普雷斯顿同名小说。

电影《发掘》由英国演员拉尔夫·费因斯担纲演出,饰演自学成才的考古爱好者巴索尔·布朗,凯瑞·穆里根饰演萨福克郡的萨顿胡庄园女主人伊迪丝·皮莱蒂。

影片中的巴索尔·布朗

皮莱蒂一直相信萨顿胡庄园内的土墩具有特别的意义,据信土墩自维京时代就存在,一位造访庄园的客人曾经在土墩附近看到过幽灵出现,当地也流传着埋藏宝藏的传闻轶事。

发掘工作

布朗是当地人,从小在萨福克郡长大,12岁就辍学在农场做工,后来成为保险中介人,同时他也自学成才,会说数种语言,熟悉天文学和考古学。皮莱蒂向当地博物馆请教考古挖掘工作,博物馆推荐布朗给她。

布朗在1938年6月开始挖掘工作,从一些比较小的土墩开始,他发现曾经有盗墓者的痕迹,同时还发现一些可能比维京时代更早的铜制品。

1939年夏天,第二次世界大战正逼近眼前,挖掘工作进行到最大的土墩,布朗发现了大量铁制品,据信是木船的铆钉。

接下来他找到最大的宝藏,一艘令人惊讶的船棺,超过27米长的船身足够让每侧容纳20名划桨手,木制船板和遗体已经已经腐朽,但船棺在土壤里留下清晰的痕迹:一艘超过1000年的船棺。

巴索尔·布朗的发掘改写了历史书。

其他地方也发掘过船棺葬的船,但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船棺,在这之前,1888年在挪威发现过一艘23.8米长的维京船是当时最大的。

因为其他地方有过类似的发掘,布朗知道船上一定有许多陪葬品,在6月14日他在船的中央位置发现了可能是墓穴的木制小屋结构。

1939年7月萨顿胡的挖掘进展

但是布朗的发掘工作进行到这里已经被大英博物馆和剑桥大学风闻,几天后一堆专家学者蜂拥而来,布朗立刻就被迫让出主导地位,被当成挖掘工作的工人,因为布朗连大学学位都没有,这些专家学者不能让一个地方级的业余者指手画脚。

一个考古团队组织起来,其中一个叫做皮戈特(Peggy Piggott)的考古学家在7月21日,参与现场考古工作的两天之后,就发现了第一件金质物品,然后又发现更多。

萨顿胡的奇珍异宝收藏在大英博物馆

很快地,團队发现更多珍贵的宝物,总共有超过250件物品,用“稀世珍宝”还不足以形容,这些珍宝包括了宴会上盛装食物的器皿,饮酒用的角杯,精致的珠宝,古希腊里拉琴,权杖,宝剑,亚洲来的石器,拜占庭帝国的银器,法国来的钱币等。

另外,还有刻画蛇兽纹样交缠造型的一枚金扣,让大英博物馆工作人员简直不敢置信;镶满珠宝的肩部扣带和腰带;带有覆面、装饰华丽的头盔。

历史意义

萨顿胡发现的船棺和上面的宝物在年代上是属于黑暗时期的,罗马人刚刚离开,维京人尚未抵达,这400年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历史学家所知甚少,但这一大发掘提供了许多宝贵的线索。

一般认为,在这段期间统治英格兰数个王国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相对粗陋和发展落后,几乎可以说是更为原始,但这里发掘出来的珍宝却显示非常华丽精致。

从出土的珍宝可以得知,当时的社会非常重视技术,手艺和艺术,贸易遍及欧洲和更远的地方。

就在欧洲面临纳粹威胁即将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际,这个考古发掘让一段消失的文明及其精致的稀世珍宝再度重现在人们的眼前。

萨顿胡的稀世珍宝

27米长的橡木船棺作为盎格鲁-撒克逊统治者的坟墓,距今约1300年前,陪葬品包括战士铸甲,还有死后举办宴会的器具。

船上发现的宝物包括战士的铁制头盔,一把宝剑,拜占庭帝国的银器,黄金珠宝,宴会餐具和鲸鱼骨制成的宝盒。

考古发掘显示当时人们与斯堪的纳维亚,拜占庭帝国和埃及贸易往来非常密切。

考古发掘还改变了历史学家对第七世纪的认识和了解,在那之前,历史学家普遍认为那段时间英格兰分治为数个盎格鲁-撒克逊王国,发展落后。

重新发现巴索尔·布朗的故事

当作家普雷斯顿发现姑姑皮戈特曾经参与萨顿胡的考古发掘工作时,他进行了一番研究调查,立刻发现这个适合小说家的故事题材。

他根据这个故事而写的小说《发掘》在2007年出版并获得好评。

电影制片人伍德表示,2006年在小说尚未出版之前,她看过手稿之后就决定要将小说改编拍成电影。

伍德说,“随着船只被发掘出土,周遭人物的生命故事也展现在读者眼前,这是整个作品最具张力和原创性的地方。我能够感受到故事里人物的深刻感情,虽然他们因为英国人的含蓄和社会阶级结构而无法表达出来。”

改编剧本作家布菲尼表示,“这本书深刻的触动了我,看完书后整个感觉非常强烈,我认为它表达出万物的脆弱一面,包括我们自己在内。我在写剧本的时候,我感觉故事人物往土里挖掘就好像在探索我们的内心一样。”

布朗的巨大貢献“多年来一直未获肯定”

电影中的萨顿胡挖掘现场布景

伍德表示,虽然小说出版到现在已经很多年,但是她想要改编拍成电影的决心一直没变。“我觉得这是一个关于布朗的故事,因为社会阶级和学术圈的傲慢态度,他的巨大贡献多年来一直未获肯定,我觉得一定要让更多人了解到他的贡献。”

萨顿胡出土的珍宝后来在大英博物馆永久陈列,但一直没有提及巴索尔·布朗的名字,直到最近才有所改变。

未解谜题

虽然萨顿胡的考古挖掘工作出土了许多珍宝,但还是有很多未解的问题,有关船棺葬依然有很多无法确定的事情。

是谁被埋葬在这里?最有可能的是东英吉利国王雷德沃尔德,他是当时权倾一时的领导者,约在西元624年左右死亡,他自称是北欧神话主神奥丁的后代,他也是第一个改信基督教的英国国王,同时又小心谨慎的不希望触怒异教的神祗。

那么这艘船本来是做什么用的?是一艘战船还是国事用船,没有人能确定。

电影《发掘》没有豪华场景但却震慑人心,两位主要演员费因斯和穆里根表现尤其精彩。在最近一次记者会回答问题时费因斯表示,他第一次读剧本是在飞机上,“读完后我热泪盈眶,我说不出来为什么,但故事里的人物挖掘这个和整个国家有关的精神打动了我。”

故事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灾难爆发前夕,这与目前的全球现状也似乎遥遥呼应,这是改编电影当时无法事先预见的。

布菲尼说,“我的确在想,是否我们意识到生命的终结,在整个巨大的结构中我们的渺小和微不足道。但是有个想法让我们依然抱着希望,那就是生命一直在延续,我给巴索尔一句台词,‘从人类在洞穴墙上留下第一个手印开始,我们都是持续发展的一部分。”(摘自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编辑/小文)

猜你喜欢

发掘索尔布朗
小人国历险记
你好,我是布朗熊
丹·布朗主要作品
历史教学如何进一步发掘第二课堂功能
初中体育课培养学生优良个性探索
北京南苑汉代窑址发掘简报
布朗紧张时 会咬指甲
布朗与萨科齐在G20上的“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