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趣谈我军建国期间配发的一款军用水壶

2020-03-27汤森

兵器知识 2020年3期
关键词:制式壶盖背带

汤森

提到我解放军早期使用的军用水壶,或许大部分朋友会提起“五零”式水壶,殊不知在“五零”式水壶之前,我军还曾临时配发过一款过渡品。建国前后的一个短暂时期内,我军曾在非常有限的范围内,少量配发过几款缴获自国民党军的军用水壶。它们不仅使用部队少,只经过了简单改造,而且使用时间非常短暂,在“五零”军用式水壶正式配发后即被淘汰。当时临时配发这批缴获品并加以改造的具体用途现已无从考证,笔者曾拜访过一些军中离退休老同志,均说未曾见过。笔者猜测可能为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阅兵式参阅部队临时配发的受阅装具。这款军用水壶是我军在缴获原国民党军队配发的制式军用水壶基础上改装而来,目前可供查阅的相关资料几乎没有,且目前存世量极少,故显弥足珍贵。

这只军用水壶的点晴之处在于壶身正面残存的半个金边“八一”军徽标记。虽然军徽的上半部分已磨损,但整个军徽仍清晰可见,实属难得。由于它的存在,或许可将我军建国期间最早期装备的单兵水壶从目前广为认同的“五零”式即1950年再往前推几个月,具有极高的研究和收藏价值。

本文作者收藏的这款水壶正面(左)及背面(右)

这只军用水壶属于“五零”式军用水壶尚未普及时我军临时使用的过渡品。其与我军当年缴获日军的“九零”式钢盔重新再涂装(换涂成深橄榄绿色)并在钢盔的正面印上经典金边“八一”军徽标记的做法异曲同工。当年清一色配备日式“九零”钢盔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受阅部队参加了1949年3月25日北京西苑机场的阅兵仪式。当时人民解放军钢盔已换涂成经典的深橄榄绿涂装,但钢盔正面无金边“八一”军徽标志,因为“八一”军旗和军徽样式1949年6月15日才由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正式公布。在随后的开国大典阅兵式中,头戴金边“八一”军徽标志日式“九零”钢盔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受阅部队按兵种分批次整齐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我军在建国后数年中,部队军用水壶和饭盒等单兵装具的使用情况也如出一辙。

这只军用水壶的原型就是原国民党军抗战早期配发的一款制式军用水壶,虽说是下发到基层部队的单兵装具,但也并不见多。据史料记载,当时的国军部队中能够做到配发军用水壶与饭盒的部队为数不多,与同样装备经典德制M1935钢盔的德式师一样,只有中央军的精锐部队才能拥有,即便如此,也无法保证所有精锐部队都能配备。除了中央军的调整师(俗称德式师)外,还有一些中央军的技术兵种,如炮兵、装甲兵、卫戍部队、野战医院等也曾少量配发了德制M1935钢盔和国造制式军用水壶等单兵装具。此外还有极少数与“国民政府”关系密切的地方派系部队也曾有过少量列装。可以说,在当时连中央军嫡系部队都难以满足人手一只。抗战初期,日军只要看到对方头戴M1935钢盔、身挎制式水壶、背囊后面绑着军用饭盒,就能断定碰上硬茬了,必然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同时,这款水壶也是近百年来中国军队第一款大量配发的国造制式军用水壶。细心的朋友不难发现,这款军用水壶在众多历史旧照和旧胶片影像中的出镜率还是比较高的。

左为本文的过渡性水壶,右为“五零”式水壶

这款国造军用水壶与旧日本海军士兵水壶有几分相似。壶盖采用木塞加帆布扎带固定的方式,但木塞外部没有壶盖,而同期日军海军士兵水壶,木塞外面还配了个金属壶盖,壶口有螺纹,可以拧紧。此外,壶盖还可以当水杯使用,为了防止壶盖丢失,有小铁链将壶盖和壶身相连,做工甚为精细。而这款国造军用水壶在外形上虽然神似旧日本海军士兵水壶,但其整体做工与用料却尚不及此。在设计思路上反而透出一丝同期苏联人的实用主意思想,简单、粗糙、实用且造价低廉。一方面是当时国内金属加工业技术欠缺,另一方面其主要原因还是当时国家资金的短缺。军用水壶这种物品本身就是消耗品,再加上又是大量配发供应基层部队使用,制造成本必然严格控制。

二战旧日本海军士兵水壶

这款国造水壶壶身呈扁平椭圆状,不能直立放置在平面之上,也许这种较为圆滑的外形设计,可以减少士兵在作战或行军时水壶与身体接触产生粗糙磨人的感觉。壶体圆滑的设计风格与当时大多数欧洲国家军队的军用水壶类似。在未被我军缴获改造之前,这款军用水壶还配有一个帆布材质的布套,布套上有一根帆布材质的水壶背带,配有金属调节扣,可以斜挎携带。布套一来可以起到保温防烫的作用,二来在行军时可以减少与其它装备碰擦时发出的异响,同时也对水壶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在水壶布套的左侧上方有两排像鞋带孔一样的金属孔洞,这个设计与旧日本海军士兵水壶布套相仿,类似于用系鞋带的方式,将水壶装进布套再用线绳穿过孔洞将布套收口系紧,只露出壶颈以上的部分,方便士兵饮水。而水壶金属壶体表面是没有涂刷任何油漆的,保持了金属的原色。

这款军用水壶在当年被我军缴获后,我军对其携行方式进行了重新设计,并在外观上有所改变。去除原有的布套结构,涂刷了橄榄绿色、金边“八一”军徽并采用了我军较为经典的“十字”背带式设计。猜测可能是当年去除布套后能够充分展示出人民解放军制式橄榄绿的魅力和刚发布不久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金边“八一”军徽的标识,斜挎腰前很是“拉风”,同时也可更好的提高我军的识别度。由于当时全国尚未完全解放,部分地区仍处于战争状态,地方武装鱼龙混杂,提高军队识别度的宣传工作显得尤为重要。此外,“十字”背带式设计在制造上也相对简单,成本较低。

这款水壶的原型——抗战时期国民党军配备的制式水壶

我军这种“十字”背带式的水壶携行设计思路一直延续了很久,解放后的多款军用水壶都采取这种设计,直到近些年来,才逐渐演变成腰挂式,取消了原有的固定长背带,可将水壶挂在腰带上或其它各类战术装具上。从这些细微的变化中可以看出我军在装具设计思想上的转变,即从单一装具向多功能模块化装具转变。从近年来的几次“大阅兵”中,大家可以感受到身着模块化装具和多功能战术背心的各级解放军指战员展现出的现代军事科技感。从笔者近些年收藏的几款我军最新配发的多功能军用水壶可以看到,虽然水壶包的背后增加了多功能挂钩,但水壶壶套两侧仍有系背带的预留接口。

随着战争的损耗和岁月的流失,留存下来的这款早期军用水壶显得愈发珍贵,关于我军早期这段特殊时期配发的这款军用水壶背后的故事仍然值得我們继续探究。

猜你喜欢

制式壶盖背带
我的背带裙,我十七岁这一年的夏天主持
IOSONO 3D全息声系统录音制式研究之MS制与双MS制
从电视到高清电视
制怒
时尚亲子DIY:卡通背带
Q&A热线
个性相机背带
一头扎进醋壶里
闲话大屏幕电视的有用功能和无用功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