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张伯驹宁愿被“撕票”也不肯卖字画

2020-01-07韩帮文

文萃报·周五版 2020年48期
关键词:张伯驹钱财字画

韩帮文

“不知情者,谓我搜罗唐宋精品,不惜一掷千金。其实,我是历尽辛苦,也不能尽如人意。因为黄金易得,国宝无二。我买它们不是卖钱,是怕它们流入外国。”收藏家张伯驹曾发自肺腑地说。在那个年代,张伯驹试图以一己之力阻止珍贵文物外流,显得尤为悲壮。《平复帖》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例。

张伯驹最早是在湖北的一次赈灾书画会上见到《平复帖》的,当时归溥儒所有。溥儒是道光皇帝的曾孙,恭亲王奕  之孙。溥儒在1936年将所藏的唐代韩干的《照夜白图卷》卖给他人,后流于海外。这件事让张伯驹久久不能释怀。张伯驹深恐《平复帖》蹈此覆轍,因此委托琉璃厂的一位老板向溥儒请求出售。但溥儒索价20万元,张伯驹力不能胜而未果。第二年又请张大千向溥儒求购,同样在20万元的要价前止步。

一直对此念念不忘的张伯驹后来偶然得知溥儒最近丧母,急需钱财发丧,经藏书家傅沅叔斡旋,以4万元购得。张伯驹后来得知,另一位字画商听说此事后,想拿到此帖卖给日本人,出价便是20万元。庆幸的是,《平复帖》已在张伯驹手里。

1941年,上海发生了一起轰动一时的绑架案,被绑架者正是张伯驹。张伯驹女儿张传綵说:“我父亲每个月都要到上海分行去开会,一早飞机下来以后,我们的车去接父亲。”像往常一样,一辆汽车开在前面,张伯驹乘坐的那辆车跟在后面。谁知一进胡同口,张伯驹很快被一辆黑色小汽车上下来的人带走。

绑架者的身份和底细也很快成了上海滩公开的秘密———他们是汪伪特工总部“76号”特务组织,他们向张伯驹夫人潘素索要300万(伪币),否则撕票。

绑架者明显是冲着张伯驹的钱财来的,但张家的钱其实大部分都变成了那些珍贵的字画。“我父亲的叔叔跟我母亲到处借钱,因为家里没有钱,他们的钱都买了字画。”张传綵回忆,最简单可行的办法就是变卖字画,拿钱赎人。潘素后来设法去看了张伯驹一次,丈夫却偷偷告诉她,家里那些字画千万不能动,尤其那幅《平复帖》!

张传綵说:“父亲说:‘这是我的命,我死了不要紧,这个字画要留下来。他还说:‘不要卖掉字画换钱来赎我,这样的话我不出去。”如是僵持了近八个月,张伯驹宁可冒着随时被“撕票”的危险,也始终不肯答应变卖藏品。直到绑匪妥协,将赎金从300万降到40万,潘素与张家人多方筹借,才将张伯驹救出。

(摘自《现代快报》 )

猜你喜欢

张伯驹钱财字画
钱财与声名
张伯驹知恩图报
张伯驹:用尽所有力气,只为值得
妥善存放字画的方法
石崇炫富
为人不识张伯驹,踏遍故宫也枉然
组字画
考眼力
徐才厚们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组字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