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GMDSS现代化的伦理审思

2020-01-03 10:07:30 中国水运 2020年12期

蔡珊珊 关巍 肖方兵 刘渐道 杨宗翰

摘 要:本文针对近年来全球海上遇险和安全系统(GMDSS)现代化的实施成果,从伦理学的角度进行审思,提出GMDSS现代化实施应关注伦理问题,加强GMDSS操作人员伦理责任和伦理道德的建设,新设备的设计应与使用者进行伦理互塑,使GMDSS实践主体人员认知到GMDSS技术发展和业务规范所蕴含的以“遇险和安全通信”为核心的伦理职能,从而实现GMDSS在技术、伦理和“人”三个层面上的现代化。

关键词:GMDSS现代化;伦理审思;伦理互塑

伴随着航运科技的高速发展,船舶及其船载设备的智能化发展趋势越发明显,很多基于海上遇险和安全系统(GMDSS)的传统海上通信技术和业务能力无法适应现代船舶航行安全保障的技术需求。为此,国际海事组织(IMO)在2008年的无线电通信与搜救分委会(COMSAR)第12次会议上首次提出了GMDSS现代化的战略需求。但就近年来GMDSS现代化的实施和发展情况来看,有只重视技术革新但缺乏对GMDSS本身系统功能的伦理思考的现象和趋势,本文即从该角度对GMDSS现代化的实施情况进行伦理审思,并提出在GMDSS现代化计划实施过程中应关注的伦理问题和解决方法。

1 GMDSS现代化实施

2012年COMSAR第16次会议上确定了GMDSS复审和现代化研究的范围和任务。其中复审分为高级复审和详细复审,分别于2015年和2017年前完成[1]-[3]。从2017年开始,GMDSS现代化进入到了实质性改革阶段[4]-[5],其中主要的GMDSS现代化成果如表1所示。其中,在IMO的海上安全委员会(MSC)第99次会议上,通过了“认可铱星系统中的安全语音服务、短脉冲数据和增强性群呼功能符合A.1001(25)号决议的所载标准”的决议,这标志着铱星系统打破到了國际移动卫星公司(Inmarsat)对GMDSS水上移动卫星业务的垄断,成为GMDSS中第二个经认可的移动卫星服务提供商。而同时MSC也审议并通过了“认可Inmarsat船队安全服务符合A.1001(25)号决议的所载标准”的决议,通过对原有Inmarsat海上宽带系统(FBB)终端加入海事安全终端(MST),基于新推出的海上宽带通信的搜救网络(RescueNET)实现对原有GMDSS水上移动卫星业务的升级。随着铱星系统和船队安全业务为GMDSS提供后,海上安全信息(MSI)业务也随之发生较大的变化,在MSC第101次会议上,审议并批准了MSI信息播发建议案〔A.705(17)决议〕的修正案,全球航行警告业务〔A.706(17)决议〕修正案,以及IMO/WMO全球气象信息和警告业务〔A.1051(27)决议〕修正案。同时通过了《Inmarsat船队安全服务的技术要求临时性导则》和《铱星系统临时安全服务手册》两个通函。从而建立与GMDSS水上移动卫星业务相适应的海上安全信息播放系统框架。在MSC第99次会议上,IMO接受了我国的北斗信息服务系统提出了加入个GMDSS服务的申请,海上数字广播系统(NAVDAT),甚高频数据交互系统(VDES)也都会随着GMDSS现代化实施过程的不断推进而成为GMDSS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2 GMDSS实施过程的伦理审思

从以上GMDSS现代化的实施和发展情况来看,全球各个主要航海国家和地区都在当前这个海上通信领域转型进入“海上互联网时代”的关键战略时期不断地推动新型通信技术和通信方案加入GMDSS,无论是其中的移动卫星通信系统还是海上安全信息播发系统,都增加了众多会对GMDSS现代化起到关键作用的新系统和新设备。这虽与近年来整个航运界都希望能够借助通信技术和智能技术的发展提升现有的航海技术,提高海上货物运输效率的目标是一致的,但在GMDSS现代化实施过程中,新系统和新设备的引入很难作为一种不偏不倚、客观公正的科技理性存在,基于功利主义的科学观在一定程度上会导致GMDSS现代化实施与GMDSS以“遇险和安全通信”为核心的伦理职能发生冲突,进而引发由GMDSS规则研究人员、产品设计人员和设备使用人员构成的GMDSS现代化实践主体人员的价值观迷失,最终导致GMDSS现代化发展陷入伦理困境。当前的GMDSS现代化过程已呈现出一味追求技术发展和商业利益的功利主义苗头。比如新加入移动卫星通信系统中的设备普遍追求“高带宽”,从而满足商业卫星公司扩展更多用户人群和商业利益最大化的诉求。然而盲目地增加海上通信带宽会同GMDSS系统以遇险和安全通信为核心伦理职能的底线产生巨大冲突。如为满足海上高宽带通信的需要,新研发的通信卫星系统必须采用定向天线,而定向天线本身在船舶姿态不稳定的情况下是很难和通信卫星取得好的通信链接的,这也使得此种情况下遇险报警的成功概率大大降低,从而无法满足GMDSS系统对遇险通信功能的基本要求。但任何技术都要经过其初步形态,这时的技术并不会是完美无缺的,此时的技术本身既是恶魔也是天使,既可以有益也可以有害,特别是在现代社会,技术的发展已经成为社会的基本特征,逃避技术已无可能,人类也都有意无意的承担着技术使用者的角色。既然人类无法避免使用技术,那就必须改变自己的技术使用方式,实现自然、文化、伦理、道德、责任的融会贯通,把对技术的工具使用转向伦理使用。

所谓人类对技术的伦理使用,就是强化人的主体性,以人的发展指引科技的进步,从而为人类在技术使用实践中注入伦理元素,培养人类对技术使用的伦理意识,最终实现我们对技术的伦理人格的朔造,使技术的使用真正达到人们的“期望”[7]。随着GMDSS现代化的推进,GMDSS实践主体人员不仅需要提升产品技术和操作技能,其伦理思辨素质也需要加强。比如对于GMDSS操作人员,如果缺乏伦理思辨能力,平时过度依赖便利先进的新型海上无线电通信设备而忽略了GMDSS最基本伦理职能相关功能操作的练习,导致忘记自己在海上遇险和安全通信中所承担的伦理角色,那么在险情发生时可能会因为伦理选择冲突而致使操作不当,最终出现一些不该出现的损失[8]。由此可见加强GMDSS操作人员伦理责任意识和伦理道德能力的建设十分重要,这就需要船员主管机关和相关培训机构不仅要及时更新GMDSS的培训内容,研发新的培训方式,还要在GMDSS培训、教学过程中融入伦理思考[9],让学员们了解到GMDSS实施过程中的技术伦理风险,让船舶GMDSS操作人员在GMDSS实践中逐步培养起正确的伦理导向和伦理责任意识,时刻谨记GMDSS系统以遇险和安全为核心的伦理职能。最终GMDSS现代化进程也会在GMDSS实践主体人员正确伦理责任观的塑造下更好的发展和完善。

同时,GMDSS现代化进程中新型海上通信设备的研发也应该与GMDSS操作人员进行相互的伦理塑造,也就是说GMDSS现代化中的新系统和新设备不仅仅要技术领先,更重要的是其产品的设计需要以GMDSS系统遇险和安全保障功能作为基本伦理职能,同时强化“人”在GMDSS系统中的主体性地位和力量,注重GMDSS现代化产品的“伦理职能”设计,来引导甚至改变GMDSS操作人员的伦理行为,自觉规避GMDSS现代化产品的功利主义价值观,从而最终实现GMDSS的系统实践主体和现代化产品的协同发展。

3 结语

通过以上对GMDSS现代化发展成果的总结和对实施过程的伦理审视,我们应该意识到,GMDSS现代化对于海上遇险和安全通信保障的核心伦理职能是不应该有变化的,未来GMDSS现代化中技术的发展应该以遇险和安全通信保障作为GMDSS现代化实施中的伦理基础,不能因为过分追求GMDSS新技术、新产品的发展,而忽略GMDSS系统本身的“伦理职能”。在GMDSS專业课程教学培训中充分发挥“教学、育人”主渠道的作用,多采用现代化的教学方式和手段实现“知识技能传授,伦理责任启发,伦理冲突体验,伦理冲突思辨”的混合教学模式,让未来GMDSS系统的主体实践者在教学和培训中感受到GMDSS实施中的伦理冲突,提高学员们对GMDSS系统中各种业务问题的理性认知和伦理思辨能力。同时,在进行GMDSS相关产品的设计与研发、GMDSS业务相关国际规则的制定和修订时更应注意到这个问题,最终在GMDSS现代化进程中实现技术、伦理和“人”三个层面上的现代化。

参考文献:

[1] 刘渐道,齐壮,肖方兵,等. GMDSS复审与现代化背景下的教学改革建议[J]. 航海教育研究, 2017(3).

[2] 熊娥. 浅析GMDSS现代化与水上无线电数字通信技术[J]. 珠江水运, 2016(11):49-50.

[3] 李建民,王满博,张瑞恒,等. GMDSS现代化与E-Navigation战略的关系[J]. 中国航海, 2018, 41(04):10-14.

[4] 王斌, 杨炳栋, 刘建国. GMDSS现代化及海上通信技术革新[J]. 中国水运(下半月), 2019(3).

[5] 范静丽, 赵晓非. 海上无线电通信计划的现状和发展[J]. 珠江水运, 2018(13):22-23.

[6] 刘昭青. Inmarsat启动新的海上安全信息提供者服务[J]. 航海, 2017(6):19-19.

[7] 余谦,牟军敏,贺益雄,胡清波.基于工程教育理念的GMDSS有效教学模式[J]. 航海教育研究, 2016, 33(3):55-58.

[8] 薛丛华, 刘茂玲, 顾力豪. GMDSS复审和现代化背景下的课程体系教学改革[J]. 交通企业管理, 2018, 33(06):102-104.

[9] 孙志伟. 理工类专业课程开展课程思政建设的关键问题与解决路径[J]. 思想政治课研究, 2019, 235(01):97-101.

交通运输部标准项目:全球海上遇险和安全系统(GMDSS)术语标准制修订(NO.201816014);

研究生教育教学改革项目:交通运输工程学科《工程伦理学》教学电子讲义(NO.YJG2019301);

大连海事大学在线开放课程项目《GMDSS通信设备与业务》(13034050);

大连海事大学基本科研业务费重点科学研究培育项目(3132019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