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飞鸟越燕山

2019-12-30路军

雪莲 2019年11期
关键词:契丹和平韩国

路军

伫立中原,我深情的目光凝望北方,如翔空小鸟,越过黄河,越过燕山,我遇到了一行人,正缓缓沿着千里驿路而行,走向了渺远无边的草原深处……千年光阴,多少往事化作泥土,多少身影如风卷流云,消失在天边远途。然而,一代又一代为和平而奔走他乡的使辽使的身影越來越清晰。

穿越厚重悠远的历史星空,1005年的十月,古城汴梁北城封丘门悄然打开,走出了一队人马,远比今春三月的另外一支使辽队伍令人瞩目,简直可以用盛况空前来形容也不为过。高昂头颅的战马身负重物并不踟蹰半步,身披铠甲兜鍪、持戟握剑的勇士隔河眺望,路途迢迢,云天苍茫。而今,不再是兵戈相碰,厮杀失色,远去几月,不知归来时,城外远郊的杏花、梨花是否争艳夺目?

从汴梁至塞外,遥遥几千里,这位使节肩负着和平使命。为首者是周渐。最初,令我疑惑不解,事迹繁浩的《宋史》和《续资治通鉴长编》竟然没有周渐的传记,只给我们留下了关于周渐的只言片语。

是一千多年的漫漶时光已经将他的背影模糊不清,还是鲜活的历史瞬间破碎成断章残简,荒草碎屑,直至隐藏大地,化作尘埃?

回溯历史时光,此时的契丹国主是时年只有三十三岁的耶律隆绪。这个十岁即登基的新人在神机智略、善驭左右的母亲萧绰以及一些能臣辅佐下,赈济灾民、赏有功将士、决滞讼、兴科举、劝民种树耕荒等等,颇有一番新气象。他仰慕并勤奋学习中原文化,醉心于冀北大地汉风飘荡、暖意融融的境界之中。希望契丹民族强健勇武的躯体内融进勃勃生机的中原文化的精气神。

而周渐等人远来草原,无疑是一次农耕文化与游牧草原文化的倾心交流。

周渐等人要祝贺的是千龄节,一听这名字,坦露出属下官员对于新皇帝的逢迎之态。《辽史·本纪第十》这样记述:“统和元年九月……辛未,有司请以帝生日为千龄节,从之。”早在983年,一些人上奏,请求将耶律隆绪的生日称作万民祈愿祝福的“千龄节”,小皇帝想了想,答应下来。

当宋朝派使节给辽皇帝在新年过生日、辽宋和平的双手紧紧相握之际,千龄节不仅仅属于契丹民族了,进而成为一种兄弟之国的礼仪规制,成为了一种特殊的文化风景。在这个古老典雅的节日,庄严肃穆的朝堂上,站立着不卑不亢、礼仪娴熟、端庄儒雅、学识渊博的来自中原大地的使辽使。农耕文化的勃勃因子在寒凉冰冻的塞外,犹如春光暖流,温润了这个痴迷汉文化的年轻皇帝以及辽阔广袤的草原。周渐此时身份为“太常博士”。一种掌辨五礼的官员,五礼,即吉礼、嘉礼、宾礼、军礼、凶礼。看一看何谓“嘉礼”?“旧史以饮食、婚冠、宾射、飨宴、脤膰、庆贺之礼为嘉礼,”新年给萧太后拜年属于嘉礼中的庆贺之礼。中华民族自古就以礼仪之邦闻名于世,礼仪兴废,关乎国家与民族的秩序、凝聚力与和谐和平。熟悉礼仪事务的周渐使辽,这是一次中原礼仪文化与草原礼仪文化的融合交流。

历史中缺失了周渐的传记,不过,这些散乱的记载可以勾勒出周渐的一些人生轮廓。

将历史镜头推回到年少的周渐,他刚刚步入学堂的大门,读书志趣上如何选择,将在之后的科举考试中决定他的人生方向。老师已经不止一次给这些充满渴盼眼神的学生们梳理过科举的科目:除了进士、诸科,还有武举。常选之外,又有制科,有童子举。这是给勤学苦读、试图改变人生命运进而报效国家与人民的士子们敞开的一扇扇大门。

这些科目里当然也有热门的,如进士、诸科,那些名卿大臣,都从这两种科目中脱颖而出的众多杰出人才中选拔。于是,千军万马挤上了“进士”与“诸科”的狭仄桥梁。宋代的诸科,设置《三礼》考试科目,如果把《周礼》《仪礼》《礼记》三本书倒背如流而又活学活用,幸运之神怎不眷顾?勤奋钻研的周渐做到了这一点。

时光倏忽,科举那天,试卷发到他的手里,他见到了密密麻麻的一百二十道填空题,以及六十道阅读简答理解题,他忖思片刻,已胸有成竹,笔墨酣畅,下笔如流。当放榜的布告张贴于礼部门外,礼部的黑漆色大门慢慢敞开在自己的眼前。

想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为何《宋史》找寻不到周渐的身影。何止周渐呢?那些通过诸科考中进士的士子们,除了少数外,多数默默从事像太常博士等等这样的专业,多数在金字塔的底层固本涵基,做宋朝这样一座文化的大厦的一块砖瓦,一块碎石。

当出使契丹、事关礼仪的大事摆在赵恒面前,他咨询下臣,选择像周渐这样敬业奉公、学识深厚、熟悉外交礼仪的技术官员,自然合适。即使官职卑微又算得了什么大事?

1005年的十月中原,沃野千里,金黄的谷粟自由欢畅地流溢在广阔无垠的时空中。瓦舍炊烟,绿树四合,成熟的秋天饱满得好像一坛浓郁芬芳的美酒,醉了挥镰收割的农人心头。周渐等人走出书斋与官府,即使走马观花,漫漫驿路两侧的活力张扬的场景还是令他见到了一年来的和平带来的重要变化。弯刀跃马的契丹人与张弓挺槊的宋兵博弈沙场的惨烈厮杀隐匿无声,田野上装卸谷粟的农人身影犹如一座座和平的雕塑,亲切自然。

近两个月的旅行,周渐等人抵达塞外,此次北行,他们携带了大量的珍贵礼物。聚焦一份历史清单,真是琳琅满目,富丽精致:

雕刻精细花纹的金器、银器二十件,绫罗丝绸棉纱等精美的丝织品两千匹,金玉带两条……觱栗拍板,红牙笙笛,十斤的乳茶,五斤岳麓茶,三十罐盐密果,三十笼干果等等。

周渐身为一名度支判官,常常与全国物产财税征调支出打交道,他内心非常震动。礼物之重超乎很多人的想象,一些器物选择,足可窥见赵恒对于兄弟相称的耶律隆绪的款款盛情:“觱栗”,原产于龟兹之地的一种管乐器,似喇叭,以芦苇为嘴,削修竹为管,后来传入中原教坊;“红牙”即檀木,珍贵的乐器早已经超出了演奏的范畴,成为友好情谊的象征;“的乳茶”产于福建建州,采玉叶,成型好似阿胶状,以水冲泡,则如奶茶,暖意融融,真是体贴入微啊!

十二月的塞外,荒草连天,寒风如冷箭侵袭,手握镔铁弯刀的契丹士兵一脸霜花,肃立城门。

十二月十六日,千龄节那天,耶律隆绪带领百官一起祭拜日月,祈福上天,希望新的一年,物阜民丰。

当周渐呈上这份礼单,侍卫们一一抬出这些器物,那一瞬间,朝堂之上的灯火都似乎黯然失色。惊异,羡慕,动容,慨叹……种种复杂的神情跃然跳动。群臣们窃窃私语,耶律隆绪的心里如翻卷涌动的老哈河水。周渐长长舒了一口气,身上的重负几乎卸掉了大部,内心平静似水。

让周渐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耶律隆绪当即下令,将这些器物除了少部分留下外,大部分奖赏给了这些已内心早已经啧啧称赞不已的大臣。

婉转悦耳的和平音符早已经飘出了毡帐外,在风萧水寒的无边旷野,像一粒粒种子,落入大地。

这一次使辽后,周渐的身影越来越远,远得在历史的册页上已经看不见了。不过,千里驿路上,多少像周渐这样的使辽使们,成了推动辽宋和平之舟行稳致远的舟子,他们不该被历史遗忘。

公元1005年的秋十月,千里驿路上,还有一支队伍北行。为首者是韩国华,给叱咤风云的铁娘子萧绰送去新年的祝福。

童年时,我非常喜欢听评书《杨家将》,布下天门阵让大宋军队为之苦恼许久而不得其解的萧太后,叫萧绰。我既佩服她一个女子人家肚子里盛满了谋略战法,又恨她屡次南下侵犯大宋,使杨家将战死了多少的好儿郎、巾帼女!不过,长大后,才知道,萧太后是了不起的人物,她明达治道、闻善必从,所以手下群臣大多赤胆忠心。还原历史,耶律隆绪做皇帝时只有十岁,觊觎者的冷眼如芒在背,四邻虎视眈眈,若不是萧绰运筹帷幄、竭尽全力辅佐,哪有契丹的强盛之路呢?应该说,在中国历史上,萧绰对于中国北方的稳定与华夏文明的延续发展,功不可没的。

赵恒与耶律隆绪兄弟想称,萧绰自然是赵恒的长辈了。除了每一年的生日外,1005年一直到1009年萧绰离世,每一年的阴历新年初一,都要派出使臣前往祝贺。

這一年,韩国华48岁,今天来看,算作青年也不为过,那时,这已是一位高龄的使臣了。迢迢数千里,酷寒冰冷,赵恒为何偏偏选中他呢?追溯历史脉络,究其人生的一些轨迹,端倪自现。

977年春二月,料峭春寒,汴梁城尚书省门前人流攒动,来自全国各地参加殿试的士子们,热切盼望放榜的飞骑从讲武殿那里给他们带来改变人生的好消息。寒窗苦读,多少人希望一鹤冲天,进而端坐官衙,完成兼济天下的使命呢?毫无疑问,韩国华也在焦急等待的人群中翘首以望。

实际上,早在前一阵子,巍然屹立的讲武殿内,赵恒已经命人将这一次殿试的结果唱名公示了:……得吕蒙正以下一百〇九人。”名列其中的韩国华等众多的名字被吕蒙正这样的超拔俊秀的光芒所遮掩了。不过,比起33岁做了状元郎的吕蒙正,韩国华心中该有一些欣慰吧!那年,他刚刚20岁,诗、赋、文、策论娴熟俱佳,捻熟于心。时年,李昉为参知政事、扈蒙为中书舍人、翰林学士。通过李昉、扈蒙这样的高儒硕师的考官之手,足以彰显他是一名了不起的青年才俊啊!

殿试后,仕途之路向韩国华敞开了。无论处于哪一个位置上,他都做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

他先做大理评事,一个堂堂正正的法官,不久,就连升三级,成了著作佐郎,怎么升迁得这么快呢?历史给出了答案:“大理评事有出身转大理寺丞,第一人及第转著作佐郎”。历史告诉我们,机遇并非神马浮云,韩国华殿试放榜进士,出身不错,再者,或许,在浩渺苍茫的历史册页中,他能够秉公执法,体恤百姓,忧念苍生。这是为官之正途。著作佐郎主要编辑与黄历有关的图书。他还懂得天文历法吗?这些已经为他后来出使辽国埋下伏笔。此外,他还做过监察御史,当发现有的官员贪赃枉法,以权谋私,鱼肉百姓,便上书弹劾,若事情小,也不打马虎眼,告诫其改正。

韩国华还是老资格的外交官呢!早在985年,他曾漂泊过海,远赴朝鲜半岛,在异国他乡,完成一次事关重大的绝密使命。

当时宋太宗雄心勃勃,试图北伐,收复燕云十六州,打败强悍勇猛的契丹,从而统一北方。他派韩国华乘船浮海去高丽,说服他们与宋一起出兵。从而形成对于契丹人的钳形攻势。漫漫海路上,韩国华等人的身影渐渐隐没于东方的茫茫云雾里。冷月寒霜,他遭遇到了极大的阻力,高丽人明明已接到了宋朝的诏书,可是,他们认为身后横亘天险鸭绿江,境内山峦密布,不想打仗,以拖待变。

他见此状,热血沸腾,不畏所惧,义正辞严,告诉高丽人,作为大宋的蕃臣,本该守节感恩,相向而行,如若不然,大兵压境,罪责难逃。高丽国王只好俯首听命。

不过,当宋太宗北伐开始,高丽口头上的答应还没有来得及兑现,契丹人已经派出使节前往高丽义和,断了钳形攻势的一侧。

韩国华的第一次外交之旅,并不算成功,但也历练了他的外交才能。

残酷惨烈的辽与宋战争一直一直断断续续持续了几十年,给宋与契丹带来了沉重的压力。

1005年的十月,辽宋和平降临之后的第一个秋天,韩国华出使辽国。他当时是一名“职方郎中”,这个正六品的“地市级”干部,所属事务真是不少——管理天下地图和户籍,胸中装着广袤的地域,风土人情、各色物产,并且还得厘清一些地方从古至今的兴废的原因,等等。俨然是一个通晓天下地理情势的学者。

多年历练,博学多才的韩国华在官场上刚正不阿、忠诚为国,又通晓地理风俗,也曾出使高丽,历史选择了韩国华作为一名肩负重任、谱写和平乐章的使臣。

黄河两岸,沃野田畴,谷粟金黄,农人埋头刈谷,与二十年前自己第一次行走于驿路上、驳船海上的情形相比,韩国华岂能不感慨万千呢?那时,他青春华发,与很多大宋文人一样,希望北伐成功,一统北方。战争的气氛弥漫四溢,黄河北岸,座座城池戒备森严,年轻的士兵英姿焕发,执戈立马,目光充满了必胜信念。城外田野,水道纵横,为了防备契丹铁骑的袭击,广种水田,只不过,农人惶恐的眼神告诉韩国华,不知何时,秋收的希望在疾风暴雨的侵袭与拉锯战争中化为灰烬。

雍熙北伐是986年春天开始的,当声名显赫、深受北方兵民拥戴的宋兵副统帅杨业兵陷陈家谷,苦战力尽,受伤被俘,绝食守节而死。消息传至汴梁,朝野震动,韩国华等很多大臣开始深思。几个月的战事,靡费了多少民脂民膏,牺牲了多少健壮英武的好儿郎。我们无从得知,此刻,韩国华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从开国重臣、盛名海内的赵普上书可以窥见一斑:“臣窃念大发骁雄,动摇百万之众,所得者少,所丧者多。又闻战者危事,难保其必胜;兵者凶器,深戒于不虞。所系甚大,不可不思。”赵普反对战争的情绪溢于言表,这是千千万万百姓渴望和平的呼声。当它们传到韩国华的耳朵里,怎么不触动他之前那番豪迈之气呢?

历史充满了值得后人品咂的深长意味,985年,韩国华为了完成说服高丽人与大宋一起进攻契丹而出使北方,而二十年后,他转身一变,成了一名和平使者。角色转换,岂非天意?

北行之途,兵戈争锋、流矢遍地、热血残阳、伤痕累累的景象被炊烟袅袅、榷场热闹所取代。千里驿路,如一条和平纽带,从黄河沿岸蜿蜒飘转,翻越燕山,走过土河、潢河,穿行塞外辽阔宽广的草原,直抵上京城。本地世代居住的奚族、契丹、逃避战乱定居此地的汉人,在这条纽带两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韩国华内心激荡如潮,二十年一瞬间,和平与战乱,孰轻孰重?

此行,韓国华携带了很多新年礼物:雕刻精美的金花银器和白银器具各二十件,各种颜色的丝绸、棉纱、绫罗等丝织品两千匹,各种单彩瓷器两千件。韩国华相信:产自中原之地的器物走进了契丹人的日常生活,一枚枚文化的种子也缓缓落地,这是一次不虚此行的文明融合之旅,中华文明的滚滚奔涌的河流汇聚起了塞外奇异的溪流。

契丹人礼尚往来,自然也不甘落后,绵绵情意,都凝聚在这些浓厚草原文明的器物中:两条犀玉腰带,两套细衣,二匹金涂鞍辔马,五匹素鞍辔马,二十匹散马,两副弓箭器仗,二百匹细绵绫罗面纱,一千匹衣着绢,二百头羊,酒果子数不胜数。

手握回赠赵恒礼物的清单,韩国华已经读懂了契丹人对于和平的深切珍视,朝堂之上,那个年轻的儒雅英武皇帝谈吐博学、羡慕中原文化的身影再一次浮现眼前。

让韩国华始料未及的是他本人得到的礼物优厚甚多:两条金涂银带,两套衣,三十匹锦绮,一百匹色绢,二匹鞍辔马,五匹散马,一副弓箭器,酒果数不过来。草原风情浓郁的各色礼物饱含了契丹人对于中原人民的那份真挚情谊。

几个月的千里之行,在异域他乡,塞外正月,河流冰封,万木萧萧,辽与宋之间的兄弟之情谊给夜幕笼罩、星火辽阔的草原带了几许的温暖。新年之后不久,韩国华一行人如飞鸟

离开塞外,驿路回途。

不过,故事并没有结束,他的小儿子韩琦,运筹帷幄、勤政爱民,在辽与宋的往来史上,将继续书写和平的篇章。

猜你喜欢

契丹和平韩国
寻找契丹族遗迹
北汉来使 酒宴上“殉职”
博弈·和平
期盼和平
契丹学学科体系的理论建构
Five Hundred Times五百遍
“遥远的和平”等
揭秘韩国流
韩国的K1A1主战坦克
揭秘韩国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