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若即若离话海湖

2019-12-30苏子达

雪莲 2019年11期
关键词:海湖西宁新区

苏子达

我所供职的文化公司入驻海湖新区已有四年,但是我只知道从火车站乘9路公交车一直到文苑路口下车,公司所在的安泰大厦就在眼前。这中间勿须换乘,说起来好像很方便的样子,但对我这个非西宁居民来说,就有些吃力了。以我目前的收入和没有驾照的现状,不足以养车,所以乘坐公交是我不二的选择。从平安乘公交车到西宁火车站,需要一个半小时,再从火车站乘9路公交到公司,又得一个多小时。若遇堵车,每天往返差不多要耗时六个小时,而实际工作的时间每天七个小时,去掉迟到的时间,差不多工作的时间和花在路上的时间等长。有广告语叫“坚持就是胜利!”在我坚持坐班,协编完成某自治州的教育读本之后,恰好又有三本书稿要校对,我向公司申请在家看稿,不坐班。获准之后,我方从疲惫中解脱出来。当然,在家上班就是上班,不能贻误工作。看完书稿,就送去公司,也就是又去海湖新区。

因为上班的灵活性,我在海湖新区的工作才得以坚持下来。继后,又开始担纲编纂一部重要志书。根据省上对志书的编纂进度要求,确实是时间紧,任务重。其间除了不敢耽误我兼职编辑的《意林文汇》的工作外,全力以赴修志。以爱好文学、写出好作品为理想的我,竟然没有时间读文学书籍、没有时间写文学作品了。有时惭愧得都不敢在各作协群里与文友们打个招呼了。

蒙西宁市文联厚爱,让我协助参与“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十周年‘西宁册页·山水海湖”征文的编辑工作,并受邀参加了3月24日在青海人民出版社会议室启动此次征文为主题的创作实践活动。这激起了我一写海湖新区的愿望。然而当我构思腹稿之时,才知自己对海湖新区的认知,如同在书店里随手一翻的新书,其实是陌生大于熟悉。在歪歪楼前走过多次的我,不知道楼内是商场还是餐饮抑或别的什么。没去过几何书店,没逛过万达广场,对唐道·637公交站熟视无睹。不曾參观过青海科技馆,竟然连距离安泰大厦不远的青海大剧院都没有注意过。不知道海湖湿地公园,也没去过火烧沟……

怎么才能以最快的速度熟悉海湖新区呢?我受修志习惯的影响,首先想到的竟是看“规划”理头续的办法。《海湖新区控制性详细规划》中确定海湖新区范围为:东起海湖路,西至湟水路,南起昆仑大道,北至青藏铁路,总用地面积10.46平方公里。功能定位为:充满活力的青藏高原现代化繁荣美丽宜居新城区。新区建设遵循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发展理念,突出“绿色、人文、环保”特色,体现生态宜居城区、高端旅游房屋基地、高原文化展示窗口、管理服务中心、夏季会议中心五大功能。规划先行,建设跟进,我在网上搜看到《西宁市海湖新区开工啦!》这样的旧闻。看了这篇报道我才知道,海湖新区是西宁市委、市政府确定的“十一五”重点项目,也是西宁市实施扩市提位战略的重大举措,对于拓展城市发展空间、完善城市载体功能具有重要意义。2006年7月,西宁市委、市政府决定成立海湖新区管理委员会,对海湖新区实行“政府指导、市场运作、社会力量开发”的运作机制和“运转灵活、独立运作”等方式开发建设。力争把海湖新区建设成为集商贸金融、科技文化、旅游服务、行政办公、居住休闲为一体的现代化生态新城区。2007年3月20日,海湖新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破土动工。

凭资料可以写出“述而不论”的志书,但写不出令读者身临其境的好散文。无论如何,也得自己走一走,看一看,观察感受一番。可怎样才能“深入”呢?自己正没奈何之时,瞌睡遇到枕头的好事又来了,4月26日,西宁文联组织省垣三十几位作家进行“西宁册页·山水海湖”主题创作体验生活活动,本人也忝列其中。

大家碰头的地点是青海大剧院正门口。已在海湖新区上班四年的我,可笑还得用手机导航。乘9路公交车,在文苑路口的前一站北城7区下车,上到地面,步行几分钟就到了。此时方知,青海大剧院距离安泰大厦不过一站路之远。

去年我参观过国家大剧院,心里不由就有相比的意思。等真正想进去一观时,门卫不让进门,不明理由。就在这时,人齐了。作家们彼此大都相互熟悉,问候寒暄之际,负责组织的老师把大家带进了距青海大剧院不远的“古典钢琴博物馆”。这是事后从拍的照片上看到的,当时我跟在各位名家们的后面,有点犯懵。胖胖的马总(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开始带大家参观他的钢琴博物馆。开投资不小的钢琴博物馆,这无疑是一创举,看着收藏的一架架德国的古钢琴,听着马总熟谙而流利的介绍,心中感慨颇多。可惜我对于钢琴缺乏相应的知识,所以听马总介绍钢琴的名称和来历时,想记也记不住。我乃俗人一个,在钢琴这块儿雅不起来,就不多饶舌了。待有闲时补充一下相应的钢琴知识之后,再去观赏一番,可能才会有收获。其间有不少陈列的书籍,心想书除了供人阅读之外,其实也可充当一种文化摆设。

后来,随大家来到海上乐朗酒吧,气氛稍稍活跃了些。我在平安与一位诗人喝过一次威士忌,喝不惯。今天在这里看到作家们雅品洋酒,自己架不住对酒的嗜好,还是喝了一杯,口味似饮料,女士们可能很喜欢。我见过的酒场都是热闹而喧哗的,在这里倒是雅的不行。之后来到“城市之声”音乐厅,欣赏“大音·雪白的鸽子”花儿艺术无伴奏合唱团演唱的“花儿”《白牡丹睡着了》。在没有指挥的情况下,他们竟然唱得很美。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听到的“花儿”“雅唱”!他们没有手扶腮帮子,没有声嘶力竭,没有让人听着肉麻。如果这样唱“花儿”,我不再固执己见,也可以坦言喜欢。“花儿”如果这样唱法,进去庄子也能唱,老汉们估计也不会骂的。我注意看了一下合唱团成员,中老年人居多。而之后的钢琴演奏者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子,她人美,演奏也很美。能将发仞于乡野的“花儿”与源自国外的钢琴演奏放在同一剧场,这绝对是个创新。或许,这个创新只在海湖新区有吧。

为写征文参加两次活动,但是依然感到无从下笔。从自身来找原因,是笔力不逮。客观地说还是对于海湖不熟,我还想找个机会自己再去走走、看看。直到6月18日我要去省志办查阅资料时,才得机会。查完资料时不到11点,我决定独自去逛几何书店。掏出手机查看导航,嘿,原来就地乘公交可至唐道·637公交站。虽然天下着小雨,没带伞的我毅然前往。

原来,一下公交看到的竟是我在9路车上远望过无数次的小火车。曾以为这不过是个景点装饰而已,走近了一看,后面的每节车箱都是洋气十足的小餐厅。这确实是一个匠心独运的巧妙设计,既是带给游客的一道风景,又是商家能够经营的场地。而位置居中的那几个铜质的乐队青年像,透着新潮、透着青春的活力。这与别的多数景点喜欢仿古雕像俨然不同,或许这也透露出些许“海湖文化”之特色来吧。拍了两个小视频发给在家里问我中午回不回家吃饭的妻子,就用手机百度地图导航,去找几何书店。小雨下个不停,虽然担心手机进水,但还得让它工作,否则我找不到目的地。等到了目的地自动结束导航时,我被自己给气乐了,这地儿我不是走过N多次了吗?还在对面的星巴克与一个导演喝过奶茶。

冲着几何书店来的,怎么着都要进去看看。或许是星期二的缘故,还下着雨。顾客很少,我抱着“观察”的目的,东张西望,估计在店员眼里显得有点“怪”。而“霍格伍兹魔法餐厅”这样的名称在我眼里也有些“怪”,早已饿了的我身上虽然带着足够吃饭的钱,也未敢进去一问。信步闯到竖着“陶瓷艺术”招牌的点儿,只见制作陶瓷的原料和工具,不见有人。所以未能眼观陶瓷制作过程。看头顶装饰眼花缭乱,索性乘箱式电梯直上七楼,然后又乘楼梯式电梯一层一层下行,一层一层观赏。影院、服装、火锅、冷饮、匠鳗料理……直到要过玻璃桥时遇到一个保安,问他中午来吃饭的人为什么这么少?他说晚上人多。在父亲节连续爆满三天。明知玻璃桥安全没问题,但是走到中间向下一望,心里悠忽一下,我怕“惊醒”暂时休眠着的高血压,竟然不由自主提悬脚步目视前方给人以踏实感的地板而过。不过,当返回再走玻璃桥时,已没了那种说出来让人笑话胆小的感觉。由此可知,对于我这种已是知天命之年的人来说,没有对什么事能够保持长久的兴奋感和新鲜感了,所以人生也变得少了许多情趣。耐心地下到一层,最终没有找见有新华书店那么多新书出售的地方。出得几何书店,或许已是面露饥色了。就近进了一家什么丁丁的小馆子,要了一碗十六元的肉面,扒拉扒拉开吃时不由想起自己的旅游经验:旅游点没什么好吃的,还贵……

在回家的公交车上,我想自己的這种感受正应了那位名人的话:一个忧心忡忡的穷人对最美的风景都没有感觉。于是乎我飘飘然起来,因为我是一个敢于自嘲的人……

猜你喜欢

海湖西宁新区
三名少年携AK-47闯海湖庄园
国家级新区西部发展新引擎
路过或者停留都可以尽享海湖新区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