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亲亲怪公主( 八)一封密信

2019-12-20秦文君

故事大王 2019年11期
关键词:父皇卫兵桂圆

秦文君

小鸟公主醒得早,她听到山林的风声,像用尖尖的嗓子唱山歌一样,她跑出来,枕着大冰雹写信,感觉枕着南园书房里父皇批奏折的白晃晃的玉石书桌。

信写在印着女王头像的信笺上,才可能抵达女王手中,星鸟会替她送信。她深知这奥秘,不是第一次了。

她在写好的称呼上又描了一遍,让“敬爱的女王陛下,亲爱的星鸟”像黑体字,更醒目一些。

她陶醉地写秘密的信:

女王,听说如今您不穿紫色衣服了,和乌鸦王子一样,穿黑夜一样的披风?不过,只要您喜欢,穿什么颜色都可以,美好的女王,穿什么衣饰都不能埋没您金子一样的心,不过您穿紫色的最美。

星鸟,我想起来很痛心,不久前乌鸦王子追捕你,让蔷薇的刺伤到你,你养好伤了吗?乌鸦王子喜欢搞破坏,不像朱桓,他是英俊的王子,彬彬有礼,从来不挖苦女生,对我们很爱护的。

我要过十周岁生日了,我想邀请您和星鸟到千鸟珍宝殿来,和我一起穿上水晶舞鞋参加盛大的篝火舞会,我母后会亲手烤巧克力蛋糕、芒果布丁款待您。

今天,我去信想说,我受了不好的诅咒,头顶上长出一棵桂圆树,多莫名其妙,桂圆树长在草地上多好,长在我的头顶上算什么。请帮助我,把这棵桂圆树移到树林里或者山上,尽情地长,每年结出一串串的桂圆。我不会吃它结的桂圆,因为,真的,我想到自己曾顶着这棵树,会颤抖的。

现在我不得不离开爸妈,不想拖累他们,他们把我当天使,我不想让他们失望、难堪。请原谅我这么做,我怕羞,要体面,不愿意被嘲笑。

帮帮我,我想回到爸妈身边,我们是不能分开的,也请您解除冰雪魔杖的魔力,让它变成一根普通的铁棍。

好心的女王,还求您一定要帮小美一家,帮帮山谷里所有的黑猩猩,给它们喜欢的自在生活,让它们能吃到香喷喷的榛子、松软的松子饼、纯净的槐树花蜜,喝到树莓汁,还有一道松茸奶油汤,因为它们很好,对世界没有坏心。

信写好了,正要落款时,她听到远处传来熟悉的声响,仿佛是父皇在呼唤自己。

她嘴边浮现出笑容,自嘲地笑了:我太想家了,产生这样的幻觉,父皇怎会来这荒山野林找呢?

“有人类来了。”小美和一帮小黑猩猩从各自的住处蹿出来,叫着,“快去侦察。”

它们爬到树上,学小孙悟空,爪子搭在眉骨上,争先恐后地叫道: “有马队!有个威武的国王来啦!胆小的,不如躲起来。”

很快,听到马的嘶鸣声。马队?国王?刚才不是幻觉吗?

小鸟公主心惊了, 爬上“玉石书桌”眺望,啊,她看见了,真是父皇来了,他头戴皇冠,骑着大马,率领一个马队,和他并排骑马的是肤色呈褐色的小明姨父,大鸟公主的父亲。

馬队的卫兵们一路大声叫喊:“大鸟公主!谁见过大鸟公主?谁找到大鸟公主有赏。”

小鸟公主感到诧异极了,按理说,亲爱的父皇发现自己不见了,不远万里出来寻找自己才对,为什么不呼唤自己的名字?单单只寻找大鸟公主呢?

她想问父皇,更想让他带口信给母后,但转念一想,自己这副模样怎能出现在父皇面前?她不愿作为“怪胎公主”回千鸟王国,她想等自己完美了,自豪地走到父皇和母后面前。

她收起信笺,小跑步跑回山洞,躲在小美家里。

一会儿,小明姨父跑过来,站在门前大喊大叫:“大鸟公主来过这,看,她的马车!马车碎了,天知道发生了什么,真是急死我了,这刁蛮公主,被她妈宠得不像样子了。“

小鸟公主纳闷:小明姨父性子慢悠悠的,喜欢用小茶碗喝茶,痴迷植物和鸟兽,今天那么急躁,骂骂咧咧的,像换了一个人。

父皇也没好声气,气急败坏地命令卫兵们:“磨蹭什么?把箱子和马车的碎片统统带走。沿途搜查,不找到大鸟公主,谁也别回皇宫。”

“没有大鸟公主。”小美嘀咕了一句,“这里有四不像公主。”

一个卫兵往前一蹿,捉住小美,说:“公主在哪里?”

机灵的小美扑棱着大眼睛,点着自己可爱的塌鼻粱,说:“这里呀,我是四不像公主。”

父皇心中存了疑惑,健步走来,小鸟公主急忙躲在沙发后面,可是她忘记了,头顶上的桂圆树戳着呀。

父皇注意到伸出沙发的一截桂圆树干。他走过来,伸出手拉了一下桂圆树干上的绿叶,小鸟公主紧张得不敢呼吸了。

父皇以为桂圆树是盆景,想不到桂圆树干和小鸟公主有关联。他走到罗勒就寝的大沙发前转了两圈,哼了一声,走出去了。

“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父皇,我保证我们很快会见面的。”小鸟公主在心里说。

千鸟国王带着他的人马去了别处,马蹄声渐渐消逝,一切恢复宁静。小鸟公主突然觉得今天的事不太对头。是的,大有蹊跷。

她陷入沉思中。自己好像,难道,被人遗忘了?父皇口口声声说来寻找大鸟公主。要是大鸟公主没回皇宫,小鸟公主也离开了,为什么父皇一句不提小鸟公主呢?他不会犯糊涂,忘记自己是小鸟公主的父皇,难道,父皇所找的“大鸟公主”包含两个公主?

卫兵们也只说要找大鸟公主,完全忽略小鸟公主,难道父皇知道她变怪胎,变丑八怪,放弃她了,对她无动于衷?

不可能!不可能!父皇母后对她的爱,是最无私、最深厚的。

小鸟公主托着腮,好看的眉毛微微弓起来,眼珠也在转动,但是想来想去,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忧虑涌了上来,堵在心里,很难受的。

是啊,大鸟公主骑马去了哪里?她怎么也不见了!几件事撞到一起,会不会是乌鸦王子和该死的冰雪魔杖又在捣鬼?

小鸟公主赶紧把写给女王的信取出来,在信里郑重加了一句:请保佑我的表姐大鸟公主,让她平安回到大鸟王国,还要劝她不要骂人“刀割”了,很难听的,也不要跺脚,少发一些脾气。

一直等到天快黑的时候,林子里飞来一只鸟,这只鸟有两只麻雀那么大,短短的冠翎竖起着,黑漆漆的羽毛, 长尾巴翘着,扫把一般。

它停在小鸟公主面前的小树桠上,对着她摇冠翎,摆尾巴,很怪的,她明明在等星鸟。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父皇卫兵桂圆
基本不等式之“1的代换”
桂圆和苔藓
如何高雅地讨要生话费
不按套路出牌
刺客
开心就好
桂圆干买前摇一摇
云深山河醉
父皇,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