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这么爱

2019-12-17赵凯

意林·少年版 2019年21期
关键词:全家全世界塑料袋

赵凯

我爸是挖煤的,我妈是种地的。埋头苦干的职业,造成了他们的沉默寡言。我们一家三口像是生活在一个无声的世界里。

凝重的气氛在我12岁那年,被一声啼哭打破。这一年我的妹妹降临人间,她让爸爸高兴了。

妹妹属兔,爸爸就叫她“兔崽子”。其实我比兔崽子整整大一圈,也是属兔的,可他从来没有叫过我一声“兔崽子”。

妹妹两岁多时,就显出懂事的天分。每天估计爸爸要到家了,妹妹就用她的小塑料盆打好水蹲在厨房里,只等爸爸那一声“兔崽子呢”,就挺着肚子端过去让爸爸洗手。

等爸爸接过水,就会边洗脸边问她:“爱爸爸吗?”“爱!”

“有多爱?”这时候,妹妹就会挺起胸脯,把两条小胳膊伸开老远,做出拥抱全世界的样子,兴奋地说:“这么爱!”

爸爸最喜欢妹妹这个“这么爱”的姿势,所以每天回来都要进行这段对话,为的就是能欣赏到她这个姿势。

我们家房子小,除了用土砖搭的厨房,只有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小瓦房供全家睡觉。有天晚上,我听到妈妈说:“盖个新房吧,总不能让全家一直挤在一起。”

爸爸叹了口气,说:“再等等。兔崽子马上要初中毕业了,别看他不说话,他一心想考市里的一中哩!这个钱不能少……”

我听着爸爸说这些,眼泪忍不住流出来。考一中这件事,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爸爸竟然这么清楚。原来,我也是兔崽子!

我没有让爸爸失望,夏天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中的录取通知书。当天晚上爸爸回来,不等爸爸开口,妹妹就先报喜了:“爸爸,哥哥考上一中了!”

“是吗?那你为哥哥高兴吗?”“高兴!”“有多高兴?”

“这么高兴!”妹妹又摆出她拥抱全世界的造型。第二天,爸爸回来得晚些,手里多了个大塑料袋。爸爸把那个大塑料袋拎给我,我打开一看,是一个新书包!这是爸爸第一次给我买礼物。“奖给你的。”爸爸丢下四个字就转身洗脸去了,留下我在原地发呆。

可幸福怎么就那么短暂?第三天几个人到家里报信,说煤层突然塌方,爸爸被埋起来了。他们还没说完,妈妈就号啕大哭起来。

我突然想起妹妹,走進厨房,见妹妹还端着一盆水,蹲在那里一动不动。“起来吧,爸爸不会回来了。”我的眼泪如决堤之水,霎时涌了出来。

“会回来的!还没叫兔崽子呢!”妹妹倔强地不肯动,但眼泪一滴一滴地都掉在了她的小盆子里。

唐丽光摘自作者博客

猜你喜欢

全家全世界塑料袋
元宵节的六项注意
危险的塑料袋
全家最忙的人
失眠是全世界溃败,留你一个人打扫战场
想走遍全世界的驴子
全家来称重
欧几里得和塑料袋
幸福的人
全世界都说你太好了
对塑料袋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