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房客时代

2019-12-17郭清茹

躬耕 2019年11期
关键词:翠花金库小金

郭清茹

国庆节是个大喜的日子,王金库和冯翠花在媒人的介绍下于国庆节结婚了,他们和村里的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初中毕业,跟着同龄人在外地打几年工,到了该结婚的年龄回到家中相亲结婚。

眼看着两个半月过去了,就是蜜月也过完了,金库还是在村里嘻嘻哈哈,逢人让烟,没事儿了出去打打麻将,就是离春节也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从不说再出门的话。金库妈徐青凤有点纳闷,真是个老婆迷,这事儿得说说了。

这天晚上,刚吃过晚饭,徐青凤洗罢碗后,将厨房门一关,到了卧室,正好金库爹王老根也在屋,徐青凤就嘀咕说:“他爹,你说金库都在家歇两个多月了,眼看着翠花也怀上了孩子,按理说金库该出门打工了,可他就是不出去,以后再有了孩子,需要花费的地方多着呢!也不知道他哪根筋出了毛病。咱得说说他。”一旁的王老根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在指头上顿了顿,噙在嘴上,用打火机点着,他抽了一口,徐徐吐出,那烟雾在小小的卧室内弥漫。随后,王老根翻了翻眼皮说:“你看你,金库刚结婚,正在甜甜蜜蜜的时候,你催他出门打工,这样不妥吧?”徐青凤收拾着床头的东西不无怨气地说:“啥不妥,看人家邻居老张的儿子铁蛋,秋天里,刚结婚一星期就出门了,那娃子就知道钱重要。”王老根瞟了老婆一眼说:“那咋着,不中明天催催他?!”徐青凤不耐烦地说:“他这人,脑子有问题,你不催他,他就不知道这日子咋过哩……”

老俩口正在这嘀咕,偏巧被西房间出去解手的金库听见了,母亲的埋怨不是没有道理的,金库是家中的老大,自己虽然结了婚,可还有两个弟弟也大了,还在上学,加上父母已经年过花甲,母亲还要经常吃药,自己承担着家里的重任,而同村的不少人家已经盖了楼房,金库家住的还是三间平房,两间陪房,在村上人的面前总是抬不起头来。

解罢手,回到自己房间,金库是思绪万千:翠花即将要出生的孩子、父母的身体、弟弟们的学费婚事房子等等,这都不是个小问题。被惊醒的翠花看到坐在床头吸烟的金库,不乐意地说:“金库,这么晚了你咋还不睡呢?”金库并没有告诉她母亲的埋怨,而是很爷儿们地凝视着翠花:“翠花,嫁给我让你受苦了,为了我们美好的未来,我明天还是出去打工吧,父母在家生活上多少也能照顾着你,我出去挣钱去。”翠花自然知道婆家的情况,本就是不富裕的家庭,和金库结了婚,家里的积蓄也花光了,金库要是再不出去打工,家里的开销就困难了,于是翠花就满口答应了金库的提议。

第二天吃罢早饭,金库恋恋不舍地简单收拾了行李,和父母说了一声,和翠花悄悄地吻别,迈着沉重的步伐,再次踏入了打工之路……

上次回去结婚的时候,王金库干脆利落地辞了工,这次再来,他就要重新找工作。

到了珠海之后,金库一没有找老乡,二没有找工友,而是在横琴镇的一个小旅馆住了下来。经过了两天一夜的奔波,他希望美美地睡一觉再说。

第二天上午,王金库胡乱吃点饭后,就匆匆忙忙去找工作了。他转了一阵,只好又来到原先的厂子,期期艾艾地找到朱厂长,并拿出一把喜糖递给朱厂长和其他人。谁知朱厂长蛮横地用手一挡,说:“王金库,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哼哼,想找活干,行啊。又想回厂里了?你以为厂是你家开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样吧,你今天喊我声爷爷,我就发一下慈悲让你回来干。否则,免谈。”

金库本想着,原来的厂,熟门熟路,好干事,谁知道这个朱厂长却是这样一副嘴脸,一下子气得七窍生烟,他指着朱厂长说道:“你不让人做事,也不能这样侮辱人啊!”

朱厂长冷笑着说:“哟喝,你王金库长脾气了啊?行啊,不想在我这里干,请便。”

这时的金库扭头就走,走了两步心有不甘,回转身又说道:“朱厂长你太不够味了,以前我给你干活兢兢业业踏踏实实,谁知你翻脸不认人。告诉你吧,就是要饭,我也要隔隔门,离了你我还不活啦?”说罢,一身正气地扬长而去。

但是,金库找了十多个厂家都没有合适的工作,他就神情沮丧地回到了小旅馆里,躺到床上睡起觉来。哪想到这一睡就睡了好几个小时。等他起来就到天黑了。金库心情不爽地准备到门口的小餐馆简单吃点饭。到旅社门口,看到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问他说:“这是金海旅馆吗?”金库忙回答:“是的,你有啥事儿?”那人意思说,他的一个亲戚,投奔他来打工,那一会儿,正好他不在,就交代这个亲戚,让他先住旅馆,等他闲下来亲自接他,这不就来了。

金库一听“络腮胡”的口音是河南人,就客气地套近乎说:“大哥,我听你口音是河南人吧?”他说周口的。金库又说:“问一下老乡,你们那厂里缺人吗?”

“缺人倒是不缺人。”络腮胡看他一眼,“不过想要干倒是还能找到事儿做。”

金库连忙掏出烟让一支给他。并且说了他是怎样回去结婚,怎样辞工,又怎样找到原先的厂长,被他糟蹋了一顿,一股脑给他说了一遍。

“这没事儿。”络腮胡拍着胸脯说,“我好歹在厂里是个小主管,再说,咱们还是老乡,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等找到亲戚你就跟我一起走。”

接下來事情就好办的多了,金库领着络腮胡在203房间找到他要找的亲戚,之后,金库收拾了一应东西,并与旅馆结了账,跟着络腮胡去了他们那个服装厂。

络腮胡果然有点道行,给金库在厂里找了一个装卸的工作。说白了就是装卸队,为车间里卸下布匹,为成品的服装装车外运,因为厂子大,订单多,他们每天虽然很累,但一个月能挣到四五千块的工资,心里还是很欣慰的。

金库在厂子附近找到了个出租屋,那房间只有七八个平方,但有一床、一桌、一个煤气灶。作为一个外地人,有一个栖身之地,也就满足了。

因为车费贵,春节他也没有回家。打工生活很枯燥,但是春节加班三倍工资,他也就释然了。

开始几个月,因为家里需要钱,一发工资他留下生活费,其余都寄回家了。他想着,反正居住在这里,又跑不了,就欠着房租,而且他也事先给那个五六十岁的男房东说了。谁知,到了第二个月,那房东老头就忍不住过来催了。他说能不能缓缓劲,家里需要钱,他都将钱寄回家去啦。“不行。”那房东老头脸色不好看地说,“一个月可以,两个月就不行了,必须得交。”刚好,他把钱刚寄走,后来只得向工友借了五百块交了房租。

再说,装卸队也不太平,七八个人中,有一个绰号叫斜眼的三十多岁汉子,心术不正,总找金库的茬。比如,装卸时都是大家轮番扛包,可他老仗着队长是他姨家老表,总是躲空,见缝插针少扛一包。有一天,金库说了他,斜眼就与金库结下梁子,时时处处跟他作对,而且他还当着好多人的面说金库:“你不要看你是钟金庭介绍来的,如果捣蛋,我一样收拾你。”金库本想和他争论几句,一想还是好汉不吃眼前亏,抹拉一下胸脯咽了算啦。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到了秋天,金库正在厂区搬运着货物,厂区话务员高声喊着金库去接电话,原来是金库爹打来了电话,报喜说冯翠花生了个男孩,他终于见到自己大孙子了,这对金库家来说是天大的喜事:“金库,明天你再往家寄点款,这办米面客啥的还需要不少钱。”

最近一段时间的工资,金库除了留下一部分生活费,都是月月准时寄回家的。现在老爹催着寄钱,眼下还没发工资,这可怎么办呢?金库想来想去,只好找主管借1000块先寄回老家。

一晃眼孩子小金豆已经六个月了,金库曾经多次和翠花视频,喜欢的不得了。再说,翠花现在在家里,无事可做心里着急,就对金库说想一起过来。金库心里巴不得老婆快点过来,就说想过来,这几天你收拾一下过来算了。

翠花很快就到了珠海。

小两口分居一年多了。可是,让翠花看不惯的是,租住的房子也太小了,才七八个平方。金库就在厂子附近找了一天多,终于联系了一处十几个平方的房子,说是一间,中间用帘子隔开,成了小两间。里面放一张大床,一个小桌;外间,摆上锅碗瓢盆,还真像个家了。

几个月不见,翠花变样了,那脸虽然也白些了,只是因为喂小金豆,消瘦了很多,不似以前的水灵劲了。金库看着眼前的媳妇不由得心疼了起来。

金库带着翠花去吃了点简餐,便领着她回到了出租房。

翠花看着眼前的房间,无语了,除了一张床根本就没有别的下脚的地方,她虽有不满但她也知道这里租房的价格,更知道家里的情况也不允许他俩在外铺张浪费。只是无奈地撇了撇嘴。

月光照进了房间,两个人狂欢一阵后,翠花躺在了金库的怀里,郁郁地说:“金库你知道嘛,自从有了咱们家小金豆,我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我是真舍不得咱们家的小金豆,不知道爹妈在家能看好他嘛?”而此时累了一天的金库已经睡着了。

翠花在他们的出租房附近的一个制衣厂上班,没有底薪,全部计件,一排排流水线,每个人手中的布过机时如飞箭一样快,几乎是一分钟好几件,她们有的工龄在这里已经是十几年了,因为翠花之前没有干过这个,而在这些人群中显得格外手生,速度也没有那么快,一天下来做不了多少件。

翠花实在是太想自己的儿子了,每天晚上几乎以泪洗面。于是,下班后便往家里打了电话,询问孩子的情况,婆婆也没有瞒她,便实话对翠花说了。自从翠花走以后,小金豆整日哭个不停,奶粉也不怎么喝,最近发烧了。听到儿子生病的翠花此时脑海中只想放下手中的电话,飞奔到家中,然后抱着小金豆哄他吃饭,哄他睡觉,亲自喂他药。挂完电话,翠花便哭着回到租房处,到了一楼,房东大姐便喊翠花:“你是508的住户嘛?你们的房租今天到期了,还有水电费也要交一下。”翠花摸了摸口袋,虽来两个月了,可是因为自己工序不熟练并没有挣多少钱,也只是够金库他俩的做饭吃喝,而金库每月的工资还要大部分邮寄回老家为小金豆买奶粉,还有两个弟弟在校的生活费等。

都说南方的水费贵,但没有想到是如此贵,一个月下来快比上房租了,照这样他们是存不到钱的,更别说为老家盖房子了。

金库小两口经过两三年的奋斗日子也一天天好了起来,翠花在厂里做熟练了,手头也快多了。金库因为干活踏实努力也升上了主管,他们决定今年春节要回家过。翠花便去超市为小金豆买了各种儿童衣服、玩具、零食等。金库早上便早早地起来去火车站买车票,火车站人山人海的,排了一天的队,金库才买上两张回家的车票。

冬天的村庄格外冷,天下着鹅毛大雪,小金豆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长的什么样子,甚至这个代名词在他脑海中是模糊的,但他依然兴高采烈地和爷爷奶奶一起到村口去接爸爸妈妈。到了快中午村外有两个身影,那就是金库夫妻俩,翠花从老远就看到小小的身影,那正是自己的儿子,便把手中的行李让金库拿着,以飞奔的速度跑到了小金豆面前,要去抱自己的孩子。“哇”的一下子小金豆便哭了起来,不让翠花抱。“你们刚回来,孩子小,认生,等熟悉就好了。”金库妈在一旁劝着翠花说。此时金库也走了过来要抱自己的儿子。小金豆呢,躲在爷爷的怀里不让他来抱,更不和翠花说话。

一位母亲日夜思念着自己的儿子,在珠海每天过着租房的生活,就是为了以后家庭富裕了,过上美好的生活,可眼前的儿子竟然不与她相认,使她大失所望。

金库的妈妈徐青凤就圆场说:“你刚回来,还生,等过几天就好了。”

翠花摇了摇头,收拾自己带回的东西去了。

深夜,等到小金豆刚一熟睡,翠花便偷偷地把小金豆抱进自己的房间,三年了终于可以抱到自己的儿子了,抱着儿子亲了亲小脸蛋,翠花高兴得不由笑了起来。突然,“哇”的一声,小金豆被惊醒了,他哭着要找奶奶。这一夜就这样抱过来抱过去地折腾起来……

“妈妈、妈妈你带我出去玩吧。”小金豆终于开口喊妈妈了,正在厨房做饭的翠花,高兴的把手中正择的青菜扔到一旁,连忙抱起小金豆举得老高。这时候,翠花笑了,金庫笑了,全家人都高兴地笑了。

时间飞逝,春节已经过完了,刚和小金豆相处融洽起来,却又到了该上班的时候了。

过完春节,天气依然很冷,北风呼呼地刮着,金库和翠花带着大包小包又要去南方打工了。临走前,金库把这几年除了往家邮寄的生活费外,小两口把自己存的所有储蓄拿了出来,让金库爹在家盖房子。而一旁的小金豆听说爸爸妈妈要走,哭喊着不让走。冯翠花和王金库哪里能舍得自己的孩子,只好硬着心提着行李走。金库妈妈徐青凤抱着大孙子也依依不舍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远行。这时,突然小金豆从奶奶的怀中跳了下来,去追赶即将远行的爸爸妈妈:“爸爸妈妈,我不想让你们走,不让你们走。”小金豆撕心裂肺地哭着、跑着不让自己的父母远行。冯翠花看到小金豆摔倒了,她一把将手中的行李扔在地上往回跑,紧紧地抱着小金豆痛哭了起来。这时,金库爹王老根走到小金豆的跟前喃喃说道:“小金豆,跟爷爷回家吧,你爸妈出去要挣钱了,不然,你以后的学费谁给你?咱们家的楼房咋起来呀!爷没本事,家里的大小开支都指望着你爸呢,你爸虽然挣到了几个小钱,可是你奶奶常年吃药,加上你二叔、三叔上学开销,哪一头都要钱呀!”说到这里,王老根那多皱纹的脸上,流下了无奈而又痛苦的眼泪。

流着心酸的眼泪,王金库和冯翠华又回到了珠海打拼。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王金库依然每天在车间忙的团团转。冯翠花做活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虽然手中稍稍宽裕些,但他们依然舍不得去租大房子,依然居住在那十几平米的小房子内。

这租房的打工生活何时是个头呢?

有一天,冯翠花提前回来做饭,特意去了菜市场,和那位卖菜的大嫂聊了一阵,觉得,这卖菜虽然人辛苦些,也自在随便一点。而且只要好好经营,从小到大,由弱到强,哪一个人不是慢慢干出来的?回来后,在吃饭的时候,她把二人卖菜的想法说给王金库。先租下个摊位,再每天清晨三四点起来,到批发市场批发青菜,然后,去摊位上卖。谁知道,他眨巴眨巴眼睛说:“嗯,翠花,你这个主意好,不行咱卖菜吧。实际上我早不想为别人打工了,明天我就辞职,做一回自己的老板吧!”

两个人说干就干。先是在二手市场买了一辆三轮车,凌晨3点多起床,便去蔬菜批发市场批发蔬菜,因为没有经验俩人第一次进货也没敢进那么多,谁知第一天便卖了净光,晚上翠花高兴的在床上数着钱:1块、2块、3块……一堆的零钱,虽然一天下来很辛苦,但俩人却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翠花每天数着一堆零钱的时候就会幻想着,再坚持坚持,再挣点钱就可以在县城买房子了,就可以每天和儿子一起快乐的生活,想着想着睡着了,因为实在太困了,早上两三点就要起来。

“金库咱们再重新租个房子吧,租个离咱们近一点的房子。”翠花边打理着摊上的菜边和金库商量着。“这些小事你做主,你说了算,谁让你是俺當家的呢。”金库笑嘻嘻地逗着翠花。

电话响了,金库爹打来的,“大娃呀,你妈住院了,脑出血,这会儿正在市里住院呢。这下可咋办?你给我的钱全部盖房子用了,我前天让你邻居大伯刚给咱们家的粮食卖了交的住院费,这又不够,医生说这病下来得好几万,还不一定能治好,你俩这几年在外存有多少钱?先打回来把你妈的命先保住。”金库听完母亲生病住院的消息,便把手中的活放下带着翠花回去看望自己的母亲。

金库看到了自己的母亲躺在病床上,不仅心疼着母亲的身体,也心疼着每天高昂的医药费,“大娃呀别给妈治了,让妈回家吧,我连累你们了,我这个老不中用的,不但帮不了你们,还尽给你们添乱。”翠花强颜欢笑说:“妈,您别说了,金库俺俩挣钱,就是想让咱们家过上更好的生活,您身体好了比什么都强。”金库妈听到媳妇说的话感动得哭了起来。”

猜你喜欢

翠花金库小金
世界三大金库,各有各的故事
伦敦新金库专供亿万富翁
谁放的老鼠屎
爱“喧哗”的我
光棍的桃花运
麦子无罪
鸡鸣
智惩色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