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硬核情祸:数字情书骤变风流欠条

2019-12-06乡愁

知音(月末版) 2019年11期
关键词:李俊欠条情话

乡愁

44415,150000,521521……您知道这些阿拉伯数字有什么含义吗?四川男子李俊的答案分别是:死死死要我,要我定定定定,我爱你我爱你……这些写在白纸上的阿拉伯数字,原是李俊对情人沈寅英的“硬核”表白。孰料,这些让他自鸣得意的浪漫情书,最终却成了追魂夺命的欠条。2019年,法院的一纸判决,揭开了这出黑色幽默的隐情……

婚外有情:青年才俊煞费苦心

2004年,24岁的李俊大学毕业后,就职于四川省成都市一家公司。不久,他与一家公司策划部经理那明慧结婚,有了女儿李星星。2013年,33岁的他被提拔为公司主管销售的副总。年少得志的李俊不免有些飘飘然。

当时,公司招聘了一批新员工,一个名叫沈寅英的女孩被分到了李俊主管的销售部。有一天李俊下班较晚,沈寅英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开口便叫了一句“师兄”,并称自己和他同校同系,李俊一听来了兴趣,便说:“你是哪一届的?”沈寅英调皮地说:“想知道答案吗?那你得请我喝咖啡。”

沈寅英直白而热情的邀请让李俊有些晕晕然。结婚10年来,自己和那明慧的激情早已褪去,维系二人感情的更多的是亲情。如今,浪漫似乎送上门来,李俊有种迫不及待拥抱它的感觉。他答应了沈寅英的邀请。当晚,李俊和沈寅英一直聊到深夜12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咖啡店。此后,李俊经常借加班或者陪客户为由,利用下班时间陪沈寅英泡酒吧、喝茶。2015年7月中旬的一天晚上,两人突破了底线。

次日清晨,从温柔乡里一觉醒来的李俊,赶紧将手机开机,发现里面的未接电话中有23个都是妻子那明慧打来的!微信上也有十几条未读信息:“你在哪?星星发烧,你快回来!”“怎么关机了?是陪客户吗?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一下……”李俊一边拨打妻子的电话,一边往洗手间里跑:“喂,老婆,我昨晚喝高了,手机无意间关掉了。”待李俊回到房间,发现沈寅英的脸拉得很长:“瞧你那德性!”李俊讪笑了几声。

出轨沈寅英之后,李俊害怕了好几天。回家后,从来不做家务的他,也学会了洗碗、扫地、抹桌子。那明慧虽然感觉有点意外,倒也没有多想。

一天晚上,李俊刚把客厅的地拖完,他放在床上的手机微信“嘀”了一声。当时,那明慧正好坐在床沿上叠衣服,扭头瞄了一眼,顺口说道:“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哟,这是谁呀?发这样的信息给你。”李俊镇定地说:“现在不是提倡学习传统文化吗?我们公司也不例外。销售部理科生居多,文科生偏少。我们让文科生多多帮助理科生提高呢。”那明慧“嗯”了一下,继续叠她的衣服,没再追问。

第二天上班后,李俊将沈寅英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将房门虚掩,而后压低声音正色道:“以后没事别发信息。”沈寅英嘴角上扬,一脸鄙视的表情:“你做都做了,还不让人发几条信息?”李俊低声赔笑道:“你好歹也是我计算机系的师妹,怎么不懂得要确保信息安全这一道理呀?!咱俩在微信或者QQ上如果有什么东西,被那些觊觎我位置的人抓到了把柄,那完蛋的可不是我一个人,你也会吃不了兜着走。”沈寅英白了李俊一眼,没有吱声。

李俊的谨慎不是没有道理,沈寅英的内心虽然百般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下来。此后,除非工作上的事情,沈寅英真的不再与李俊在微信与QQ上有任何交流。只有两人单独在李俊的办公室时,他们才会悄悄地说上几句情话。这种维系地下情的方式让李俊乐在其中,他相信沈寅英也是如此。而这一切,李俊的妻子那明慧均蒙在鼓里。

“硬核”表白:数字写满浪漫激情

2017年的一天,两人缠绵一番后,沈寅英突然抽泣起来,把李俊吓了一跳,他赶紧搂住她说:“怎么了?”沈寅英哭着说:“我跟了你两年,眼看都奔三了,你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刚才还嬉皮笑脸的李俊愣住了。是啊,自己一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与沈寅英偷情的快感,却从未考虑过他和沈寅英的未来。沈寅英的问题,给李俊当头浇了一盆凉水。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确实应该给沈寅英一个交代。可该怎么向她交代呢?离婚吗?那明慧知书达礼,他玩归玩,却从来没有想过与她离婚。可如果不离婚,沈寅英怎么办?依她今天所说,不就是想让他离婚后娶她嘛。

见李俊迟迟不吱声,沈寅英冷笑几声,说:“李总,害怕了?”李俊讪笑起来,想用拥抱她的方式将这一尴尬化解,但沈寅英却躲了过去。她随手从床头柜上的信笺上撕下一张纸,写了几笔,然后递到李俊的面前:“给!”李俊接过一看,发现上面写着一串阿拉伯数字:150000,其他的啥也没有。

李俊满脸狐疑地望着沈寅英,正要开口询问,她先说话了:“这是一句‘硬核情话:我要定定定定。我要你对我的心定下来!”李俊笑了:“我几乎都和你在一起,你还要我怎么定?”“如果真定了,你就在纸条上签个字。”见李俊迟疑不决,沈寅英冷笑一声:“算了算了,当我命苦,找个情人,人家不给婚姻承诺也就罢了,如今连个浪漫的情话都不肯说。其实,数字情话还不是为你着想。就算被人发现了,别人也读不懂。”被情人这么一激将,李俊当即就签下了名字。沈寅英这才转怒为喜,她也给李俊写了张纸条,上面写着“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签上自己的名字后递给李俊:“来而不往非礼也。”李俊笑了。

此后一段时间,沈寅英又让李俊写了一些“情书”,如44415(死死死要我),521521(我爱你我爱你),而沈寅英也回报以一系列的绵绵情话:“只有赢得你的爱,我的生命才有光彩。”“没有你的时候,色彩是单一的;没有你的时候,饭菜是无味的……”

这种玩法新奇而浪漫,沉浸在情人温柔乡里的李俊绞尽脑汁不停地为沈寅英写下一串串绵绵“情话”。即使有朝一日被人发现,那也只不过是一张张写了数字与自己名字的纸条而已,什么也说明不了。

2017年12月,李俊開车到郊区办事时,不幸出了车祸,左腿被撞骨折,只好向公司请了假。其间,妻子那明慧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沈寅英不仅没打电话,连条微信也没有发。虽然当初是自己要求沈寅英不要在微信和QQ上与自己联系的,可眼下情况特殊,她怎么能那么冷血呢?

2018年初,伤愈的李俊回到公司后,开始有意疏远沈寅英。3月的一天,趁公司里没其他人,沈寅英闯进李俊的办公室,质问他近段时间为什么总躲着她。李俊不想激怒沈寅英,便以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太多为由,想敷衍过去。谁知沈寅英却并不好糊弄,她咬牙切齿地说:“李俊,你要是绝情,可别怪我无义!”李俊愣了一下,沈寅英却早已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情人的警告让李俊忐忑了几天,然而,数天过去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庆幸之余,他挠头苦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哟?”不过,李俊庆幸得早了点,让他心悸的事情,终于来了!

2018年3月底的一个周末,李俊独自前往医院复查。检查完之后,李俊走出医院大门不到500米,他突然感觉到后面有人跟踪。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个壮汉一左一右将他拉上了一辆车。

上车之后,两名壮汉一左一右將李俊夹在中间。前排座椅上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开口说话了:“师兄,不好意思,以这种方式‘请你!”李俊没想到居然是沈寅英劫持自己,他涨红了脸说:“你这是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触碰法律底线。”

沈寅英说:“你真把我当做一个无知的小师妹吗?我绑架你了吗?我这是债权人找欠债人索债呢。不带两个帮手,我一个弱女子,怎么‘请得动你?”李俊说:“我什么时候借过你的钱?”沈寅英冷笑道:“师兄真是贵人多忘事呀,你此前给我打过那么多的欠条呢,现在想不认账了?”

千万代价:数字情书骤变风流欠条

沈寅英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掏出一沓纸条,而后一张一张地拿起来念:“借条,今向沈寅英借款人民币150000,借款人:李俊。”“借条,今向沈寅英借款人民币521521,借款人:李俊……”她将借条递给李俊。李俊拿起来一看,无比震惊地发现,那些原本只写着阿拉伯数字与自己名字的纸条上,竟都多了激光打印的“欠条”“时间”,还有“沈寅英”的手写签名。所有欠条加起来,已高达千万之巨!

李俊眼前一黑,哧溜一下从车内的座椅上滑到了地板上,两个男人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他拉起来。

沈寅英将李俊带到自己新的租住地后,问他打算什么时候还钱。李俊的额头上冷汗直冒,称自己一时间筹不了这么多的钱。沈寅英说:“我估计你今天手上也没有钱,这样吧,你把身份证和银行卡留下,再签一份还款协议,我就让你走。”

李俊哀求沈寅英:“念在我们相好的分上,不要做得这么绝情嘛。”沈寅英恨恨地说:“那你为什么不看在我们相好的分上娶我?你不就是仗着有点小权玩弄女性吗?我就要让你这样的渣男付出代价。”说完,沈寅英将早就拟好的“还款协议”甩给了李俊,协议的大致内容是,李俊先后向沈寅英借了人民币1000余万元,在2019年4月1日之前,必须还清欠款。

看着白纸黑字的“还款协议”,李俊的脸色变得煞白。以他的工资收入,即使不吃不喝,最少也得20多年才能还清这笔“欠款”。李俊把笔一扔,斗胆说道:“我不签!”沈寅英冷笑一声说:“你以为不签就能逃避这笔‘债务吗?你那一张张欠条可是铁证如山。你要是想赖账,我就将你我的糗事闹到公司里,闹到你家中,让大伙好好看看!”

豆大的汗珠从李俊的头上滚落,他知道她说得出就做得到。他将头上的汗抹了一把,说:“我同意签字,不过你得给我放宽还款期限。”沈寅英说:“你不是有房子吗?先用你的那套房子做抵押,如果到期没有还款的话,你那套产权房就是我的。”

李俊大声说:“那不行,那房子是我和妻子那明慧两个人的。”沈寅英说:“我只要你同意就行。”“那房屋抵押合同根本办不了。”“只要想办法,还有办不了的合同吗?你那套房子充其量也就值200余万,离还清欠款还远着呢。”李俊只好咬牙签下了还款协议,并到房屋产权监理处办理了抵押登记。

签下“还款协议”与房屋抵押合同之后,沈寅英便从公司辞了职。而以往每天精神抖擞的李俊,如今总是惴惴不安,时刻担心情人上门逼债。

李俊工资的大部分一般在年底才发,平时拿到手也就是万余元。第一个月的工资发下来之后,他拿出8000元,赶紧打给了沈寅英。妻子那明慧发现丈夫上交的工资突然少了许多,便问他是怎么回事。李俊以“公司效益不好”为由搪塞了过去。此后的一年时间,李俊陆续汇给了沈寅英10余万元。

那段时间,李俊被逼得焦头烂额,经常失眠。度日如年中,他还是迎来了脓包被刺破的那一刻。

2019年初,沈寅英一纸诉状将李俊及其妻子同时告上了法庭,要求李俊归还欠款千万元,同时享有李俊产权房折价、拍卖价款中优先受偿权。

起诉状副本很快便递到了李俊与那明慧的手中。那明慧看到之后,气得揪着李俊的衣领质问:“这是怎么回事?”事已至此,李俊再也无法向妻子隐瞒什么,遂将自己与沈寅英的地下情以及后来被胁迫签下还款协议、将房屋做抵押的事情全部坦白。末了,李俊跪在妻子的面前,痛心疾首地说:“都怪我当初鬼迷心窍!你骂我吧,打我吧,只要你的心里能够好受一些。”那明慧冷漠地说:“骂你?我怕脏了我的口!我现在只想把自己的房子要回来,至于你和那个狐狸精的事情,你们自己去处理。”

随后,“沈寅英诉李俊归还欠款”与“那明慧诉《房屋抵押合同》无效”两个案子相继开庭。法庭判决,李俊与沈寅英所签的《房屋抵押合同》未经另一产权人那明慧同意,属于无效合同。至于李俊欠沈寅英的钱,需对相关证据做进一步确认。

事已至此,李俊早已顾不了许多,向相关部门如实陈述他与沈寅英的地下情,称那些欠条纯属子虚乌有,只是他表达情爱的方式而已。对此,上海凯茂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莉萍认为,如果是民间借贷,要查明基础关系是否存在。大额借款除了借条外,还得有相应的转账凭证。否则,欠条就没有法律效力。

截至发稿前,在相关部门的调解下,李俊最终赔偿沈寅英“青春损失”120余万,她当着他的面销毁了所有字据,双方和解。伤透了心的那明慧,于2019年9月与李俊离婚,孩子李星星归她抚养。因为滥情,李俊落得妻离子散,痛悔将伴随他的余生。

(因涉及隐私,除律师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做了技术性处理。)

编辑/戴志军

猜你喜欢

李俊欠条情话
土味情话
烧纸变钱
神奇的魔术
用美食说情话
A Brief Analysis On How To Improve Students’ Participation Enthusiasm In Classroom
我的暑假我做主
两张欠条
因为爱所以爱 对闺蜜的告白情话
两张欠条
我的爱对他说 星座男生最“晕菜”的情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