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表叔进城

2019-12-02罗妮

红豆 2019年11期
关键词:妮儿表叔门卫

罗妮

二妮儿在黑暗中摸索着,耳中不停传来悠远漫长的狼叫声,她只好顺着声音走去。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亮光,突如其来的亮光让二妮儿不得不闭上双眼。当她睁开双眼时,发现脚下正是老坟山,抬眼望去,表叔站在前方,他在老坟山上学着狼叫。二妮儿慢慢向表叔靠近,可她就是无法走近表叔,走着走着她的身体突然下陷,像是掉入了无尽的深渊。

“啊——!”二妮儿从梦中惊醒,打开最新款苹果手机,才七点半。她躺在软绵绵的公主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她只好起床,打开窗帘。阳光正使劲地往屋里窜,她将阳光捧在手中,望着她生活了五年的滨海城,即使早已换了新名字和新身份,但她耳畔似乎又传来了梦里的狼叫声,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不从何时起,二妮儿就一直寄养在远方表叔家。但这么多年下来,在二妮儿的心里,表叔虽不是亲父但早已胜似亲父。可是这样的生活自养女给富裕的亲生父母接走后,又发生了改变。尽管如此,表叔每一天都要给城里的二妮儿打电话,他老是担心二妮儿过不习惯。二妮儿告诉他,新的家很漂亮,新的房间也很美,爸爸妈妈给她买了好多东西。当她说到好多好多表叔都不知道的东西时,表叔就呵呵地傻笑。每一次挂电话之前,二妮儿都会对表叔说:“爸爸,等以后我长大了,我赚钱照顾你,到时候我们就一起住在滨城。”表叔听到二妮儿说这句话时,都会乐呵呵地挠着头傻笑。

表叔依旧是一天一个电话,可二妮儿借忙着学习而很少接听。直到一次,表叔拨打二妮儿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的声音,他越发坐立不安,他担心着二妮儿。

一天他从枕头下拿出了一个布包,里面躺着一张纸,原来是二妮儿的地址。他呼出一口气,心有底了,决定去看一看他的二妮儿。

表叔搭上熟人的面包车,来到了火车站。他在火车站门口买了几个热乎乎的馒头,还买了一瓶水。他托人买了车票,上了火车,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表叔第一次坐火车,心里有点激动,他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突然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走了过来,停在表叔的旁边,对着表叔嚷道:“你这糟老头子怎么坐到我位子上来了?”表叔抬起头来看着那男人,那男人满嘴火车炮,“你这老头快给我让开。”

表叔恼了,低声回应道:“你这人怎么能说我坐了你的位置?难道不都是先来先坐吗?”那男人没听,拿起手中的票在表叔眼前晃了晃说:“这33号位是我的,你给我看好了。”

其他乘客都不由得往这边看来,表叔的头低得不能再低,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反驳,“在我们那里都是谁先到谁就坐的。”那男人大笑着说:“怕是你没坐过火车吧!你这个乡巴佬快给我让开。”周围的人不免起哄,“是啊,一个乡巴佬来坐什么火车?”“这年头居然还有这种人。”

表叔站了起来,脸涨得通红,那男人将表叔手中的票抢了过来,举在手中大声嚷嚷道:“哟!原来是一张站票!”此时的表叔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他不知道火车票分坐票和站票。

经过一番不愉快的折腾,到站了。表叔下了火车,他被人群推出了火车站。滨海城车水马龙、纸醉金迷,让他看得眼花缭乱。表叔望着四周陌生的环境,实在是不知道该迈左脚还是右脚,却握着二妮儿的地址站在原地。

远远地,一个人在打量着表叔,踌躇了一会儿,便走上前去,堆着满脸笑容说:“老哥这是要去哪里呀?我可以带你去,车子就在那儿。”表叔将这人仔细打量了一番后,才将手中的纸条递了过去。那人看了看表叔又看了看纸条,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老兄外地人吧?你要去这地方可远了,看你这人生地不熟的就给你便宜点,就五十元吧!要是别人我可收七十元呢。”表叔迟疑了,下意识地摸了摸兜里,咽了口唾沫,谨慎地商量道:“你看能不能再少点?”那人摆了摆手道:“可不行了!”说着那人居然要走了,表叔忙上前将他拦住,看了看周围,心一横牙一咬,答道:“好!”

那人正搓着手等表叔掏钱,突然三个穿制服的人出现在他们眼前,其中一个人问道:“你们在干吗?”转头看向那个拉客的男人,皱着眉头道,“怎么又是你?”那男人低着头说:“你认错人了。”那男人想要离开,便被另外两个穿制服的人拦住带走了。黄土埋到脖子上的表叔哪见过这场面?见到穿制服的人,慌忙哆嗦着腿要离开。穿制服的人上前将他拦住自顾自地说道:“你好,我是这里的协警,刚才那个人是个拉黑车的,专门讹一些外地人的钱,你跟他是什么关系?”表叔双腿还是止不住打着哆嗦,咽了咽口水结巴道:“我……我不……我不认识他。”他便将纸条递给了协警,协警将表叔打量了一番,问道:“你打算去锦河小区?”表叔讪讪道:“是。”协警叫来了出租车,叫司机带表叔到锦河小区。

来到锦河小区,门卫将表叔拦住,问表叔来干吗。表叔又将纸条递给了门卫,告诉门卫:“我是来找闺女的。”门卫看了看纸条便让表叔进去,并告诉表叔,前面右转右边第3栋楼就是B单元3栋。表叔按着门卫说的,到了二妮儿家楼下。表叔不会坐电梯,他便从一楼爬到了15楼。到了二妮儿家门口,他仔细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深吸一口气。表叔抬起手,敲响了二妮儿家的门,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开门。表叔想着他们可能出门了,等到晚上应该回来了吧。想到这里表叔就在二妮儿家门口坐了下来,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一股凉风吹过,还在睡梦中的表叔打了个冷战,便醒了。看了看时间,他竟睡到了夜里十一点。深秋的夜晚凉意十足,表叔不由得拉紧了身上的衣服,摸了摸肚子,从包里拿出馒头和一瓶水,啃了起来。吃完了馒头,还是不见有人来,表叔怀疑二妮儿是不是搬家了,或者他们出远门了。但是他又怕明早二妮兒就回来了呢,而且自己也不知道该去哪里。表叔决定就在二妮儿家门口过一夜。第二天醒来还是不见有人来,表叔确信这没人住了,站起来活动发麻的腿脚,摸了摸二妮儿家的门,转身低着头往火车站走去。

表叔回到了家中,工友们都凑到了昏暗且拥挤的小房间里,他们七嘴八舌地问着什么。表叔目光呆滞,只看到一张张合了又开、开了又合的嘴。过了许久,不知谁问了一句什么,表叔突然一个激灵,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那滨海城太大了,我给迷路了,又记不住闺女的电话,就只好回来了,下次有机会让闺女来接我去!工友们有的大笑,有的咋舌说:“你这人怕是这辈子都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吧,去看闺女竟然还把自己给搞迷路了。”“你这老东西也太没出息了吧,这辈子也就才出这么一次门,居然还没找着闺女,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工友们嘴里免不了对表叔数落与嘲笑,表叔也就呵呵地笑。表叔这几天像丢了魂似的,活也不干了,工友们都挤兑他,“去了一趟滨海城回来谁还有心思干活呀?”

表叔独自一人到老坟山去,站在老坟山山顶上,学起了狼叫。这一次的狼叫,不像他教二妮儿壮胆那样的狼叫。他的狼叫中夹杂着呜呜的哀怨声,像是在呼唤着谁,让人听着不免感到心中一阵悲凉。

老坟山上传来了狼叫声,一声一声地传到了二妮儿的心里。那天二妮儿的确看到了表叔,还在房间里写作业的她,听到了敲门声,以为是出差的爸爸、妈妈回来了,她兴奋地跑到门边踮起脚尖,透过猫眼看到的是表叔那张苍老的脸,他眼窝深陷、嘴唇干裂,脸上的皮肤都皱到了一块,身上的衣服洗得泛白,脚上的鞋也是五年前她陪表叔买的。二妮儿看到表叔,不禁想起自己,初来乍到时班上的伙伴没有一个人愿意跟这个乡下来的孩子玩,大家都嫌弃她。二妮儿慢慢地收回了放在门把上的手往后退,回了房间。到了晚上她还是不敢开灯,晚饭也不敢吃,早早地便睡了。可是这一夜二妮儿睡得并不好,她梦到了小时候骑在表叔肩膀上去赶集,表叔花了几毛钱给她买了个糖人,二妮儿坐在表叔的肩膀上,欢快地吃着糖人。糖人没吃完就化了,滴到了表叔的头上,表叔也不会恼火。

她再也睡不着了,坐了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蹑手蹑脚地来到了书房,打开电脑想要看看门外的监控视频。画面里表叔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窝在门口,像极了一个没有家的流浪汉!

深秋的夜也并不怜悯表叔。他手里的什么东西掉了,就在那一刹那,表叔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就醒了,迅速将东西捡起来,抱紧布包又闭上眼睛。二妮儿分明看到,被表叔抱在怀里的布包是她上小学时表叔帮她缝制的书包,被拾起的东西是她给表叔留下的地址。二妮儿的心被蚂蚁啃噬著,站了起来,跑到门边把手搭在门把上。一霎那,她的脑海中又浮现了梦中的画面,耳旁又传来了梦中魔鬼般的声音。她始终没有勇气打开门。

这一夜父女俩一个在屋内,一个在屋外,做着同样的梦。

二妮儿再一次睡醒时抬起头,画面里除了冷清的走廊,什么也没有了。她猛地站起来,杯子摔到在地上,碎了也不管,她跑到门边打开了门,喊着:“爸爸!”可是走廊空了,她的心也空了。二妮儿虚弱地靠着门滑坐到地上,她忘了脚上被玻璃划伤的疼痛,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表叔独自一人站在老坟山上,学着狼叫。一声声呜呜的叫声,向滨城传去。这时,电话响了,他愣愣地看着那串陌生的数字,按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了二妮儿的哽咽声。

责任编辑   蓝雅萍

猜你喜欢

妮儿表叔门卫
过法门
神机妙算
门卫
“小黑妮儿”
过法门
过法门(散文)
表叔的幸福生活
谎言也是一种爱
其实我也是这样的
表哥不是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