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丑角

2019-11-22顾芳源

幸福·悦读 2019年10期
关键词:戏班子当家的防空洞

顾芳源

站在舞台中央,他手持降魔杵,對台下鞠了一躬。

“丑!你干什么呢?让你收拾个后台怎么那么费劲!”有人吆喝着。

丑角讷讷地垂下手中握着的拖把。台下本空无一人,他打扫完,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刚为他披上金色披风的灯光,回到柴房。

丑角从小就梦想在戏班子里当上一名主角。但他去班子大当家那里鼓起勇气说这话时,只得到大当家给的一面镜子。

这是让他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呢。

他脸涨红了,但不死心,又去求大当家。好不容易大当家才松了口:“那你留下做个丑角吧。”

他感激涕零,给大当家叩了三个响头。

丑角从此没有了名字,所有人只叫他“丑!”

丑角仍然没忘记小时候的梦想。夜里他枕在观众丢弃的菜叶子上睡觉时,仍会做一个万众瞩目的梦。

后来,战争的炮火打醒了这个梦。戏班子解散了,丑角也跑去参了军。

他领到一柄破枪管子。和大当家的辞别时,大当家的叫住了他,送给他一套金色镶边的红色戏服。

丑角却不敢穿上,他突然觉得自己确实不配做个主角。但他好好收下了戏服。

半夜三更,丑角放哨的时候,总挥舞着破枪杆子,无声地唱戏。

战事越来越逼近了,炮火打到了丑角所在的小镇。丑角和其他士兵们领着乡亲们躲进防空洞。敌机飞来,在镇子上空转了又转,却不离开。

天色渐渐黑沉,防空洞里的人们更惊惧不安。老人们不住垂头叹气,有些跪坐着乞求上天能躲过这一劫。年轻的妈妈们捂住孩子的嘴,生怕透露出一丝声音。一个襁褓中的小小婴孩花一样娇嫩的面孔渐渐变得青紫,抱着孩子的母亲低头一摸,猛地捂住自己的嘴,才将那声惊叫硌在喉咙里,只有悲切的泪水滚滚落下。这灾,何时是个头!

没人发现丑角不见了。

忽地,悲凉的歌声从远处传来,敌机闻声而去。

有胆大的人小心地将头探出防空洞。

是丑角!他身穿那套耀眼的金边红戏服,手中舞着破枪杆子,在苍茫大地上放声歌唱。

“轰!”“轰轰!”连续不断的爆炸声响起了。

正是丑角找到了敌人存放弹药的地方,借着夜色沉沉引敌机过来,引发了这一系列的爆炸。

黑夜似昼,火光漫天,照在主角的身上。好似天地间只余他一人了。

丑角用枪杆撑着地,缓缓鞠了一躬,再没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座无虚席。

摘自《金山》

猜你喜欢

戏班子当家的防空洞
过堂
过堂
臭弹
对台戏
进防空洞纳凉有讲究
中国农村戏班子正在消失
监狱里的戏班子
对台戏(小小说)
建筑物基础下废弃防空洞处理技术实例
跪拜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