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谈古论今说“好色”

2019-11-16杨君

青年文学家 2019年29期
关键词:传情好色宋玉

作者简介:杨君(1955.10-),男,汉,安徽六安人,中学高级教师,研究方向:文学。

何为好色,狭义地说,好色即是指时下社会上一些男人对女色的喜好和追求。《诗经.关雎》上说:“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毬。”几千年前,诗中所写的这个“好毬”的男子,猜想大约也就是这样的所谓“好色”之人吧。

可以设想,春天到了,清晨,一美男正在河边上行走,突然看到了一个秀色可餐的女子,飘散着长发也在河边上漫步。女子身姿婀娜,步履轻盈,目似秋水,腰如小蛮,口若点丹,美似天仙,男子顿时像受到磁铁吸引一般地爱上了她。

男女相悦,是人的自然本性的流露,自古以来连圣人也不否定它。孔子就说过:“饮食男女,人之所大欲也。”意思是,要吃饭要喝水是人的本能,哪有一个大活人不需要“吃”和“喝”的呢?而男女相爱,阴阳交合,也和吃饭喝水一样重要啊,都是人的情感、生理的本能需求,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然而自古以来,人们却把男子“好色”视为品行不端。登徒子对楚怀王说:“宋玉这家伙大王不要理睬他,他太好色了。”楚王问:“宋玉怎么个好色法,倒请你说说。”登徒子便说开了。楚王于是找来宋玉,严厉批评他好色的事。宋玉说:“冤枉啊,大王,登徒子这小子那才叫好色呢!他老婆长得三不像人,四不像鬼,还为他生了五个子女。他要是不好色,哪会这样呢?”楚襄王终于没有相信登徒子的话。

孔子还说过,在茫茫大千世界,滚滚红尘中,“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承认当前情况下,“好色”多于“好德”是比较普遍的现象;浪子画家唐伯虎也毫不隐瞒地在诗歌中写道:“头戴花枝手把环,听罢歌童看舞女。食色性也古人言,今人乃以之为耻。”

在历朝历代中,对“好色”之议论最为全面通透、不隐不遮不盖者数清代诗人袁枚其人。袁枚是淸代乾隆时代的性灵派诗人。在“性灵”派诗人中,袁枚和赵翼最为相得,到一起时,无话不讲,无心不谈。有一次,赵翼去外地游览,路过南京问袁枚:“色可以好吗?”袁枚答道:“当然可以好!”赵翼又问道:“色为什么可以好?”袁枚道:“惜香怜玉而不动心的人,那是圣人;惜玉怜香,而动心的,那才是人;至于不知惜玉怜香的,那简直是禽兽。人不是禽兽,哪有见美色而不动心的呢?知道惜玉怜香,这正是人与禽兽的区别。如今世上讲理学的,动辄以好色为戒。世上没有柳下惠,谁能坐怀不乱呢?男女相悦,这是天地生万物的本心。古代卢杞家中无小妾,但他仍是小人;谢安携妓出游,他终是君子。所以好色与人品无关,大可不必忌讳自己好色。”赵又问:“何为好色?”袁枚说:“此问题一言难尽,像那种穷秀才抱着家中黄脸婆,自称好色,令人绝倒矣!”按照袁枚的说法,登徒子那么爱他的丑老婆,也自然不算什么“好色”了。

袁枚不惮人谓己“好色”,曾以“护花使者”自居,为苏州名妓金三姐者请命,一时被大街里巷传为美谈。

数百年前,袁枚即大胆为“好色”正名,谓“好色”不关人品,对人绝不可以“好不好色”论高下,这不能不說是一个极其大胆的见解。

其实,关于好色不好色,还要涉及到一个更具体的问题。

照一般人看来,好色即淫,无非是一个“淫”字作怪,因其“俗滥”, 所以容易受到攻击。谓好色即淫,其实这是把“好色” 问题庸俗化了。

明代戏剧家李渔在其戏剧《怜相伴》中借孝廉之女曹语花对丫环留春说:“呆丫头,你只晓得‘相思二字的来由,却不晓得‘情‘欲二字的分辨。在肝膈上起见的叫做‘情,在袵席上起见的叫做‘欲。若定位袵席私情,才害相思,就害死了叫做欲鬼,叫不得个情痴。从来只有杜丽娘才说得个‘情字”。可见,在一个正统的学者或文学家看来,“好色”者追求的目标,绝不是那个令正人君子作呕的“淫”字,而是以人品和心灵美为前提在肝膈上起见的“情”字。“发泄儿女真情”,主张宣泄男女纯情意识,为追求男女之真爱之心,情愿做个情痴色鬼,像柳梦梅和杜丽娘那样的起于肝隔上的生死纯情之爱,才能真正称得上“好色”哩。

有学者研究,贯穿整个《红楼梦》内容情节的十六个字为“因空生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其中“由色生情,传情入色”,是佛教“悟空”的重要过程。在曹雪芹看来,一个人信佛学佛,不是随便就能“悟空”的,其间必有“由色生情”和“传情入色”的过程。而由自色而生和自然而入色的“情”又绝非一般之情,而正是如元代诗人元好问在词中所说的,是能“直教人以生死相许”之真情。而只有这样的人,方可称得上“好色”!

求其实质,“好色”一词本义如此,我们不是更拥有了没有鄙弃“好色” 一词的充足理由了吗?

人是万物之灵。人的“好色”之心本乎自然,但若不加控制,使之成为澳大利亚这块土地上外来的兔子,势必会泛滥成灾。但扼其泛滥势头的办法又绝不是“存天理,灭人欲”之举所能解决的。而只能以“发乎情而止乎礼义”的方法来加以规范。正如《登徒子好色赋》中的章华大夫在文中所说:当一个人真为美色所动时,你就要牢记道徳规范,口诵《诗经》古语,遵守礼仪,就不会有什么越轨的举动了。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一再提倡“纯情意识”,认为只有做到“纯情”二字,才能让人脫离“俗滥”,不致成为俗物欲鬼。当年宋玉说自己三年不为东邻之子所动,看来也是不真实的。其中他对东邻之子应该是有爱的,但却因心灵的理智之光,而没有像登徒子所说的那样走极端,因而他才有可能受到后世的普遍尊崇。

猜你喜欢

传情好色宋玉
团扇
下雨了
人见人爱的“子”
壮乡三月赶歌圩传歌传情传知音
好色升温
在印度拉贾斯坦走“好色”之旅
语文课堂中的情感教学艺术
好色与偷色
魔法传情
如果男人不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