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粤东北地区客家方言的起源与发展现状

2019-11-02詹嘉翔

赢未来 2019年6期
关键词:方言

詹嘉翔

摘要:在中国浩瀚历史的长河中,客家文化占据着重要一席。随着近代中国史中客家籍人物的出现,客家文化逐渐为人们所知晓。客家人留存着自身独特的文化、语言、习俗。但当下客家文化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首当其冲的就是客家文化的载体——客家话。我们应该行动起来保护客家方言。

关键词:客家话;方言;消亡;保护方言

1 粤东北客家方言起源

客家话的形成与历史上客家先民的六次迁移密切相关。最早在秦统一六国后,秦始皇委派大将赵佗,挥兵五十万南下岭南,攻百越、修灵渠。在今广东龙川县(赵佗曾为龙川县令)纯客住县中,至今仍有四个姓氏族群是赵佗南下时北迁过来的北方汉族裔。第二次迁移是东汉末年黄巾起义、三国纷争以及随之而来的魏晋南北朝时期。这一时期北方汉人大量定居于长江、淮河、赣江流域,不仅只是“永嘉之乱、衣冠南渡”,更重要的是为江南南地区带来先进生产技术,为南宋经济重心南移奠定基础。第三次是唐末藩镇割据、黄巢起义时期。这一时期客家先民真正有了“客”这一称谓,史称“客籍”。第四次也是最为彻底的一次是南宋末年,北方辽国的建立及蒙古人挥师南下灭宋,使北方传统汉人几乎绝迹,江南客家先民尽数迁至华南赣闽粤地区,客家文化初具雏形、客家话基本形成。第五次是元末明初的洪武迁民、休养生息政策时期的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第六次则是清中期填四川移民以及清末太平天国事变前后时期。这一次迁移使得客家人扩大了迁移范围,飘向东南亚、欧美等地,令客家文化影响力扩大,客家方言由此走向世界。

以上是从历史正序来说明的,当然,我们也可以通过反证法来证明客家话的形成。客家话虽未全然继承中原中古汉语雅音,却大部分继承并保留了中古汉语的发音,加之粤东北山地阻隔,客家话音韵的传承相对完整,使得反向应证客家话起源成为可能。客家话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唐宋。客家话有完整的入声韵尾,与唐宋中古汉语有明显承袭关联。唐代《切韵》将地区音韵分为南朝音和北朝音。其中客家话6声18声母75韵母基本与唐朝北朝音相吻合。用客语朗诵中古汉语作品,如唐诗、宋词,韵律方面比官话、普通话也更加吻合。另外,客家话中留存有大量疑母、喻母音,且极少出现唐宋以后才出现的轻唇音,与唐宋中古汉语最为接近。

此外,文献资料也可佐证。南宋庆元汀州教授陈一新在《跋赡学田碑》有云:“闽有八郡,汀邻五岭,然风声气习颇类中州(汀州系官方考证客家文化形成地)。近代国学大师章太炎也通过翻阅查证,选取63条客家话词语,用《说文》、《尔雅》、《方言》、《礼记》、《毛诗》、《战国策》、《老子》等古代典籍加以印证,说明客家方言的词汇与古汉语同源。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客家人从中原迁徙到南方,虽然族裔分布分散,但客家话仍自成系统,内部差别不太大,不同地区客家人相隔千山万水,但彼此可以交谈,不同地区客家话发展历程也大体一致。

综上可证,粤东北客家话起源于中国古代北方中古汉语。

2 粤东北客家方言发展现状

客家方言作为七大汉语方言之一,全球使用人口超过一亿,但由于近年来各方面因素影响,客家话成为七大汉语方言中消亡最快,人数锐减最多的方言,位于粤东北的世界客都梅州最为明显。究其原因,总结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2.1 粤东北客家原住民外迁

改革开放时期,大量以五华、兴宁、丰顺等县为代表的粤东北客家人迁居珠三角,谋求生计。这其中大部分人都选择迁移户口定居广府粤语片地区。这部分人的子嗣大多不会或不能熟练使用客家话。尤其是在粤语为主导的大环境下,年轻人更认为使用客家话是落后的表现,直接导致年轻一代客家人对客家话绝缘。在家中父母也因为子女的原因极少使用客家话,使得客语环境进一步透明,客家话随之消亡。粤东北地区的年轻人持续外迁、老人的逝去使客家话逐渐被人淡忘。

2.2 外来文化的冲击

上世纪九十年代,香港文化步入鼎盛,粤东北毗邻港地,大量赴港谋生的客家人带来许多香港文化产物,深深地影响了九十年代的年轻人。在珠三角谋生的客家人盛说粤语、唱粤语歌、照广府文化生活。许多在外出生的客家人皆粤语口音,甚至不会方言,大多听不懂家中老人所言,传承的可能性就更小了。近年来许多外国外省的娛乐文化也出现在了粤东北地区,进一步加深了对客家话文化环境的冲击。客家话正在逐渐透明化。

2.3 普通话教育的普及

为了适应改革开放、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需要,1986年国家把推广普通话列为新时期文化工作重要政策。在校园、家庭中提倡使用普通话,一味地强调普通话的重要性,往往忽略了方言的生存与传承。普通话是以河北承德滦县口音为蓝本确立的官方用语。使用普通话,意在促进交流、加强民族融合、加快经济发展、增强文化国际影响力。但需注意的是,一座城市之所以为人们所铭记,是因为不同地域的文化特点、语言。而语言恰恰就是一方文化最重要的载体。没有了客家话传承的客家文化,那只是商业汇演,文化传承作用几乎为零。

3 应对客家话消亡措施

3.1 对部分市政推行双语服务

在纯客住县、市推广双语市政服务,这既有助于保护客家方言,又有利于老年客家居民出行。例如在行政服务中开办客家话窗口,提供客家话业务指导;在公交车上增加客家话停靠站点播报,缓解老年客家居民出行困难;培训客家话志愿服务者等等。目前所知,暂时只有汀州部分地区真正实现了客家话市政服务。

3.2 促进客家话走进校园

通过社会公益组织、政府宣传部门等渠道走进校园,定期举办客家话教学活动。地区学校文娱活动、美术、音乐等课程也可以与客家文化手艺人合作,以客家话传授客家文化。

3.3 与新媒体合作,推广客家话

2020年四月抖音娱乐短视频应用软件出台的关于禁止使用地方语言的措施是非常不可取的。这不仅仅使得包括客家话在内的方言难以传播,更是对方言环境的禁锢与抹杀。新媒体是年轻人为主要受众媒体的渠道,客家方言保护者应该充分利用抖音、哔哩哔哩、今日头条等新兴媒体平台,丰富年轻人方言环境,促进客家话传承。

3.4 开发与客家方言相关的文创产品,结合粤东北旅游业加强方言传承

借鉴文化创意产品的成功经验,开发于客家话有关的文创产品,例如故宫博物院朝珠耳机、“宫”系列化妆品等。方言保护者可以联系生产商,借助粤东北地区丰富旅游资源推广客家方言文创产品,向年轻客家人,外地游客传播客家话,刺激客家年轻人重拾客家话学习、使用热情。

3.5 与海外客家文化飞地合作,加深客家话影响力

海外客家文化飞地的华侨文化是省内各地文化,甚至全国少有的文化资源。客家方言保护机构可以充分利用起这部分资源,组织客家聚集区学校的年轻客家人出国旅行,通过感受东南亚、欧美国家客家人历尽艰辛,不忘祖言的事迹,感染年轻客家人。更可以在当地华人社区居住一段时间,鼓励年轻人使用客家方言,让其感受到客家话世界通用的特性,并对会说客家话感到自豪,为自己是个客家人而骄傲。

客家话是一门绝无仅有的传统方言,其重要性应该被每一个客家人所铭记。毕竟客家谚语有云:宁买祖宗田,勿忘祖宗言。

参考文献

[1]练春招,客家的迁移与客家方言的分布[J].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3(1):69-75.

[2]王福堂,关于客家话和赣方言的分合问题[J].方言,1998(1):14-19.

[3]王茂林,刘新中,戴震,粤语与客家话的接触与影响[c]//中国语音学学术会议.0.

[4]郭龙生.当代中国普通话推广政策的价值取向研究[J].当代修辞学,2004,(3):1-7.

[5]谭科宏.梅县客家方言中的部分口语词濒临消失现象——论梅县客家地区”阿话”在口语中的逐渐衰弱[J]北方文学,2019,(8):241- 245.

猜你喜欢

方言
鸟儿也有方言吗
论“揭示方言语言的奥秘”《川渝方言》
论“揭示方言语言的奥秘”《川渝方言》
让方言冒芽等于缘木求鱼
重庆·味道
方言文化在初中生物学教学中的渗透
试析陕西方言中的[]与大同方言中的
有一个讲方言很重的老师是种什么体验?
跟踪导练(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