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斑马凯撒(二)

2019-10-09[英]格雷·诺菲尔德

儿童时代·快乐苗苗 2019年8期
关键词:竞技场斑马野猪

[英]格雷·诺菲尔德

二、 罗马竞技场

前情提要:斑马朱立斯原本跟妈妈一起生活在非洲大草原上。不料,他被人类抓捕,跟野猪和狮子一起前往罗马竞技场。可什么是竞技场呢?

“什么?竞技场连杂耍的猴子也没有吗?”朱立斯哭诉道。狮子面露讥讽:“我告诉你,白马,你别想再见到你妈妈了。”说完,他就把朱立斯摔在地板上。

“斑马!”朱立斯喃喃道,“我是斑马。”

“希望你的马腿在海里能比在陆地上好使些。”狮子嘲讽道。狮子的话很快应验了。他们被放到了一艘船上,船又小又不结实,大海就像一匹兴奋的河马,颠得船上上下下。朱立斯想,这真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旅程。

过了好多天,也许是几个星期,朱立斯终于再次看到了陆地。船发出一声可怕的闷响后进港了。船刚停稳,“驾!”车夫大吼一声,马车噔噔噔跑上码头,从拥挤的人群中杀出一条路,飞奔而去。

“野猪,”朱立斯问,“你确定竞技场会很有趣吗?狮子说不是那么回事。”“相信我!”野猪冲着朱立斯喊道,“我的表亲认识那只杂耍猴子。”这次野猪的话并没有说服朱立斯。狮子似乎知道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朱立斯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看得他的大马眼都快掉出来了。“哇!”他惊呼道。

那椭圆形、有无数孔洞的庞然大物里传出数以万计的人同时讲话才能发出的噪声。在家乡的时候,朱立斯就不喜欢拥挤的湖边。可竞技场比湖边拥挤十倍。 “也许我们应该逃跑……” “别傻了,”野猪一脸严肃,“想象一下里面的气氛有多棒!”

朱立斯想象着杂耍猴子即将上场,但是,很快,他发现他们一行已经走过了竞技场的入口!“嘿!我们去哪里?竞技场在后面!”“你们有特别的通道!”车夫偷笑道。

他们走在隧道里,朱立斯被一股十分熟悉的味道熏到了。这是一股肮脏的动物发出的臭味,还有一股大便味。他抬起头,透过昏暗的光线,看见了一个个钢铁笼子。

“听着,”朱立斯小声对野猪说,“狮子是对的,我们必须想办法逃——”话还没说完,朱立斯和野猪一起被粗暴地扔进了一个又脏又臭的笼子里。“谢天谢地!”朱立斯边说,边擦着眉毛上的汗,“是长颈鹿。等等,这个长着又尖又长嘴巴的是……”

“鳄鱼!快逃命啊!”好像事情还不够糟一样,铁门又打开了,下船后就跟他们分开的狮子也被扔了进来。野猪和斑马一起冲到笼子门口,抓着门栏又是摇又是拉,想不顾一切逃出去。“等等!”鳄鱼温和地说,“我是一个素食主义者!我保证,我不会吃你们任何一个。” “没错,条纹马先生,”长颈鹿说,“除了稻草和树叶之外,我没见过她吃其他东西。”朱立斯好奇地打量长颈鹿。“你为什么要穿尿裤?” “哈哈,”长颈鹿说,“这是兜裆布,是角斗士的衣服。我叫阿尼,日后也将成为一名角斗士。”

“角斗士?”朱立斯问,“他们是干什么的?” “角斗士是战士,他们在竞技场里对打,看谁厉害。现在,他们就在我们头顶上比赛呢。”长颈鹿扬扬脖子。果然,头顶上传来人们轰隆隆的呐喊声,石灰都从石墙上被震了下来。

“你好,米卢!”长颈鹿阿尼冲着角落里的狮子欢迎道,“又回来了?”

哦,上帝啊,

不会是你

们这些傻

瓜吧……

“等一下!你认识狮子?”朱立斯脱口而问。

“当然,”长颈鹿说,“他在逃跑前,可是最厉害的狮子。”牢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巨大得像个桶一样的男人站在门口。“现在,该上场了!”他甩了一鞭子,“你也上,白马!”

朱立斯的胃里好像有几百只蝴蝶翻騰起来,他甚至想不起纠正那男人。我们不是来参观竞技场的,他想,我们是在竞技场上的!

在鞭子的逼迫下,大家走过通道,走进一只铁笼子。笼子慢慢地往上拉,左摇右晃,剐蹭到了墙壁,发出尖利的咯吱声。突然间,笼子不动了。朱立斯太害怕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头顶上一块地板门被打开,一股狂风窜入,冰冷刺骨,吹得朱立斯直打哆嗦。突然看见阳光,他们的眼睛都刺得睁不开,耳朵里听见不同号角在齐鸣,还有观众不约而同爆发出的吼叫声。笼子的门被打开了。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竞技场斑马野猪
竞技场的数学之谜
场外竞技场
红鞭炮
奥运,足球继续
战车赛风云四起
注意,斑马也来抢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