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斑马凯撒(一)

2019-10-09[英]格雷·诺菲尔德

儿童时代·快乐苗苗 2019年8期
关键词:白痴竞技场斑马

[英]格雷·诺菲尔德

一、 命运之日

斑马朱立斯和妈妈住在非洲大草原。朱立斯经常会觉得无聊,特别是星期三。因为那是妈妈规定的湖边喝水日。朱立斯讨厌那个湖。湖边所有动物都很臭,还很呆!更别提时时刻刻都生活在被湖边猛兽吃掉的恐惧里。

“妈妈,湖里有鳄鱼,还是找个水坑喝水吧。”又到星期三了。

“不行!”妈妈抬起前蹄说,“你又不老,又不蠢,他们怎么可能抓住你!”

“但是湖水太臭了!” 朱立斯哇哇大叫,“鳄鱼和河马在湖里又拉屎又拉尿。”

妈妈一蹄子踹在朱立斯屁股上。朱立斯只好低头去喝水。一股腐烂的味道从湖里散发出来,钻进了朱立斯的鼻子,这太令人作呕了。

“别担心!” 有一个很轻的声音冒出来。朱立斯看到一只肥肥的小野猪,正咧着嘴巴对他笑。“你很快就能习惯的。”此时,突然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一群角马冲了过来。长颈鹿、羚羊和斑马紧随其后,他们边发声警告,边哭着喊救命。

妈妈呢?她在哪里?朱立斯回头一看,妈妈早已不见了踪影。“快走,没时间了……”身后野猪的声音里透出极大的恐惧。只见一只狮子的轮廓在前方的雾霾中慢慢露出。朱立斯吓了一跳。这时,从河对岸又传来一阵像狼一样的咆哮声、嗥叫声,朱立斯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恐怖的叫声。他和野猪用最快的速度迈着各自的蹄子,飞速逃窜。当他们在山上松松的红土地上跳跃时,脚下突然塌方了,他们直直落到了一个大洞里。

“哪个白痴挖的洞!”朱立斯一边尖叫,一边把野猪毛茸茸的猪屁股从脸上推开。紧接着,一团裹着毛的骨头砸在了他身上。他拼命地想要把那个大块头推开。“为什么白痴都要摔在我头上?”

“誰敢叫本王白痴?”朱立斯和野猪立马知道了掉下来的是谁,他们疯狂地扒拉着洞壁,大叫道:“狮子!有狮子!快把我们弄出去!”头顶咔嚓咔嚓的折断声和犬吠声盖住了他们的哀鸣。一张网兜罩住他们仨,把他们从洞底拉了出来。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头戴鸟帽子的男人。“扔到最后那个车厢里!”这男人冲其他没有鸟帽子的人喊道,手里的木棍指着远处的一列大车。

“救命!救救我!” 可怜的朱立斯不敢相信他的运气这么坏。他本来自由自在,一转眼却和一只野猪、一头狮子关在了一起。他拼命向车窗外呼叫。然而,没有人理会。只听那个男人喊:“快点把这些畜牲送走!要是赶不上船,把你们统统扔去竞技场!”

朱立斯战战兢兢地转过身,然而,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狮子看上去对他们一点兴趣也没有,相反,他很累,蜷缩着身体,躺在地板上。

“别担心,我的朋友,”野猪看来已经恢复了精神,出言安慰道,“我们不会有事的。那个头上插鸟毛的人是个罗马战士。”

朱立斯面露困惑:“鹿马?鹿马是哪种马?”

“罗马不是马。”野猪咯咯笑着说,“罗马在海的那一边。”

“罗马佬要把我们带去哪里?他们想要对我们做什么?!”朱立斯呜咽道,他怕被颠下车,紧紧抓着车窗栅栏。烈日当空,车厢闷热,朱立斯口渴难耐,渴到都开始怀念他曾经嫌弃的臭湖,当然他也想念他的妈妈。

“竞技场,”野猪说,“我听到他们说的。我们可能是受邀去竞技场看比赛,这真让人兴奋!”当提到“竞技场”的时候,狮子抬头看他们。

“竞技场有什么?”朱立斯问。

“哦,很多很神奇的事情!”野猪尖着嗓子说,“有会杂耍的猴子,有会骑马的狗。”竞技场让朱立斯的心情好起来。虽然他被塞进一个破破烂烂的车厢里,然后会被扔到一个鬼都不知道的地方,但如果那里很好玩而且可以做游戏,那也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闭嘴!”狮子突然吼道。

“得了吧,你这个坏脾气的家伙!”朱立斯一时忘记了害怕,竟然冲狮子吼回去。狮子一跃,跳到了朱立斯身边,一爪锁喉。

“我没有开玩笑,”狮子低吼道,把鼻子顶到了朱立斯的脸上,“你这个愚蠢的朋友可能觉得他无所不知,但他其实一无所知。那里没有乐趣,没有游戏,去了就再也回不了家了。”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白痴竞技场斑马
竞技场的数学之谜
秀逗蘑菇村
场外竞技场
红鞭炮
奥运,足球继续
白痴和饭桶
战车赛风云四起
注意,斑马也来抢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