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陌生化效应”的杠

2019-09-12李雄安

东坡赤壁诗词 2019年4期
关键词:晒场云霞蝉声

李雄安

古人云:“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又说:“若无新变,不能代雄。”创新是诗词创作的生命。唐诗专家林庚先生曾说:“唐诗为什么好?就是因为唐诗直到现在都还能使我们读来感到新鲜,一千多年下来还是新鲜的。”这种新鲜感,在文学心理学上就叫“陌生化效应”。

当我赏读毕太勋君的诗词时,扑面而来的,不仅是飞扬的文采,更多的是清新亮丽的荡胸灵气。

霍克斯《结构主义和符号学》告诉我们:“诗歌艺术的基本功能是对受日常生活的感觉方式支持的习惯化过程起反作用……诗歌的目的就是要颠倒习惯化的过程,使我们如此熟悉的东西‘陌生化;‘创造性地损坏习以为常的、标准化的东西,以便把一种新的、童稚的、生气盎然的前景灌输给我们。”而人们的心理体验,总是认同与求异相伴相生的。全然陌生的不常见、甚至反常的事物不容易接受。完全熟悉,习以为常的东西又熟视无睹。当他去接受迎面而来的语言信息时,他总是用一种由若干生活经验与阅读经验积淀而成的先在经验图式去验证之。这就要求“陌生”与“熟悉”之间,必须同时有一定的“同形度”和“差异度”。这才能使欣赏者,既乐于认同,又能产生新鲜的审美感受。

毕太勋君深谙“陌生化”艺术之精髓,运用多种手法落实在诗词创作中。这里只重点地分析他娴熟地运用“错位嫁接”的艺术手法,践行“陌生化”而绽放的灿烂诗花。

错位嫁接法,是指将常人看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东西,在诗人笔下混为一谈,让人耳目一新,取得出新、出奇、出人意表的特殊效果。

例一,《虬川河》:“九曲虬川抱日流,滋红润绿灿金秋。天边渐白帆催梦,虾蟹云霞一网收。”有专家品评此诗结句“虾蟹云霞一网收”是一个浪漫的美梦。真是一语破的。虾和蟹可以用网捕捞,云霞怎么可以捞取呢?不是荒唐可笑的事吗!其实,在荒诞背后另有隐情。出自农村,成长在水乡的作者,有丰富的捕鱼经验和深刻的生活体验。在捕鱼收网时,渔网重量超常,断定鱼群入网,心里一高兴,劲就来了,浮想联翩,就以为连鱼虾夹带映在河面上的云霞都捞上岸来。连云霞都有了重量,喜悦之情自在言外。如果不这么写,按照原生态照像式地呈现实景,把诗句改为:“虾蟹云霞流或收”,那就索然无味了。这是虚与实错位嫁接的典型例子。又如“九曲虬川抱日流”,“天边渐白帆催梦”等,皆属此类。

例二,《秋收》:“几遍秋风催稻黄,夕阳欲睡倚山旁。驾机割断双钩月,一垄蝉声运晒场。”这首绝句有专家赞许道:“拟人不露声色!秋风几遍催,令人神往。夕阳斜倚山旁昏昏欲睡,这么惬意,真令人神往。这一幅图景越想越妙,真大手笔也!”

妙在何处,大手笔铸造了哪些亮点,评论家未述其详。笔者以为妙在“错位嫁接法”的妙用。本来嘛,秋风哪知道催促稻谷变黄呢,收割机、脱粒机哪能割断“双钩月”?蝉声怎么搬运呢?乍看都是奇谈怪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倒引起我想起一首朦胧诗来了。大意是写一个酒徒大醉后,酒斟在酒杯子里涌起泡泡,溢出酒杯外,竟变成了明亮的路灯。在常人看来,是不会出现的怪圈。但在醉酒的人来说,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亲眼所见”的事实。这确是常人不曾有的幻觉。又正是有关当事人在特定情景下,特殊情感的折射。由此类推,便容易理解《秋收》中为丰收付出艰辛劳动的农民,疲惫难奈时的感情折射物。“夕阳欲睡”其实是主人公思睡。“驾机割断双钩月”,其实是忙到深夜,月亮下岗了。“一垄蝉声运晒场”,其实就是脱粒机开动时,响声盖过蝉声。脱粒机关机后,才聽到蝉声响彻晒场夜空。由此再进一步升华诗的主旨,不正是“幸福是奋斗得来的”艺术图标吗?!总之,作者在新诗性思维的驱使下,把属于天时范畴的“双钩月”与属于空间范畴的“农业机械”错位嫁接,给读者以美的享受。“鱼满船舱带月归”“一堤青梦绿苍穹”等诗句,都属此类。

例三,《鹧鸪天·春满虬川》:“细雨如烟笼柳堤,虬河石砌自高低。秧苗滴翠田畴绿,麦浪涌金日影迷。蛙擂鼓,燕衔泥,铁牛欢唱奋轻蹄。村姑晨起银锄舞,一尺红巾飘垄西。”该诗我曾评点道:“作品描绘了一幅鲜活的春耕画图,色彩绚丽,声响和悦,虚实错杂,风情迭宕,新人耳目。”只说到“新”,但不具体,不深透。今天看来仍是妙用“错位嫁接”的成果,比如说,“虬河石砌自高低”,为常人所不解,石砌本是人为的,怎么“自高低”?一般人也只空洞说教式的解释为作者运用了拟人手法而已。这一手法到底有何理论根据,是否合乎艺术规律,则置之脑后。我以为修辞学上的拟人法与“错位嫁接法”同出而异名。在我国古典哲学和文学范畴内,都奉行“天人合一”。庄子在《齐物论》中写道:“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这就是说山水即我,我即山水。从哲学角度看,人是主体,物是客体。把人为的石砌说成自为,这就是主体与客体错位了。从文学角度看,唯如此方能写出有生命的山水诗来。这就是主客错位嫁接的典型例子。“秧苗滴翠田畴绿”等诗句,属于此类。

纵观作者的诗词,艺术形象与原生态形象差别甚大,经过感情的炮制力度也大,既不是直接无依托的宣泄感情,也不是纯客观的描述生活情景,而是将提炼出来的生活特征和情感特征,在艺术想象中交汇融合,形成了艺术感觉。本来感情是艺术审美的基础,但感情不容易直接感染读者,只有被同化了的感觉才有感人的魅力。

猜你喜欢

晒场云霞蝉声
蝉声
望洋兴叹
揠苗助长
买椟还珠
玩具
蝉鸣
新疆安集海镇辣椒晒场
听蝉
蝉声这道菜
父亲的晒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