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谢静与海湖新区后花园的故事

2019-08-22董得红

雪莲 2019年6期
关键词:西宁市荒山西宁

董得红

2018年12月3日开始,青海新闻网、《西宁晚报》等媒体相继报道了西宁新增5家国家级3A景区的消息,其中有西宁市鳌林景区。

说起西宁市鳌林景区,有近10多年的不了情。话还得从2002年夏日的一个下午说起。那时我在省林业调查规划院工作并担任副院长,负责业务工作。那天下午一对中年妇女走进我的办公室,其中一个自我介绍说她姓谢,叫谢静,是青海绿通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承包了西宁市火烧沟的五千多亩荒山进行绿化,已投入资金一千多万元,花完了全部的积蓄。可荒山绿化还需要大量的资金。她想做个荒山造林绿化项目,争取国家的投资。现在连编制规划的费用也没有,要我免费给她编制规划。与谢静同来的是她的一位朋友,给我详细介绍了谢静承包绿化西宁市火烧沟荒山的经历。

谢静原来是一位企业家,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谢静创办了青海绿通实业有限公司,开发生产了青海“高原王子”品牌的远红外床上系列用品。作为一家企业的董事长,她原本可以把企业做得更大,自己也可以过上殷实安宁的生活。可是,为了一个梦想,这个倔强的高原女子,把自己的青春年华、家庭幸福和钱财全部慷慨地奉献给了一片荒山。

那是1999年的一天,谢静没想到,与朋友的一句戏言,竟让自己的后半生与荒山和树结了缘,也与艰辛和另一种快乐结了缘。那天一位朋友开车带她到了火烧沟西山。光秃秃的山头,让人觉得荒凉而刺眼。当朋友说他承包了荒山上的1630亩荒地造林后,谢静不假思索地说:“好啊,你把火烧沟全包上,一年后你就可以把它变成大森林了。”听着她轻松的口气,朋友激她:“说得容易,要不你把对面的山包下来,一年后也把它变成森林。”

没想到朋友的一句戏言,竟让她走上了一条艰难而漫长的绿化之路。2000年,谢静以绿通公司的名义承包了火烧沟西山5000亩荒山荒坡。实际上,加上沟沟岔岔,她需要治理的荒山荒坡面积有一万余亩。

一个弱女子,在32岁时将自己和荒山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她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一条充满坎坷和荆棘的路。她成立了青海绿通实业有限公司,毅然拿出多年积蓄开始她的绿色梦。

火烧沟是西宁市西南端的一条较大的沟系,沟的两端连接着南山,从大沟系和山势来看是西宁南山,西宁城的沟道走势略向西偏,冬日里西宁人看到太阳从火烧沟西侧的山上落下,所以就叫西山。西山由多条破碎的沟坡组成,火烧沟是西宁有名的垃圾沟,西宁市区几乎所有的垃圾都倒在这儿,垃圾堆得有三层楼高。一刮风,塑料袋到处飞,刮完风,那些五颜六色的塑料袋有的挂在土崖上,有的挂在草墩上,更多的是挂在灌木上和堆积在沟岔里,满目萧瑟。一走进沟口臭气熏天。

这些情况,她之前是不知道的,以为只要花钱买些树苗雇人在山坡上挖坑栽上,浇浇水,剪剪枝,大干一年,就能完成当初夸下的海口,把火烧沟一年变成大森林。

第一次走进火烧沟,走到垃圾山跟前,漫山飞舞的塑料袋,令人作呕的恶臭味,人一靠近,轰地飞起一片苍蝇。谢静被呛得屏住了呼吸。但她知道自己已經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走自己选择的路。

要造林,首先得清理垃圾,整治环境。可清理垃圾不是件容易的事。火烧沟依然是人们倾倒垃圾的地方。谢静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动用大型机械进行填埋处理。可前一天刚清理干净的地方,第二天又会堆起小山似的垃圾。这样清理下去那是个头啊,情急之中,她多次找政府部门和村干部反映,终于让乱倒垃圾的人住了手。

还没栽一棵树,光填埋60万立方米的垃圾和前期投入,就相继花掉一千多万元资金。造片林竟这样难,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多年积蓄的资金用完了,她开始变卖家产,把自己住的大房子卖了换成小房子,硬是筹集资金400万元,继续她的绿色梦。

从听了谢静承包火烧沟荒山绿化的故事后,我被一个女人如此炽烈执着的绿色梦想而深深感动,火烧沟也成了自己时常挂念的地方,闲暇时去她的绿化区看看,也从报刊电视上关注起关于谢静绿化火烧沟的消息。她一边四处筹措资金,一边开始植树。转眼到了2004年,经过垃圾填埋处理等前期工作,基本具备了树苗栽植条件,她不误时机地开始植树。从大通购进50多万株沙棘、40多万株柽柳,还从银川买来国槐、白腊、新疆杨、云杉等树苗,开始构建梦中的大森林。

苗木买来了,若不及时栽植就会干枯,百余万株树苗靠几十个工人啥时能栽完啊?谢静又开始犯愁。情急中,她想起了部队。她到部队求援,部队领导听了她的诉说,被她痴情的绿色梦感动,答应派500多名战士帮她造林。谢静想着怎么感谢这些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帮助她的战士。她的脑海里浮现着儿时看过的电影中战争年代老百姓欢送八路军和解放军的镜头:老大娘、大嫂们胳膊上挎着竹篮站在村口,把竹篮里的熟鸡蛋一个个装进走过来的子弟兵。那天晚上,她煮了一夜的鸡蛋,第二天部队栽完树列队离开时,她给每个战士的衣兜里装了3个鸡蛋,战士们执意不要,谢静硬塞给他们,表示感激。

那时山上没有水,她雇人从几公里外的城区把水拉到山脚下,然后再一担一担挑到山上,一桶水只能浇灌一棵半树苗,她硬是让新栽的百万棵树苗都喝上了水。

西山太干旱了,她承包的荒山阳坡多于阴坡。西宁的年降水量不足400毫米,属于典型的干旱区。每天从市区拉水,再人工挑到山上给树苗浇,可后面的苗子还没浇,前面浇过的树坑又干了。第一年种下的树,大部分都死了,最后成活的不过几百棵。谢静掉泪了,她痛惜那些辛辛苦苦从外地运来,被一棵棵搬到山上,又小心翼翼栽植在坑里的小树苗,紧着浇水却依然成了枯树。在家里闷了三天,擦干眼泪,谢静又上山了,她放心不下山上的树苗。在天气转冷之前,她又带着几十名工人大规模进行秋季造林。第二年春天来临时,她又用540万元购置优质树苗,从山顶一直栽种到山脚。

有一次谢静带领60多名工人上山挖鱼鳞坑,不慎从山坡上摔滚下去。工人们当即将她抬回家,以为这下终日往山上跑的她可以静养几天了。可没想到,她用白酒擦了擦伤,第二天竟一瘸一拐地来到山上。谢静的倔强耽误了她右脚康复的最佳时间,从那时起,她的脚落下病根,只要天气转凉,右腿就开始疼,而且她还发现,自己的右腿因为那次受伤发生变形,竟然比左腿短了许多。

为了工作方便,她把办公室从市区搬到了山上,一天到晚埋头筹划她的“绿色计划”。造林最关键的时间,孩子要上小学,山上太忙了,她顾不了孩子,只好把孩子托给一位老师,十天半月才接一次,而这一托就是三四年。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2011年的深秋。10多年过去,与谢静已是老相识了,经一位朋友提议,与谢静联系,到火烧沟去看看她的绿化地。那天是10月10日,谢静的车载着几位朋友向西山走去,一路走,谢静一路给我们讲着这几年造林工作的艰辛和遇到的许多好人。原副省长、西宁市南北两山绿化工程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植树造林老模范尕布龙多次到火烧沟指导她造林,得知造林资金紧缺后,就用自己刚获得的“第一届母亲河奖”2万元奖金买来两万棵树苗送给她。当时已80多岁高龄的老革命、老党员、青海延安精神研究会会长、原省委书记马万里,老红军、原青海省政协副主席、延安精神研究会副会长黄太兴等到绿化区考察,协调绿化区内的矛盾。马万里一有机会就对火烧沟西山的绿化工作呼吁。原副省长马元彪也时常上山给予关心鼓励。

一说到尕布龙,我突然想起,报纸上和电视里报道了副省长尕布龙于前天去世的讣告,今天上午8点在西宁殡仪馆举行遗体告别仪式。谢静听后突然把车停在路边动情地说:“这几天忙着秋季补栽和灌溉,电视没顾上看,老人家走了都不知道。我要去送送尕省长!”我说已经9点多了,赶不上了。谢静的眼里滚出一行泪珠,车在路边停了些许又开始缓行,一路上大家都默不作声。我们知道谢静沉浸在对尕布龙副省长的深深怀念之中。一条弯弯曲曲的沙路盘山而上,山坡上的杨树、槐树、沙枣树和沙棘、丁香、榆叶梅、柽柳等灌木都已落叶,只有云杉和油松依然翠绿着,树冠下的杂草开始泛黄,快到山腰时路两边绿化带的波斯菊却开得正艳,波斯菊花丛中立了许多奇石,给寂静的荒山增添了些许生机。

弯弯曲曲的山路,谢静如走直路,我们在车里晃来晃去,看得出她对这条山路了如指掌。她把车一直开到一个山顶,然后对着山坡说,你们看这座山像什么?这里已发现了自然景点9处,有“神龟山”“蝙蝠山”“元宝山”“罗汉山”“喜鹊台”“玉女峰”“佛陀山”“九龙山”“鳌鱼山”。大家顺着她的手势看过去,一个个景观形象逼真,各个景点栩栩如生。特别是正在植树的那面山,确实像一条传说中的鳌。谢静说她要起名这片绿化区为“鳌林景区”,并向有关部门申请批准。沿着山顶向下走,大家又惊叹谢静对这条山路这么熟,谢静又陷入对往事的回忆:造林初期没有路,靠两条腿爬,走到山上就得一个多小时,空着手就走的人上气接不上下气,搬运苗子、挑水上山就更辛苦,工作效率也很低。她下决心要把路修通。请不起公路设计单位,她就自己在现场设计,一边选择路线,一边指挥推土机。通往山上的第一段宽5.5米的盘山路,是她跟着推土机,拿一张白纸画、靠两只眼睛测量和一副嗓门吼出来的。后来的近30多公里山路,她都是按宽6米设计修成的,还在路旁规划了景观带,修路又花了一大笔钱,增加的景观带使修路费用更多,可她说,路修这样宽基本上是一步到位了,树木运送到山上更加便捷了。

2018年7月11日,谢静给我打电话说已经成林的森林下和林缘边长出许多以前没有的草本植物,听人说有些还是名贵的中藏药材,要我去看一下。在谢静的陪同下,我再次来到火烧沟西山。与7年前相比,谢静承包的“鳌林景区”已发生深刻的变化。依然是那条弯弯曲曲的山路,山路缠绕的山坡已栽满树。一片片、一丛丛杨树、山杏、沙枣、沙棘、柠条、丁香、柽柳与青海云杉、油松交织形成的森林分明地立在山坡上。林下的龙胆科植物椭圆叶花猫、川西獐牙菜已开出蓝色的小花,川西獐牙菜当地人叫茵陈或藏茵陈,喜欢生长在有树木遮阴的林冠或林缘边。谢静说的名贵藏药材,就是藏茵陈。在空旷地带一丛丛益母草正开着紫色的花,一只只黄蜂在花上采蜜。这些植物的出现说明昔日的干旱荒山已形成森林环境。

在一块叫喜鹊台的林地里,成群的喜鹊在钻天的杨树上飞来飞去,嘴里不停地嘎嘎叫着。走在林地边,不时地飞起一只只环颈雉。站在喜鹊台向东北眺望,海湖新区尽收眼底,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大厦从绿树遮蔽中拔地而起,西关大街、五四西路、海晏路一直延伸到新区的西边,与火烧沟风景区相连的海湖湿地公园蜿蜒崎岖,穿过海湖新区,随湟水河远去。谢静指着一片片山林说,这些树总数已达500多万株。按照西宁市火烧沟生态治理规划,火烧沟风景区将建设成火烧沟风景画廊,昔日的垃圾沟将涅盘成一处集生态修复、自然景区、乡村旅游为一体的生态休闲区,成为市民休闲游赏的后花园。“鳌林景区”已成为火烧沟风景画廊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成为海湖新区的后花園。

十八年来,谢静把自己所有的财富和精力都用在了火烧沟西山绿化上。她在荒山荒坡修建蓄水池8个,电灌站一座。5000亩森林见证着荒山披绿的梦想,也见证着一个女人从三十出头到五十岁的易逝韶华,更见证着她当年夸下的造一片森林的海口。十八年里,除了2003年初春,谢静因积劳成疾患了肺病咳血的情况下,在家休养了一个月之外,几乎一天也没离开过荒山。

承包荒山前花几千元钱买一件衣服,从没心疼过,可自打把钱投到山上后,谢静对自己吝啬起来,她的概念中,钱已经被置换成树苗了。看到山上的树,犹如看到自己的儿女一样亲切,一天见不到荒山,看不到树,心里就发慌,每次出差回到西宁她都是从机场直奔绿化区看看山上的树才能安心回家。有人说她包山都走火入魔了,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嘴里成天说的不是山就是树,还有人问她,把全部的钱砸在山上图个啥?谢静总是微笑着说,如果不包山,公司每年的分红能让她过上安逸的生活。现在,光车就换了12辆,因为成天往山上跑,磨损太厉害了,每辆车每年能跑三万多公里山路,车都散架了,有的车方向盘都变形了。树苗费、人工工资、养护费、水电费……每年都要给山上投上千万元,这还不算搭上的全部精力。谢静说,其实自己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绿化荒山,保护环境,让火烧沟成为天然氧吧,如今海湖新区也日新月异地发展,城区不断扩大,为大家营造一个鸟语花香的生活和旅游胜地,感到很欣慰。谢静付出了很多,也得到了政府给予的荣誉。2000年被评为西宁市绿化工作先进个人和青海省绿化先进工作者;2011年被评为中国西部年度人物;2012年被评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青海省政协第十二届常委会常务委员。

谈到今后的发展,谢静依然带着一份自信的口气说,公司将继续开展绿化工程建设,努力克服投入大,见效周期长的困难,在政府的帮助下转变传统观念,走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建设道路,充分利用绿化区空气清新,风景优美的自然优势,开展造林绿化的同时积极发展林下种植、林产品采集加工和森林景观利用,实现资源向资本的转变,把鳌林景区建设得更加美好。

看完山上的树,已满身是汗。透过那一棵棵树苗,依稀看到一片茂密的大森林展现在昔日的垃圾沟。从森林中流出的一股股清亮的溪水汇集成河流,欢腾地流向海湖新区,流向西宁城,五颜六色的鱼儿在河水中漫游,从森林中传来雉鸡和马鸡清脆的鸣叫声,一只只麝香、马鹿从容地从森林中走到河流边饮水。

猜你喜欢

西宁市荒山西宁
青海:熊猫戏初雪
荒山植树造林新技术的应用
宿根花卉在西宁市不同土壤环境中的播种研究初探
荒山植树造林新技术应用研究
小猴栽树
群英会战城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