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三月桃花红

2019-06-28马宝山

安徽文学 2019年6期
关键词:表嫂新鞋手绢

马宝山

过年这几天,映红就忙着做一件事。剪鞋样,粘袼褙,做鞋帮,纳鞋底,就差最后绱鞋一道工序了。

映红做鞋是送给宝庆的。

宝庆是她丈夫的表弟。三年前丈夫病故,是表弟一手操办了丈夫的后事。那时候宝庆刚从部队复员回乡。后来也是宝庆帮助表嫂春种、夏锄、秋收,帮助把一年的粮食收进仓。表嫂一定要给宝庆工钱,宝庆说什么也不要。映红就买鞋、买衣服送宝庆。宝庆身上的穿戴,差不多都是映红置办的。

今年,映红要送宝庆一双鞋,一双自己千针缝万针纳的新鞋。

这几天在村里传,说宝庆要去芙蓉镇相亲。保媒拉纤的是喜婆子。喜婆能说会道,一张巧嘴撮合许多人喜结连理。映红却不喜欢她。

果然,正月初八一早,宝庆开着摩托车,后座上坐着喜婆,从映红家门前“突突突”冒着烟经过。映红不骂宝庆,骂喜婆:咸吃萝卜淡操心。

说来,宝庆相亲也不是第一回了,两年前映红就领着他相了一回亲。人家姑娘挺好的,可是宝庆没看中。后来喜婆也领着他相过几次亲,都不成。

映红想好上午要绱鞋的,却扔在炕梢。屋里坐一阵儿,院里站一阵儿。在不到晌午的时候,宝庆开着摩托车回来了。这时候回来一准是相亲不成,映红眉眼间就满是笑,进屋开始绱鞋。

绱鞋的千针在岁月里穿梭,绱鞋的万线引起感情的波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宝庆看她的眼睛变得火辣,言行里越来越多的爱怜,让映红心跳,也心暖。那是今年春天,他们一起去北山锄地。早晨北沟里还是一條小溪,一迈就跨过去了。傍晚回来,上游的水库泄洪,小溪变成小河。他们在岸边脱鞋,挽起裤腿要过河。宝庆一下水,河水透心地凉,他急忙拦住映红:“你不要下水,水凉。”

映红:“不下水,咋回家……”下面的话咽进肚子里——难不成你要背着我过河?

宝庆将一块又一块大石头搬到河水里,一字儿摆开,然后牵住映红的手,一步一步踩着石头过河了。

过了河,俩人就坐在河滩上。映红看到宝庆一身一脸的汗水,掏出手绢递过去。宝庆迟疑了一下,接过手绢擦一脸的汗水,在还手绢时说:“拿回家,洗洗再用吧。”

映红把手绢叠好,放进口袋里。回到家,她将这条满是爱怜、阳刚、男子汉气息的手绢压在枕头下面。

……

第二天,映红在街上遇到喜婆,问:“昨天宝庆相亲,可相中了?”

“没相中。”喜婆说。

“姑娘不俊?”

“俊。”喜婆说,“人家还是镇里小学老师呢。”

“那为啥还相不中呢?”

喜婆说:“宝庆八成心里有人。”

映红脸上一红,转身走了。

又过一天,映红的院墙被一条蹭痒的牛蹭倒了。宝庆来垒墙,小半天墙垒好了。宝庆进屋洗脸洗手。映红又端来一盆热水说:“把脚也洗了。”

宝庆刚洗完脚,一双新鞋、一双新袜子就摆到他脚下,映红说:“穿上。”

宝庆擦干净脚,穿上袜子,再穿上鞋,走几步:“合脚,不大不小正合脚。”

三月桃花红,映红和宝庆结婚了。

洞房里,一对新人在婚床上说悄悄话。映红问:“你心里有俺,为啥还一次又一次去相亲?”

宝庆说:“气你呗。”

映红就在宝庆身上掐,一下,一下,又一下……

宝庆告饶:“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映红就在刚刚掐过的地方抚揉:“痛吗?”

宝庆说:“不痛,不痛,一点也不痛。”

映红停止了抚揉:“咱俩都属猪,同岁,我是五月初四生日,你呢?”

宝庆答:“我三月初八出生。”

映红轻轻叫了一声“哥——”,抱住了宝庆的脖子……

猜你喜欢

表嫂新鞋手绢
表嫂生意经
穿新鞋
丢手绢
因为她好,所以我好
英王室雇人帮女王“撑新鞋”
丢手绢
什么最贵
手绢
辞旧迎新,养护PC系统大作战
100张纸条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