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绝命手

2019-05-21刘学柱

上海故事 2019年5期
关键词:独臂徒儿棒槌

刘学柱

清朝初年,北方各地遭遇大旱,庄稼颗粒无收,老百姓饥寒交迫,饿殍千里。

江湖上传闻,李自成大军秘密藏有千万垛粮草,以应付不时之需。可惜,大军被清军击溃,这批粮草也就搁在那儿。独臂狐访过李自成的几个旧部,都言之凿凿地说确有这批粮草,但粮草藏于何处,无人知晓。

独臂狐决定寻找这批粮草。

独臂狐,姓胡,独臂,出没无常,能谋善断,人称独臂狐。独臂狐一只左胳膊使一根铁棒槌,舞起来,快如闪电,无人能挡。独臂狐更有一身轻功,行走如风,逢山越山,逢水涉水,日行数百里。

独臂狐施展起轻功,寻遍千山万水,却一无所获,心中不免烦躁。

这天傍晚,独臂狐饿极了,准备抓几只老鼠充饥。可是灾民太多,老鼠都抓得差不多了。独臂狐往偏远深杳的地方走,走到一个山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脚下就是深不见底的山坳,独臂狐的身体直往下坠。不过这没什么,独臂狐可不是浪得虚名,他就势一个跟头,双脚勾着了崖壁上的一根藤蔓,轻轻一拉,一个鹞子翻身,已稳稳地站在一块山石上。

就在这时,从地里忽然冒出个人来。独臂狐低头一看,面前是一条石缝,仅仅一人宽窄,上窄下宽,深不见底。这人衣服褴褛,头发又长又乱,一脸胡须脏兮兮的,卷曲着黏在一起。这人居然在这石缝安安稳稳地睡大觉。

“什么人?”这人大吼一声。

独臂狐知道这是位高人,便抱拳道:“大侠在这儿休息,在下冒犯了!”

不想这人却双膝一弯,叫了一声:“师父!”

独臂狐愣住了,不知道这人为什么叫他师父。这人抬手将自己纷乱的头发理了理,露出半张脸来。独臂狐还是没认出这人。那人便叫道:“师父,我是胡直呀!”

独臂狐瞪眼细看,果然是胡直。胡直本没有名字,是个孤儿,被独臂狐收养,独臂狐便给他起名胡直。胡直性格耿直,使根钢叉,衣钵独臂狐,又略有不同。可他在功夫学了八成时,参加了李自成的部队,一去不回返,从此与独臂狐失去了联系,师徒两人已有七八年不见,不想今天在这儿碰到。

“你怎么在这儿?”独臂狐狐疑地问。

“您怎么在这儿?”胡直反问一句。

独臂狐吸了吸鼻子,一股幽幽的香味钻入鼻子。独臂狐撇下胡直,吸着鼻子,向一丛树木走去,走过树丛,是一汪潭水。独臂狐又吸了吸鼻子,香味正是从水面上飘过来。独臂狐大为振奋,要施展轻功,掠水而过。

这时,独臂狐感到背后一股暗风涌来,迅猛而强劲,连忙晃动身体,腾挪闪避开来,大喝一声:“为何向我下黑手?”

独臂狐愤怒是很自然的。他这个师父,不仅教了胡直一身本事,而且收养了他,将他抚养长大,这般恩情不报就算了,他竟然下得了黑手!

胡直红着眼睛叫道:“师父的功夫,徒儿是知道的,不下黑手,没把握赢得了您!”

独臂狐恍然大悟,嘿嘿嘿一阵冷笑:“这么说,你在替李自成守护着这批粮草!嗯,你跟了李自成,忠于职守,也是本分!”

胡直歇斯底里地大叫:“闯王的名讳,不许直呼!”

独臂狐一字一顿地说:“胡直,你可能不知道吧?李闯王已经死了,大顺朝灭了,现在是大清的天下。你还为他们看守啥粮草呢?”

胡直歇斯底里地大叫:“不,不,大顺朝永远不会灭亡!闯王万岁,万万岁!师父別诓骗徒儿了,谁也休想打大军粮草的主意。在徒儿脑子里,闯王是天,大顺朝是一切!为了闯王,对不住师父了!”

这胡直守卫这粮草,寸步不离,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独臂狐压了压手,平心静气地说:“徒儿如此恪尽职守,为师的深感欣慰,而且我也是敬佩闯王的。但是李闯王已死,大顺朝不在,而今天下大旱,饿殍千里,就是李闯王活着,也当体恤民情,开仓放粮,救民于水火。”

胡直红着眼睛,向独臂狐拱了拱手,说道:“要想入粮草库可以,拿闯王谕旨来。否则胡直誓死守护粮草库,绝不让任何人犯入一步。”

独臂狐历尽千辛,终于找到粮草库,可这胡直却是榆木脑袋,怎么说也不管用。独臂狐知道不来硬的是不行了。他当时只教胡直八成功夫,真要动手,谅胡直不是对手。

独臂狐打定主意,不再理睬胡直,转身施展轻功,要掠水过去,探查储藏粮草的地方。可胡直却脚尖一点,腾空而起,抢先一步,一个跟头,跃到独臂狐的身前,一把钢叉生生挡住独臂狐的去路。独臂狐毫不犹豫,闪转腾挪之间,挥动铁棒槌,直来直去,直取胡直。只听“叮当”一声脆响,铁棒槌与钢叉碰撞在一起,独臂狐手掌一麻,站立不稳,连连后退数步。

独臂狐只用了七成力,本以为出其不意之间,足够对付胡直了,没想到竟然出了丑。独臂狐找粮草库心切,管不了许多,横过铁棒槌,使出十成功力,上下翻飞,再取胡直。独臂狐以为胡直这回一定阻挡不住他,会知难而退。可是他发现自己又想错了,胡直毫不退缩,挺钢叉硬抗。钢叉与铁棒槌又磕在一起,这回与上一次不同,一声巨响,山川颤抖,火花四溅,将黑下来的天空照亮。独臂狐身体晃了晃,胡直却还是纹丝不动。

胡直冷笑一声:“师父,我一个人守护着大军粮草,深感责任重大,丝毫不敢怠慢,平时一心练功,琢磨了许多招数,内功也日夜精进,咱们这两招一过手,我已经知道您赢不了我了。”

独臂狐大叫:“让开!”

胡直也大叫:“不让!”

独臂狐一个“猿猱荡树”,铁棒槌如风轮般上中下三路,向胡直“刷刷”地攻击,不见人影,只见铁棒槌划着弧光。胡直横着钢叉,轻描淡写地左挡右磕,将独臂狐千变万化的招数一一化解,并顺势向独臂狐袭来,倒弄得独臂狐左支右绌,手忙脚乱。

几十个回合下来,独臂狐深知对胡直没有胜算。他打定了主意,抖擞精神,攥紧铁棒槌,使出一招“恶虎扑食”,舍命扑向胡直。这分明是同归于尽的招数,胡直钢叉向前一迎,独臂狐的左臂便被钢叉扎个透心凉。

胡直只防着独臂狐的左手,在这一瞬间,独臂狐右臂忽然冒出只手来,手里是个铁爪,狠狠向胡直的前心抓去。胡直猝不及防,那铁爪结结实实扎进胡直的胸膛……

独臂狐名声在外,都以为他是独臂,其实他的右臂隐藏着,是他的绝命手,只在遇到强敌,无法取胜时,才舍命相搏,绝处求胜。

胡直血流如注,却不甘心,口中叫着:“闯王,对不起……”

独臂狐俯身抱住胡直,胡直大睁着眼睛,却已气绝身亡。独臂狐不禁泪流奔涌,叫道:“胡直,为师的没办法,你为着你的闯王,我为着百姓……”

独臂狐放下胡直,掠过水潭,一个山洞赫然出现在眼前。独臂狐走进山洞,偌大的山洞堆满了粮草。独臂狐振臂狂呼:“天下老百姓有救了——”

猜你喜欢

独臂徒儿棒槌
邹汉珍十二生肖作品展
手指飞舞 编出玲珑花边
凡·高《有妇女在洗衣服的阿尔吊桥》[荷兰]
独臂作家之死
西娅娜?加拉格尔:独臂女孩的向上人生
猜拳
唐僧的法术
独臂丐
小棒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