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眼前有景道不得

2019-04-30姜舟林

东坡赤壁诗词 2019年1期
关键词:崔颢叶落笔者

姜舟林

崔颢一首《黄鹤楼》如横空出世,倍受人们称道。其“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已成为千古名句。令李白只有望楼兴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笔者近来忙中偷闲,重新拜读了对月君的几首词作,只觉眼花缭乱,却又欲说还休了。总体感受正如香菱所言:“据我看来,诗的好处,有口中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有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

我以为对月君的艺术特色有三。

之一:意境凄婉,却又美不胜收。南唐中主李瓂的词句“菡萏香消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描写残荷零落,西风乍起的景象。这就是所谓的凄美。仔细留意对月君的词,发现无处不烙上这种凄美的痕迹。“虫语凄凄篱落,黄花老矣,桔草千坡”,词中“虫语”“黄花”“枯草”,用这些极富气候特征的景物,把秋光盈野、秋老花黄,描写得淋漓尽致。一幅秋景的素描图,传神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天外晚来风切,伴笛鸣野陌,叶落寒塘。”想起大观园中秋夜筵时的即景联句,史湘云出句“寒塘渡鹤影”,林黛玉对句“冷月葬花魂”,语惊四座,皆道妙极。对月君用晚来风急、寒塘叶落,堪与湘黛辞句相媲美否?

之二:借景抒情,虛实相生。王国维论诗词意境有“造境”与“写境”之分,并云“然二者颇难分开。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亦必邻于理想故也。”想必对月君深谙此道,词中情由景生,情景交融。“依稀乍添素彩,初卸残妆,枯桠半曲,落冰尘,碎玉无香。交颈雀,多情自暖,啼成地老天荒。”“依稀”即模糊不清,而景象却历历在目,营造出一种“隔而未隔,界而未界”的朦胧美。借“交颈雀,多情自暖”抒情,世事沧桑、世态炎凉,人何如鸟,终落个“啼成地老天荒”。真乃读之动情,品之落泪。“凉眸但瞥前生事,如诗如幻如烟。”尚且不论人是否真有三生三世,但对月君真的穿越了时空,洞看出生前身后名,如灰飞烟灭,对错只有留与诗人去评说了。而世事如棋,一朝入局,终生不醒。思之无解,探之无果,只好徒叹:“心香一瓣倩谁怜,两行清泪,空自对婵娟。”一一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之三:传情达意,用词贴切。“酒香花气,青山红树,往日婆娑”,仿佛读到李清照“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的句子,景物鲜活,抒情酣畅。“婆娑”指枝叶扶疏美好之意,而前面加“往日”限定,表意恰到好处。好一个“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这和后面“独怅望,长天寞寞”相互映衬,道尽“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的凄苦无奈之情。而对月君词中也有惬意轻快的用语,“疏枝冷香暗吐,竹韵深藏。”“吐”字生动形象地传递出香虽冷,但又缕缕袭人之意,“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是也。“藏”字用得好,意蕴而不露,给竹以人格化,似少女含羞,犹如“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这就是一种含蓄的美。“迎面有人难自信,笑问:来人可是二姑娘?”口语化极强,却活泼俏皮。若人要问“二姑娘”是指绰号“二木头”的贾迎春吗?这如同问为什么“春江水暖鸭先知”?须知艺术之形象,有别于现实之形象之故也。

但凡词人言情一定会感人肺腑,写景一定会让人如闻其声、如见其形。其辞脱口而出,真切自然,没有雕琢斧凿的痕迹。这是因为,他们所观察的真切,所理解的深刻。笔者想用这段话来评价对月君,是最恰当不过了。而君之词,已是自成高格,令笔者感到“眼前有景道不得”,且留与词评家去评说吧!

猜你喜欢

崔颢叶落笔者
崔颢《黄鹤楼》和李白《登金陵凤凰台》《鹦鹉洲》之对比
月下行吟
他让诗仙忘而却步,他的诗
今生今世
黄鹤楼找崔颢
两个新发现的不等式
老师,你为什么不表扬我
老树画画
《黄鹤楼》成就诗坛崔颢名
从“叶落”让位“落叶”看词语逆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