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德加画里的棉花交易

2019-01-31小米

财经国家周刊 2019年1期
关键词:德加新奥尔良哈蒙德

小米

德加和芭蕾舞演员,在很多时候是同时出现的两个词。这位19世纪的法国画家,总能利用光影和色彩,使跳芭蕾舞的姑娘们演绎出更加曼妙的舞姿。

在德加的众多画作中,写实的人物画一直占据着大多数。倘若将德加早期几幅完成于19世纪中期的自画像、家人们的画像,以及为佛罗伦萨姨妈家画的全家福摆在一起时,简直就像在看一册维多利亚时期的照相簿。德加对每个人的容貌、服饰、性格和他殷实的家庭风貌都有着非常写实、客观的描绘。

1834年7月19日,艾德加·德加(Edgar Degas)出生在法国巴黎。原本,他姓德·加斯(de Gas),这样的姓氏意味着他来自法国的贵族家庭。法国大革命期间,祖父老德·加斯躲去意大利避难,并在那儿开了一家银行,父亲奥古斯特后来成为那家银行法国分行的行长,而外婆一家是移民到美国的法国棉花商,舅舅不仅拥有位于美国新奥尔良的棉花贸易公司,还做些棉花期货交易。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似乎理所应当子承父业。然而,德加只在巴黎大学修了一段时间的法学后,便转至巴黎美术学院,从此投身于他更加热爱的艺术。低调又内敛的德加同时也将姓氏改成了较为常见的“德加”。虽然没有如父亲和祖父期望的那般从事金融行业,然而,德加却将他们的生活描绘在了鲜活的画作中。

德加在美国新奥尔良的亲戚家度假期间,创作了《棉花收购事务所》这幅作品。在德加的作品中,这是最具有独创性的一幅。人们在办公室和交易所忙忙碌碌地工作,是当时的画家较少涉及的主题。

“這里除了棉花之外,什么也没有。人们为了棉花而生存,靠棉花而维持生计。”德加在给法国朋友的信中曾经这样描写新奥尔良。

作为当时美国的第四大城市,这里的港口作用与纽约齐名,大包棉花从南方种植园运出来,顺着密西西比河的支流再运向海港,出口各国,棉花构筑起了整个城市的繁荣。

密集的种植和交易使新奥尔良的棉花素有“棉花国王”的称号,南北战争前,当美国的银行系统被周期性的金融恐慌所动摇时,南方以棉花为基础的种植经济却丝毫不受影响。1857年,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詹姆斯·哈蒙德在美国参议院的一场辩论中,还嘲笑来自北方的政治家,“你不敢对棉花开战,地球上没有人敢发动战争,在这里,棉花就是国王。”

哈蒙德说得没错,美国的南方经济及欧洲的棉纺业都非常依赖南方的棉花出口。不仅如此,早在19世纪初期,对于南方的棉花种植园主和交易商来说,棉花就是一种可以获得巨额利润的作物。美国作家所罗门·诺萨普的关于南方种植园和黑奴的《身为奴隶的12年》一书中曾写道,“1807年,棉花种植的年回报率就高达22.5%,成为当时的热门投资。”

然而,哈蒙德却忽略了南方数量众多的黑人奴隶。为巩固国家统一,消灭奴隶制的南北战争爆发后,棉花价格开始不断下跌,这导致了南方大部分地区的严重贫困。内战前棉花出口约为1.92亿美元,而战争结束后的1865年,出口额不足700万美元。这让欧洲及亚洲的棉纺业主意识到,不能仅依赖美国的棉花出口,此后,英国利物浦和日本的棉纺业开始渐渐崛起。

《棉花收购事务所》中,坐在画面近处的,是德加的舅舅米歇尔·妙逊。德加的弟弟雷纳在看报纸,另一个弟弟阿西尔则靠在画面左端的隔窗上。德加兄弟三人似乎是顺便来到舅舅的办公室,因此,当所有人都在忙于工作、检查交易的样品和仓单时,兄弟三人却都表现得轻松自在。

描绘大西洋另一端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在欧洲的古典油画题材中确实少见,而且,每个人的肖像,与干脆利落的集体活动,被巧妙地组合到一起,呈现出了奇妙的和谐,也因此,这幅作品成为了唯一一幅德加在世时即被收入博物馆的佳作。

然而画面中的人物,舅舅米歇尔却随着南北战争后棉花贸易的衰落而破产,轻松自在的交易所场景也仅仅只停留在了德加的画作中。

猜你喜欢

德加新奥尔良哈蒙德
德加独幅版画与其剧场系列的关系
爱画芭蕾舞女的德加
新奥尔良会展旅游局正式更名为新奥尔良旅游局
哭和笑
德加是个舞女控
新奥尔良成美国经济避风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