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大白鲨和它的“邻居们”

2018-12-24冯瑜

智慧少年 2018年10期
关键词:船工虎鲸大白鲨

冯瑜

大白鲨会在觉得安全时才发起进攻。

虎鲸,你好!

阳光落在海面的波涛上,泛着金色的光芒,海底之下,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上演着生死大战。

我在这里生活已经近十年了,是一头正值青春壮年的大白鲨。也许你会认为我是这里的王者,所向披靡,让海洋里的小伙伴们闻风丧胆。甚至认为我们是穷凶极恶的存在,其实,我们被丑化了。

要知道,我们的杀伤力远不如其他鲨鱼。以2013年人类记载的数据为例,在全球发生的76起无端的鲨鱼袭击事件中,有10起引发致命事故。但是在这些死亡事故中,只有一次是由一只大白鲨引起的。而在更长久的人类观测数据中,被我们咬死的人数远不如被雷电劈死的死亡人数多。

另外,同样被称为海洋霸主的虎鲸可比我们凶猛多了。在被记录的数据中,虎鲸们不仅吃人的数量比我们高得多,还会拦腰把海豚的身子截断,然后吃掉它们。一些有经验的渔民在海上作业时遇到我们,他们会冒险穿越这片海域,如果遇到虎鲸,他们则会选择逃跑。

虎鲸的个头很大,它们能长到7至10米,作为哺乳动物的它们,头脑比作为鱼类的我们要灵活很多。但在鱼群里,我们也是在智商榜上位居前列的,只是,哺乳动物和鱼类在种类上的鸿沟我们无法逾越。因此,如果遇到它们,我一般不会选择正面交锋,毕竟它们一点也不好惹。

幸好,这片海域是属于大白鲨的,几乎没有虎鲸出没,因此,我们的家族才得以成为这里的王者。不过, “王者”只是一个动人的名号,我们和其他动物一样,面临着种种烦恼。

海狗,你好!

烦恼之一是捕抓海狗们。

这里有成千上万的鱼儿,它们大多数游泳的速度都不如我,只要我摆动一下强而有力的大尾巴,身子就能一下子前进好几米,与此同时,张开我的大嘴巴,深深一吸气,鱼儿们便一股脑地被我吸进了嘴巴里,成为我的美食。

小的时候,吃小鱼们就能够让我快速地长个,这不,每一年,我都会“长高”30厘米左右。但是,长到4米以后,“长高”就成了一件困难重重的事儿,同时,我对热量的需求也越来越多——海底是一个冰冷的地方。如果你和我一样住在深海里,我想你也会和我一样,在海里不停地摆动尾巴,从这一边游向另一边,你还得每隔一段时间就游到海面上,让阳光的热量穿过海水,打在身上,暖和一下。

此外,更有效的方法是隔一天吃一只海狗。海狗的体内会分泌一种有助于保暖的脂肪,这种脂肪能让它们潜入深海而不打冷颤,也能让吃了它们的我们拥有足够的热量在海下畅游。

可是,抓住这些小家伙一点儿也不容易。

海狗是住在岸边的邻居,如果我在海岸附近探出头,便能看到在岩石上晒太阳的它们。但你别以为它们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就是很好捕抓的猎物,它们一旦下了水,小小的身子仿佛装了小马达一般,甩着尾,扭动着身子,一眨眼功夫,它就从这一头蹿到了另一头。如果它们抓到了鱼,便会以更快的速度游回岸边,爬上岩石。

有经验的海狗们每次下水都会观察一下水面的情况,它们能够根据海水的波纹判断我是不是躲在附近——我得一刻不停地在水里游,海水在我流线型的身子边上流过,会产生和周围的海水不一样的水纹,这便是它们判断的依据。成年海狗们都是有经验的观察家,它们经常趁我不在附近的时候下水捕猎。当然了,它们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候,那便是我最好的觅食时机。但这些小家伙们可机灵了,经常会在我的背上游过去,要知道,我转过身子还需要一点时间呢!而它们已经在这个空当儿里逃走了。

因此,我时常会选择个头较小的小海狗们,它们独自捕猎没多久,成年的时间还不是很长,对于躲避大白鲨的追杀还缺乏经验。但相对的,它们的身体要比经验丰富的胖海狗瘦小很多,味道很一般。

但为了生存,我不能挑食。

闪电科普

白鯊最早出现在中新世,是现存的唯一噬人鲨属的成员。现在大白鲨数量正在不断减少,处于濒临灭绝的状态,因此,它已经被列为世界保护物种,禁止猎杀。

你好,海洋生物们

企鹅、鲸、乌贼、海龟都是我喜欢的食物,它们可没有海狗这么敏捷的身手,只要我认定了其中的一员,它们一般都逃不过我的追捕。但我平日里吃的东西可远远不止这些,如果你有能耐剖开我的肚子,你就能根据里面的食物列出一份长长的清单。

1963年,人类科学家曾经做过一项研究:他们在迈阿密海岸附近的船上挂了一个扬声器,想试探是否通过声音可以吸引鲨鱼。扬声器发出低频脉冲信号,这声音如同挣扎中的鱼发出的声响,随后,一大群鲨鱼闻声而来。这表明鲨鱼家族的成员们是效率极高的捕食者。虽然那次声响没有吸引到大白鲨,但足以让人类发现我们的秘密——我们是听觉极好的猎手。

当我们靠近猎物,我们神奇的嗅觉就开始工作了。人类的一项对不同种类的鲨鱼所作的研究表明,大白鲨的嗅球特别大,能够很快地辨认出不同的气味。

我们还有两种鲜为人知的感觉系统。一种是位于身体侧面的身体侧线,它能够识别水压的变化,从而辨别出猎物移动的方位。另一种是我们身上有特殊的电磁场,一旦真正靠近目标物,它就能迅速发挥作用,便于我们更

快更准地抓住猎物。

我们也是有缺点的。有的人认为我们有很好的视力,其实不然,我们是远视眼。快速冲向猎物时,眼睛会启动“安全模式”:眼珠子转一个弯儿,把白眼球朝上,呈现“翻白眼”的状态,以此保护较为脆弱的眼球,不让它受到猎物的攻击。因此,奋力冲向猎物的那几秒,我们是看不见东西的。

你好,我的人类朋友

每个人记录生活的方式都不一样,有人用文字,有人用图画,有人用照片,比如我的朋友阿莫斯·纳楚姆就是一位摄影发烧友。

如果你是一名潛水或者摄影爱好者,你对他的名字一定不会感到太陌生。

他是美国著名野生动物摄影师、探险家,创办了探险旅游公司BIG ANIMAL(大动物)。他还曾经获得2008年、2009年“BBC野生动物摄影金奖”。在他的镜头下,我是他的主角,也是他的朋友。

也许,当你听说大白鲨和人类成为朋友时会特别惊讶,但这是真实的。

我们大白鲨是个大吃货,而且有些饥不择食,但只要人类用正确的方式对待我们,我们也会跟他友好相处。我和他是在一艘渔船附近认识的。

当时,阿莫斯要拍摄一组与鲨鱼“亲密接触”的照片,船工将鱼饵扔进水里吸引大白鲨。

当我的嘴巴接近鱼饵时,阿莫斯给船工发信号,船工就迅速地提走鱼饵。

我很生气,往他的方向扑了过去,可是,当我正面冲向他时,我扑了个空,只咬住了带有防水壳的镜头罩,牙齿还被镜头罩卡住了!我努力甩开镜头罩时,阿莫斯就往反方向拽,由于身上绑着皮带,他很快就被船工拉了回去。

那会儿我的牙齿别提有多疼!当时我心想,如果再让我遇到这个可恶的人类,非把他吃掉不可!

可是我知道,这人大概不会再下水了吧。毕竟拍摄野生动物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

可是没过多久,他又出现在同样的地方,还用了一样的方式引诱我。这一回,我比之前小心多了。我慢慢地靠近他,他没有躲开,而是举着镜头拍摄,当我和他靠得很近时,他竟然伸出手来,轻轻抚摸我的鼻子。

我知道,这是他表示友好的方式,就像人类见面会相互打招呼一样。

每一次捕食,我都会确保周围是安全的情况下才发起进攻,比如有一次,他们的船带着食物来了——他要拍摄大白鲨进食的照片,当时,我围着船游了好几圈才张开嘴巴吃他们给的鱼。

其实,与野生动物相处,更多的是在于彼此之间是否理解。当我们做出攻击行为时,往往是感觉到了威胁。

当然了,野生动物和人类有着不同的想法。在不了解野生动物的情况下,还是不要靠近它们、不要打扰它们,因为你并不清楚你的哪些行为是不友好的,哪怕你实际上对它们并没有恶意,但也很有可能惹怒它们。

猜你喜欢

船工虎鲸大白鲨
大白鲨
沱江船工号子的文化和艺术价值
难忘的马岭河漂流
鲸豚趣多多之揭秘虎鲸
第二章 大白鲨来袭
萌物
鱼有多大
“船工”败局往事
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