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品悟张释之为政之道

2018-12-10秦德君

决策 2018年9期
关键词:品悟文帝汉文帝

秦德君

司马迁《史记》记载,汉文帝时做郎官的张释之,十年没升迁,心中不安,就想辞职回家。当时中郎将袁盎知道张释之有品德才学,惋惜他离去,就奏请汉文帝,调补张释之做谒者。

文帝亲自面试考察。当张释之要陈说治国理政道理时,文帝对他说:“毋甚高论,令今可施行也”,要他不要高谈阔论,说些接地气、能实行的事。张释之“具以质言”,对文帝说了许多切实的兴废之道。通过考察,文帝任命张释之做了谒者仆射。

“谒者仆射”是汉时九卿之一郎中令的属官,当时郎中令是二千石的“部级”官员,谒者仆射秩为比一千石。级别不算高,却是皇帝近臣,是文帝身边的出谋划策者。可贵的是,张释之在以后从政生涯中没一味揣摩讨好上意,凡事坚持实事求是。

一次,张释之陪文帝出巡,途经长安城北的中渭桥时,有人突从桥下窜出,文帝车驾的马受了惊,差点把文帝摔下马来。这人被逮住,扭送张释之处理。张释之审讯那个人,那人说:“我是长安县乡下人,听到禁止人通行的命令,就躲到桥下。过了很长时间,以为皇帝车驾已走远,就从桥下出来。没想皇帝车驾还在,因为害怕就奔跑起来,惊了马车。”

张释之查明情况,判他触犯“清场禁令”,处以罚金。文帝当场发飙,说 :“这家伙惊了我的马,幸好马温驯,如果是别的马,我可能早被摔死或摔伤,可是你却只判他个罚金!”

张释之回答:“法者,天子所与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于民也。”张释之对文帝说,法律是天子和天下人共同遵守的。法律已有规定,您却要额外加重处罚,这样如何取信于民?现在既然把这事交由我处理,我作为廷尉,应当是公正执法的带头人。若有偏失,天下其他执法者就会相继效仿,老百姓哪里还能有所适从?文帝听了冷静下来,对张释之说:“你这个判处,是正确的。”

还有一次,有个人跑到汉高祖庙里偷了神座前的玉环。文帝大发脾气,把这人交张释之治罪。张释之按汉律,以偷盗宗庙服饰器具罪判处小偷死刑。文帝知道后勃然大怒,说:“这人胡作非为无法无天,竞敢偷盗先帝庙中器物。我交由你处理,是要给他灭族的惩处,你却只判个死刑。这样轻的惩罚,哪是我奉承宗庙的本意?”

张释之对文帝说:“依照法律,这个处罚已足够重。”他进一步说:“即使在同一罪名下,还要对具体犯罪作出轻重不同的区别。这人偷了祖庙的器物,就要处以灭族之罪,那如果以后有人挖了长陵的土,陛下又用什么刑罰来惩处呢?”文帝还是不接受,跑去与薄太后说这事。最后在明事理的薄太后劝说下,文帝接受这个处置。

在“法自君出”那个时代,张释之能“守法不阿意”,难能可贵。为政不媚时语,不唯上而唯真,留得真知启后人。司马迁在《史记》中称赞张释之行迹“有味哉!有味哉!”这种为官从政之道,值得品悟。

猜你喜欢

品悟文帝汉文帝
贾生与文帝
隋朝短命,因文帝夫妻教子无方
“读到位、品出情、编入味”
学会“咬文嚼字”品悟语文之味
丞相的职责
止谤妙招
品悟生活,让数学学习多姿多彩
不开“宝马”上班的汉文帝
积极内化,语用能力提升的助推剂
宝宝国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