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张五爷

2018-11-26牟喜文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18年11期
关键词:五爷滨州草书

牟喜文

在滨州,如果张五爷说自己的书法第二,那就没人敢自诩第一。

张五爷写草书最为拿手。张五爷龙飞凤舞的草书不仅气势磅礴、遒美健秀,细品,还能品出金戈铁马的气势和落纸烟云的沧桑。

据说张五爷在墨里加入了自己用草药熬制的独家秘方,所以,他的字能释放出一股幽香,不但可以防止别人造假,还有提神醒脑、驱虫防腐的功效。

坊间传说,一个毛贼半夜潜进一个大户人家,偷了一袋子金银器皿后,还不死心,四处寻找,发现了墙上挂有一幅张五爷的字。毛贼眼睛一亮,他常听销赃的马六说张五爷的书法收购价已经涨到三千大洋了,让他留点心,看到了,千万不能放过。毛贼凑到张五爷的字前,狠狠地嗅了一口,鉴别是真的后,小心翼翼地把字取了,卷好,连夜找马六销赃去了。

马六像打了鸡血似的,干了这么些年,他还是第一次收到张五爷的字。他也像毛贼一样,狠狠嗅了一口书法上的墨香,辨别出是真的后,爽快地付了大洋,还拍着毛贼的肩膀,说以后这样的好货,有多少要多少。

可第二天一大早,有人发现毛贼和马六像疯了一样,不停地扇着自己的嘴巴,力气大得出奇,满嘴牙都掉光了也停不下来,八个人都拦不住。后来退了赃,住到了官府大牢里才消停下来,总算捡回了一条命。

故事越传越神,有人说张五爷在墨汁里兑了大烟,会让人神志不清;有人说张五爷在墨汁里下了毒,吸过量会让人受其摆布;有人说张五爷会法术,那幅字本来就是用来防盗的,等等。这些话传到张五爷耳朵里,他只是笑笑说,谁爱信谁信吧。

别人可以不信,可有个人深信不疑。

那就是滨州首富李员外。

李员外经营典当生意,在滨州和省城开了四家典当行。据说李员外的独女赴京城上学,刚出山海关,就遇到了一伙响马,七个家丁和丫鬟一眨眼的工夫就被斩杀殆尽。生死关头,只见红光一闪,李员外女儿的箱子里突然钻出二十个人,个个神勇,顷刻间杀得响马人仰马翻,狼狈逃窜。退敌后,红光再一闪,二十人又回到了李员外女儿的箱子里。出了这档子事,李员外的女儿无心上学,连夜赶回家中,向李员外哭诉,父女俩翻遍了箱子,除了衣物,只找到了张五爷的一幅字,上面是一首陸游的五绝诗,共二十个字。

饶是李员外见多识广,也唏嘘不已,脖子后凉风习习。再遇到五爷,立刻弯腰行大礼,心里都是感激和敬畏。

滨州东南二十里处,有座芬山,山上有座光明寺,一年四季香火不断。人们上光明寺,除了烧香拜佛,更多的是为了瞻仰寺院地宫里的一幅千年壁画。

那壁画,长十米,宽五米,据说是出自唐代名家吴道子之手,讲的是佛祖开坛布道的故事,笔法老道,画中人物传神,虽历经千年,仍保存完好,人物形象栩栩如生,观之,如身临其境。

这天,忽然传来壁画被盗的消息,盗贼手段高超,地宫的墙壁被盗后依然光滑,壁画仿佛从来就没存在过一样。官府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折腾了半年,却连一点线索都没有,最后变成悬案,不了了之。

转眼,冬天到了,四野银装素裹。

有一天,张五爷正在书房烤火品茗,管家来报,说李员外登门拜访。

“有请。”张五爷眼皮撩了撩,淡淡地说,身子依然坐在太师椅上。

“不速之人冒昧打扰,还请五爷海涵。”李员外一揖到地,一脸巴结地说。

“请了,李员外如此大礼,老朽恐怕要折寿了。”张五爷挥了挥手,似笑非笑。

“哈哈,五爷说笑了。”李员外讪笑两声,在下首坐了,接过管家递过来的茶杯,并没喝,小心地放在了茶几上。

“李员外事务繁多,此来……”

“不瞒五爷,再过三天,鄙人就虚度六十岁了,特请您参加鄙人的寿宴。”说着,双手递过一张大红的请帖,看五爷接了,这才接着说,“还得麻烦您,为鄙人写一个‘寿字,这是鄙人的一点心意。”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张一万大洋的银票。

张五爷迟疑了一下,说:“赴宴和银票就免了,‘寿字让人明天来取吧,就当是贺礼了”。

“使不得,使不得。”

“就这么定了。”说着,五爷端起了茶杯。

“那就不打扰了。”李员外心满意足地告辞离去。

三天后,李员外府上张灯结彩,宾客络绎不绝。大堂正中,一张四尺宽、六尺高大红的草书“寿”字更是增添了不少喜气,那“寿”字银钩画戟,力透纸背,如渴鹿奔泉,似龙蛇飞动。一看就知道出自张五爷手笔。来宾啧啧称奇,赞不绝口。

突然,一个童音响起:“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只见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指着那巨大的“寿”字说。

宾主一齐怔住了。

“熊孩子,瞎说啥呢?”孩子的父亲瞪了一眼男孩说。

“那明明就是‘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几个字嘛,怎么说是‘寿字呢?”男孩争辩道。“对呀,对呀,我也看见了!”另外几个孩子也随声附和。

众人怎么看怎么是个“寿”字,并没有别的呀。

可李员外的脸蓦地白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下来。

之后不久,滨州发生了三件奇事儿:一是光明寺的壁画像长了脚一样,自己回来了;二是李员外关闭了所有典当行,皈依了佛门;三是张五爷开门授徒。

有人发现,在张五爷的十个徒弟中,李员外的独女赫然在座。

〔本刊责任编辑 姚 梅〕

〔原载《小小说大世界》

2018年第1期〕

猜你喜欢

五爷滨州草书
白五爷
A Study of the Current Situation and Common Problems of Chinese Domestic Style Au Pair
土豆和五爷
录清·孙枝芳诗(草书)
自作诗(草书)
滨州—青岛地磁剖面地下磁性结构分析
二哥
五爷
录明?杨士奇诗(草书)
书法欣赏(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