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柳先生的正骨膏

2018-11-26青霉素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18年11期
关键词:正骨药铺柳先生

青霉素

邾镇东大街新开张的药铺叫汉春堂,坐堂先生姓柳,人称柳先生,从东北躲战乱来到邾镇。柳先生擅长骨科,据说,他熬制的外敷膏药“正骨膏”更是神奇,无论多严重的骨折,经柳先生手法复位后,贴上正骨膏再用竹片固定,少则十日多则一月,断骨便愈好如初。外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话在柳先生这里就成了无稽之谈,柳先生治骨病不需一百天。

日本人攻打邾镇的那天,一颗炮弹落在颜老爷的家里,三间大堂屋顷刻成了废墟,颜老爷正在前厅伺弄他的花树,被震得昏了过去。半日后醒过来,他看到养在莲花缸里的那株花树树干被炸断了,仅剩下可怜的一点儿树皮耷拉在上面,颜老爷两眼一黑又昏了过去。原来那株树是儿子从国外留学带回来的,颜老爷一直视若珍宝。儿子跟随部队在台儿庄和日本人决战时,壮烈殉国。老人把儿子的一捧骨灰埋在树根下,更是视树为生命。

现在儿子的树被日本人毁了,颜老爷就像被剜了心一样。他失魂落魄地在破败的院子里转圈,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他一下子想起柳先生,也是心急乱求医,救人的命和救树的命都是救命,柳先生成了他的救命稻草。他全不顾大街上枪弹横飞,一路跌跌撞撞来到柳先生的药铺,见到柳先生,颜老爷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柳先生来到花树前,小心地将树干扶起来,把断茬对齐捏实贴上正骨膏,周匝固定木棍。三日后,树叶竟振作起来,十日后,树叶重新泛绿,一月后,树干断处长好了。

颜老爷一脸泪痕,紧抓着柳先生的手说:“您救了我儿子也救了我啊!”

邾镇沦陷后,缺胳膊断腿的病人很多,挤满了柳先生的药铺。这天,柳先生在药铺里配药,心里默念着药方“川续断十钱”,右手去药匣抓药,放进左手的戥子里一称,正好,继续抓药:“骨碎补十钱,藏红花十钱,岷当归十钱……”

这时,汉春堂的大门咣当一声被踢开了,一群日本兵涌进来,后边还抬着一个嗷嗷乱叫的军官,候诊的病人吓得四处躲藏。

翻译官提着手枪走近柳先生,说:“听说你医术高明,请你为少佐先生治伤,伤愈后重赏。”说着指指乱叫的日本人,“少佐先生率兵進山剿匪,被八路的地雷炸伤,两条腿断了。”

柳先生一怔,然后缓步上前,看着担架上那张被疼痛扭曲的脸。邾镇沦陷后,这个日本人曾牵着一条凶犬,在大街上咬伤不少人。

柳先生让把病人放到诊床上,然后双手在断腿上拿捏,病人忽然疼得又叫起来。日本兵拉开枪栓,黑洞洞的枪口一齐对着柳先生,柳先生好像没看见,继续接骨,修正碎骨后外敷正骨膏再用竹片固定。一条腿弄好换另一条腿,有条不紊。

“好了,隔日过来换膏药。”柳先生说着直起身去洗手,不再说话。翻译官放下大把银元,日本兵抬着那个日本少佐走了。

隔日,翻译官抬着那个日本少佐来换膏药,又放下大把银元。

又隔日,那个日本少佐被抬过来换膏药,翻译官仍放下大把银元。

而这些日子,来柳先生的药铺治病的人越来越少,以致门可罗雀。

半个月后,日本少佐是拄着拐杖来的,两个日本兵在旁边扶着。见了柳先生,日本少佐脸上堆满了笑容,不住地说:“你的,良民大大的!”柳先生也笑,只是不多说话。日本少佐换完药走了,当然还留下许多银元。

柳先生听到大门口有声响,出门看,是颜老爷把他的莲花缸摔碎在柳先生的药铺门口,颜老爷还把莲花缸里的花树嘎吱一下当腰折断,丢在地上扬长而去。街上好多围观的人,也转身散去。

一个月后,日本少佐是自己走着来的,翻译官跟在后面抱着一坛酒。柳先生和日本少佐已成了熟人,最后一次换完药后二人开始喝酒,喝酒的时候,推杯换盏很是热闹。一坛酒喝光还没尽兴,柳先生提议让翻译官再去拿一坛酒来。

等翻译官抱着酒坛子回来时,日本少佐已经躺在地上死了,直挺挺的,面目狰狞,胸口插着一把刀,污血满地。

而柳先生在院里正给颜老爷的那棵花树换药,莲花缸换了新的,缸里的花树折断处周匝固定着木棍,花树枝青叶绿一派盎然。

刑场上,翻译官问柳先生:“你当初为什么给少佐先生医伤?”

“我是医病的先生,不能坏了医者的名声。”柳先生说。

“那你干嘛又杀死他?”翻译官又问。

“我是中国人,不能坏了中国人的名声!”柳先生微微一笑,慷慨赴死。

〔本刊责任编辑 袁小玲〕

〔原载《小说月刊》2018年第4期〕

猜你喜欢

正骨药铺柳先生
无药无创调整椎管狭窄与脊柱侧弯的优势研究
中医正骨针灸治疗腰间盘突出的临床效果观察
讲述正骨人的故事
药铺天堂
五柳先生的“不”
捷先生的红宝石
芦根
郭继业开药铺
本期主题:药铺的故事
侗医龙氏骨伤技术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