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13个年轻人的“至暗时刻”

2018-11-26陈树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18年11期
关键词:沃伦潜水员救援队

陈树

6月23日是奈特的生日。傍晚时分,天色越来越暗,这位居住在泰国北部清莱府的14岁少年仍旧没有回家。

这一天下午,他所在的当地少年足球队“野猪队”参加了一场练习赛。这支年轻队伍的成员年龄都在11岁到16岁之间,他们的教练,是25岁的艾卡波。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还是没有儿子的消息。奈特的父母将特意准备的生日蛋糕放进冰箱冷藏。窗外,暴雨如注。

几十分钟又过去了,奈特的父母如坐针毡,终于等到了警方的消息——“野猪队”中有12名少年失踪了。其中一名队员的母亲也没有等到本该结束训练回家吃饭的儿子,着急之下选择了报警。

失蹤少年

位于清莱府境内美塞县的考龙山国家公园,最出名的观光景点是地下洞窟,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冒险者想要探知这幽深而崎岖的奇妙洞窟。

探险与危险不过一字之差。此时正值泰国雨季,地下洞窟的入口处摆着一块标语牌,上面写着:雨季危险。事实上,数周前地方政府已下达禁止游客进入的规定。然而,人们往往无视这份提醒。

23日晚,由当地警察组织的搜救组在考龙山国家公园的“睡美人洞”洞口发现了11辆自行车和一辆摩托车——这正是“野猪队”当天的出行工具,旁边还放着他们遗留的足球鞋和背包。

整个洞穴长10公里左右,暴雨显然增添了搜救工作的难度,搜救组随后联系了泰国国家防灾减灾厅、泰国皇家海军等部门请求协助,几个部门开展联合救援行动。

12名失踪少年的家属在洞窟入口处搭起了帐篷。“野猪队”另外3名未参与这场探险的队员也到达此处,焦急地等待同伴们的消息。

由于水位不断上涨,少年失踪的第二天下午,搜救队被迫暂停了搜救任务。此时,帐篷外的人们表情凝重。当地人举行了一场又一场祈祷仪式,他们将一杯又一杯的酒撒向已经成泥状的土地中。“也许孩子们被曾经在洞窟里失踪的公主的魂魄留住了。”

泰国皇家海军海豹突击队(以下简称“海豹突击队”)的到来,为搜救组和少年亲属打上了一剂强心针。它是泰国最精锐的特种部队之一,在体能和营救能力上,比地方警察更为强大。很快,来自海豹突击队的潜水员又发现了新线索——岩壁上的手印。然而,由于地下GPS信号微弱,这个线索不足以确定男孩们的具体位置。

为了协助海豹突击队的搜救工作,泰国政府动用军用直升机将大型抽水设备运送到“睡美人洞”外,近50台抽水机24小时不停歇地运转,平均每小时抽走16万立方米积水。

为了保证潜水员能够换气,水位须与洞穴顶部保持一定距离。雨水混杂着泥土冲入洞内,浑浊的水中能见度极低。他们希望,水位能够尽快降低,好让“蛙人”部队顺利潜进洞内。但是,洞内的水位每小时仅下降一厘米,且速度越来越慢。救援行动总指挥、清莱府首长纳荣萨·奥沙他那功表示:“水淹进的量比我们排出的还多。”

正当搜救行动一筹莫展时,来自世界各地的援助者也陆续抵达。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为回应泰国的支援请求,位于夏威夷的美国印太司令部派遣的特殊部队在6月28日抵达清莱府,加入搜救工作组进行援助。他们不断地在游泳池内模拟练习救援,随时待命。

英国、澳大利亚、中国、丹麦等国家的救援人员也陆续到达。除了政府行动外,民间专业援救团体和个人自发的加入,让这支搜救组更多元高效,为搜救工作取得突破性进展创造了条件。

一个都不能少

经过多场讨论后,国际救援队将搜寻重心放在“芭提雅滩”岩丘附近。这里是高地地形,可以让“野猪队”暂时免受洪水冲击,他们很可能在此避难。此时,距少年们失踪已过去一周的时间。

英国潜水员沃伦森和斯坦顿潜入洞穴,开始新一轮搜寻。他们是最早到达的一批救援人员,且都是南部与中部威尔斯洞穴搜救小队的成员。在“野猪队”失踪的第三天,他们受泰国政府委托抵达清莱府。

在距洞口4公里的高地上,潜水员将头伸出水面观察。头戴式手电发射的光在漆黑一团的岩洞中跳跃,终于,一名身穿蓝色球衣的男孩出现在潜水员的视线内。他的四周,还坐着一些男孩。

这些因不适应灯光而眯起眼睛的男孩,正是失踪的球员。

“谢谢!谢谢!”受困的男孩们发现了沃伦森和斯坦顿,笑意浮现在脸上。他们保持坐姿,大声用英文问候两名潜水员。

“你们有几个人?”沃伦森和斯坦顿都不会泰语,继续用英文问道。

“13。”14岁的阿杜答道。他是男孩们刚“推选”出来的“口译员”。这名出生于缅甸的男孩6岁时被父母送到泰国求学,能说英语、泰语、缅甸语和中文。

“太棒了!”听到这个数字,沃伦森和斯坦顿的语气振奋了起来——整个“野猪队”,一名成员都没有少。

在受困的几天里,少年们吃光了入洞探险时所携带的少量食物。教练艾卡波将所有的食物都留给了队员,带着他们收集从洞穴顶部滴落的水来喝——洞内的水混着泥沙,一片浑浊,不能饮用。艾卡波曾经的僧侣生涯也为“野猪队”增添了一线生机。他教队员们如何打坐,如何保持内心平静,让他们在多数时间躺着睡觉以保存体力。

因此,被发现的时候,男孩们的精神状态还不错。只不过,由于语言障碍,他们看起来有些困惑。用泰语相互交流了一阵后,阿杜问道:“今天(救我们)吗?”

“今天没有办法,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很多人在来救你们的路上。”潜水员安抚道。短暂的问答后,男孩们再次用泰语开始交谈。沃伦森和斯坦顿并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只能再次向他们保证:“我们会来(救你们)的!”

事实上,男孩们正抢着让阿杜帮忙传话:“很饿。”“什么时候来救我们?”沃伦森和斯坦顿开始接近“野猪队”所在的岩丘,再次告诉他们明天搜救人员将全面展开救援行动,食物以及其他用品也将送来。

第二天,海豹突击队如约将食物、水、氧气、医药包等补给送至“野猪队”队员身边。然而,由于洞内构造复杂,加之降雨还在持续,救援行动没有办法如期展开。

尽管如此,“野猪队”并没有因此丧失信心。为了激励洞内越来越虚弱的男孩,安抚洞外越来越焦灼的父母,7月6日,沃伦森和斯坦顿再次潜入,为男孩们和亲属传递信件。

“爸爸妈妈,别担心,我很好,记得叫姚带炸鸡给我吃。”最小的受困者,11岁的敦写道。

而教练艾卡波,则向队员父母送上歉意,“保证会尽力好好照顾这些孩子”。

“他们是真正的足球运动员,极其坚强。”参与救援行动的丹麦潜水员Karadzic向BBC盛赞少年们在危险面前的冷静和配合。

再陷僵局

7月2日,洞外。当沃伦森和斯坦顿带着发现队员的好消息返回时,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少年的亲人们笑中带泪,或双手合十,一遍遍念着祷词,相互拥抱。

短暂的喜悦后,人们很快意识到营救行动困难重重,洞外的气氛再次沉重起来。

一周以来,雨几乎从未停过。雨水不断渗入地下。此前凿开的隧道,有些已被水流浸没,无法使用。此时,直接通往洞内的隧道只剩一条,勉强靠抽水机维持畅通。接下来的每一场暴雨,都将让少年们生还的可能性降低,商量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援救方法迫在眉睫。

几种可实施的方案摆在救援队面前。

由专业潜水员带领少年潜水原路返回是其中之一,但这意味着从未学习过潜水的足球队少年,需要在短时间内掌握这项技能,穿越隧道,完成难度极高的洞潜。然而,这趟对于专业潜水员而言都充满了危险的艰难路程,虚弱的受困少年很可能难以完成。

另一个方法是找到位于地下岩洞后方的出洞口。这种洞口呈长条形,状如烟囱。通过牵引绳,可以安全便捷地将少年们从洞底吊出。只不过,要在这个人烟罕至,树木密集的地区寻找到“理论上存在”的洞口,花费的时间和结果,都是未知数。

还有一个设想是,自山体外部贯穿而下,人工凿出新洞口。由于洞穴和地面的垂直距离不过800余米,若这个方案能实现,救援将会十分快捷。不过,这个方案对技术精确度要求极高,需要避开过硬的岩石,因为它们会降低开凿速度,也不能触及会引起崩塌的软岩或土层。

救援行动总指挥、清莱府首长纳荣萨坚持认为不应该冒险,应该在有完全把握的情况下开展救援行动。因此,救援方式并不是一次完成,而是等待天气好转、地下水位下降时,将孩子们一个个运送出洞。BBC称,泰国军方预估,等到天气好转需要4个月时间。

随着洞内氧气不断消耗,二氧化碳含量持续攀升,少年们能否在洞内再生存4个月,是一个巨大的疑问。为了保证洞内含氧量,为洞内充氧、向受困少年運送氧气罐成为当时救援的重点工作之一。

这对于潜水员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通往洞内的隧道曲折而狭窄,光是单人通行就需要花费5个小时。潜水员们只能在浑浊的水中进行物资和氧气瓶“接力”运送,把生存的希望送到少年面前。

一场悲剧也因此发生。38岁的海豹突击队退役军人沙曼,自愿参加这场营救行动,重新归队。在运送氧气时,他把多数氧气留给了受困少年,在返回途中因缺氧不幸身亡。沙曼之死,为这场未知的艰难救援再蒙阴影:救援人员和受困少年,究竟还可以撑多久?

“一生一次的救援行动”

12名少年第一次戴上了潜水用的氧气面罩。

留给救援队和受困少年的时间,已不足以精心比对出一个最优方案,于是,救援队决定多种方法同时进行——人工凿洞正在进行中,来自澳大利亚的救援队和医务人员潜入洞中,为受困少年进行简单的健康评估,认为他们的身体状况允许“原路返回”方案的开展。少年们开始学习潜水。身体状况最佳的少年,将最先“出洞”。

来自美国的美国空军救援专家安德森告诉美联社,每趟救援任务都需要约100位救援队员的协作配合,约每10人照顾一位男孩。

根据洞内的地形,救援队综合采用了多种救援方法。

在救援过程中,有时需由两名潜水员带领一名男孩游动。但由于通道最狭窄的部分只有70厘米左右,仅能供一名成年男性通过。在这种情况下,每名少年将和一名潜水员绑在一起,先后通过。

有些洞室带有气穴,不适合游动,每名少年则需在4名潜水员的协助下以漂浮姿势依次通过。到了足够干燥、宽阔的区域,救援人员设置好绳索,利用救援吊带拉着少年移动,使他们不必消耗体力便可安全通过。

7月8日上午10点,13名国际专家组成的救援队与海豹突击队成员一同潜入洞中,第一批营救行动就此展开。约8个小时后,第一位少年出现在洞口——比官方预计的时间提前了近3小时。剩余3名少年,陆续“出洞”。

第一批获救的4名少年随即被送往清莱当地的医院接受治疗。由于洞内卫生环境不佳,且食物缺乏,少年们感染了细菌性痢疾。男孩们的亲人只能穿上保护袍,与他们保持两米的距离。

次日,又有4人获救;10日,最后4名队员和教练顺利“出洞”。泰国卫生部一名高级官员表示,尽管这些少年每人体重平均下降了两公斤,但精神状况良好,并没有因压力而出现异常心理状况。

安德森称这趟救援任务为“一生一次的救援行动”。“我认为此前从未有人完成过这种难度的任务。结果很圆满,我们非常幸运。”

〔本刊责任编辑 袁小玲〕

〔原载《看天下》2018年第19期〕

猜你喜欢

沃伦潜水员救援队
拉长时间的公平
画图捉迷藏
被忽略的太阳
潜水员
“美梦成真”之潜水员
迷宫
永远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