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民族歌剧新作《马向阳下乡记》的时代特质解读

2018-10-21孝红

当代音乐 2018年6期
关键词:民族歌剧

孝红

[摘要]民族歌剧新作《马向阳下乡记》是文化部2017年“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重点扶持剧目之一,首演后获得了业内外普遍好评,并体现出了鲜明的时代特质。鉴于此,本文从时代主题、精神、形象和审美等方面,就作品的时代特质进行了解读,由此获得对作品和当代民族歌剧发展更加深刻的认识。

[关键词]民族歌剧;《马向阳下乡记》;时代特质

[中图分类号]J61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7-2233(2018)06-0146-03

一、民族歌剧新作——《马向阳下乡记》

歌剧《马向阳下乡记》是文化部2017年“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重点扶持剧目之一,由青岛歌舞团于2017年8月排演完成,目前已进行了三场演出。作品改编自同名电视剧《马向阳下乡记》,原总政歌剧团团长黄定山担任总导演,著名剧作家代路、廉海平担任编剧,军旅作曲家臧云飞担任作曲。讲述了农科院助理研究员马向阳下乡当第一书记扶贫济困的感人故事。首演之后,主创方曾召开专家座谈会,羊鸣、仲呈祥、王祖皆、居其宏等专家先后发言,普遍认为该剧是新时期下具有鲜明时代色彩和地域特征的佳作,不但广大人民群众喜欢看、看得懂,也为当代民族歌剧的发展方向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二、民族歌剧《马向阳下乡记》的时代特质解读

1.时代主题的彰显

每一个时代,都有需要举全民族之力去解决的主要矛盾和根本任务,也就是时代主题。正所谓“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是否能够以艺术化的形式表现出时代主题,正是艺术作品成败的关键。对此民族歌剧也不例外。如开山之作《白毛女》,表现的是“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主题;《洪湖赤卫队》《党的女儿》等革命题材作品,则展示出了革命者“不怕牺牲争取胜利”的决心。而《原野》之所以在海外大获成功,则在于对“人性”这个全人类共有的主题进行了深刻挖掘。所以这些作品成为了时代的一面镜子,观众通过作品能够对时代进行复现,作品也由此获得了不朽的价值。

《马向阳下乡记》是一部改编自电视剧的作品,所以其主题也是十分明显的,就是党中央近年来反复强调和全力推动的“精准扶贫”和“共同富裕”。农科院的助理研究员马向阳,本来过着衣食无忧的城里生活,被单位要求下乡当第一书记后,还多少带有不情愿。但是当他看到一个独自带着孩子的寡妇,仅仅因为被骗两千元而上吊自杀的时候,一下子明白了生活的现实和残酷,也坚定了他“让大槐树下长出金子”的信心。他和乡亲们一道,积极将多种农业科研成果运用到生产中,尽管其间也遇到了多种阻碍,如落后的小农意识、封建的宗族势力、村干部因工作失误欠下村民债务等,但是马向阳都凭借不变的初心和高超的智慧予以化解,最终带领全体村民走上了共同富裕的道路。歌剧的结局是完美的,更是引人深思的。即与繁华喧嚣的大都市相比,广大农村地区的贫困和落后问题仍然十分突出,而精准扶贫则真正做到了“看真贫、扶真贫、真扶贫”,最终实现共同富裕。所以这个故事所带来的欢乐和笑声是温暖、动人的,它不只是马向阳的故事,也不仅是山东的故事,而是发生在全中国老百姓身上的故事。

而且难能可贵的是,虽然是笔墨书写时代,但是作品绝不是简单的政策、文件图解,而是歌剧思维下的艺术呈现。在剧本方面,编剧廉平吃住都在村里,做多位第一书记的助理,将四十集的电视剧浓缩为两个小时的精华,而且一些细节处理也是匠心独运的,如老祖奶的人物设置、四个妇女“嚼舌根”的情节设置等,都起到了画龙点睛的功效。作曲家臧云飞志在让音乐体现出鲜明的地域特色,作品中包含山东吕剧风格的唱段、山东快书的植入以及胶东方言的对白等,听得观众现场欢笑阵阵。而王丽达、张海庆等主演和全体演员,台上个个生气勃勃、全情投入。所以作品的主题虽然是深刻的,却表现出了好听、好看、接地气的效果,为现实主义题材歌剧的艺术化呈现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2.時代精神的高扬

所谓时代精神,从根本上来说,就是特定历史时代下人们的精神状态,包含价值观念、思维方式、道德情操、审美趣味等。歌剧作为一门集戏剧、歌唱、表演为一身的综合性艺术,在时代精神的表现上,是具有得天独厚优势的。而且紧扣时代脉搏,反映社会律动,表达民众心声,也是新时期下艺术创作的责任和使命。对此,《马向阳下乡记》是成功的,实现了时代精神和歌剧思维的完美融合。

以整部作品的价值观为例。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曾明确提出了“通过文艺作品传递真善美,传递向上向善的价值观,引导人们增强道德判断力和道德荣誉感,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的要求。《马向阳下乡记》正是通过真实而生动的故事,将正能量传递给了观众。首先,剧中的马向阳虽然在农村出生,但是多年求学后已经在城市里立足,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从城市知识分子到乡村第一书记的身份变化能够适应?他的生活和命运又会发生怎样的改变?这些疑问也正是观众所期待的。当面对一系列复杂而棘手的问题时,马向阳也确实感到了力不从心。痛定思痛之后,马向阳认识到了自己在多个方面的不足,并在老祖奶、村主任等人的帮助下开始了自己的追梦之旅,在他的带动下,一些原本自私狭隘的村民也有了积极的转变,最终实现了“让大槐树下长出金子”的美好愿景。歌剧最后,马向阳带领村民在大槐树下高歌的时候,这棵被全村人奉为圣物的大槐树也心有灵犀,落下了片片槐花。马向阳实现了个人价值,同时也为这个原本古老而封闭的村子注入了活力,村民们也开始有了梦想,并朝着梦想一步步迈进。这就是一种主流价值观艺术化的呈现,既不矫情,也不刻板,而是像一条无形的线贯穿于全剧的始终,最终给观众以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之感。此外还有剧中表现出的“为子当孝,待人以信”“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等,都使该剧充满了正能量。真正通过戏剧、音乐、舞美、表演等多个元素的有机综合和整体化合,实现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的“三性统一”。

3.时代形象的塑造

艺术形象是歌剧的一个根本性命题,塑造出鲜活、生动、令人难忘的人物形象,正是一部歌剧的核心所在。从中西方歌剧的很多经典之作来看,若干年之后,很多观众已经忘记了歌剧的具体情节甚至名字,但是剧中的人物形象却仍然印在观众心中。这正是形象的价值和魅力所在。

《马向阳下乡记》中,主要塑造出了两个人物形象,一个是马向阳,一个是村民。首先是马向阳。作为学有所成并立志回报家乡的农业科研工作者,马向阳无疑是一个追梦人的典型,既要实现个人价值,也要改变家乡贫困落后的面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实干家。而该剧的突破在于,在正面人物的塑造过程中,并没有延续过往作品中高、大、全的模式,更没有让主角自带光环,所有事情都是左右逢源,一马平川。而是志在突出一种真实性。所以我们在剧中看到了马向阳在面对诸多困难时的一筹莫展,在关心和爱护村民时的真诚善良,在初获成功时候的开怀大笑,这些细节刻画都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近在身边的、真实的第一书记。特别是曲作者臧云飞将大量山东民间音乐素材的融入,在突出了全剧地方色彩的同时,更在人物形象真实性塑造的过程中推波助澜。一个典型又接地气的第一书记形象就这样印在了观众心中。诚如著名音乐评论家仲呈祥所言:“民族歌剧应该为历史性变革新阶段的成就、为新阶段中涌现的新人物树碑立传。我们高兴地看到《马向阳下乡记》自觉担负起了这个重任。”

其次是村民。大槐树村的村民们是进取而又质朴的,这一点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当马向阳提出应用科技成果,带动全村发展等理想和规划时,村民们是嗤之以鼻的,丝毫不相信仅凭马向阳一个人,就能解决好诸多复杂的难题,更不用说脱贫致富。但是当看到马向阳全身心投入到大槐树村的建设中时,村民们的思想也发生了转变,逐渐认可了马向阳和他的理念,实现了从“抵触—认可—配合”的转变。让观众看到了具有自主和进取意识的新农民形象。另一个是在对大槐树的保卫中,则又彰显出了村民的质朴和美德。面对重金卖掉大槐树的诱惑,村民们确实有过犹豫,但是村民们深知,大槐树是他们心中的依靠和念想,卖掉了大槐树,也就卖掉了自己生存的信仰和慰藉。最终,村民们保住了大槐树,坚守住了自己的底线,表现出了意识和价值观上的成长和进步。所以说,整部作品的人物形象是鲜活而真实的,没有丝毫的模式化倾向,启发了观众进行自我和群体比对,使艺术形象的作用和价值得到了更加深刻的彰显。

4.时代审美的迎合

每一时代都有该时代下主流而特有的审美倾向,对这种审美倾向的迎合,则是艺术作品是否能够获得观众认可的关键所在。《马向阳下乡记》之所以大获成功,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作品多方面表现都是为普通人所喜闻乐见的,获得了与当代人的审美趋同。

首先是歌剧类型的精准定位。该剧的总导演黄定山曾表示,要将《马向阳下乡记》打造为继《小二黑结婚》以来又一部农村喜歌剧力作。这个自身定位是独到而精准的。纵观民族歌剧发展史,农村题材的作品所占比例不大,农村喜歌剧更是只有《小二黑结婚》和《拉郎配》等年代久远的寥寥几部,而这部作品则堪称是当代农村喜歌剧的典范。人物形象生动,故事情节真实,更有着鲜明的时代和地域特色,获得业内外好评也是意料之中。一方面,长期以来,歌剧艺术都给人以高高在上之感,是普通人眼中的“阳春白雪”,不爱看、看不懂,是多数观众对歌剧的第一反应;另一方面,当代人的生活、工作压力倍增,人们渴望多获得一些轻松、幽默之感,使紧张的状态和情绪得到缓解。而该剧正是对上述两个问题的突破和回应,以轻喜剧的方式对现实问题进行了呈现。用青岛歌舞剧院院长张乐群的话来说就是“让人笑却不胳肢人,让人哭却不煽情”,所以观众喜欢看,看得懂,是一部真正接地气的作品。

其次舞美设计的匠心独运。当代新媒体技术的发展和运用,使舞台表现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丰富,《马向阳下乡记》的舞美设计重在写实,试图营造出一个真实的农村场景。对此舞美设计者采用了弧形的LED大屏,分别展示出了五个大场景的变化,每个场景中的画面都经过了精心的设计,比如剧中的关键道具“大槐树”,虽然有多场戏都是在大槐树下展开的,但是设计者选择的角度并不相同,观感也自然不同,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而舞台上大喇叭传出青岛本地方言的演出播报、外地游客直接从观众席上走来,更是突出了小剧场歌剧的互动性优势,让观众也成为了演员。可以看出,无论类型定位还是舞美设计,主创方都牢牢把握住了时代审美倾向,也由此获得了当代观众的普遍认可。

结语

综上所述,与历史剧、革命剧相比,当代剧排演的难度显然更大,因为其所表现的故事和人物近在眼前,观众们或亲身体验,或耳聞目睹,所以很难“立”起来。另一方面,歌剧的排演周期较长,在时代性表现上具有天生的劣势。但是《马向阳下乡记》却做到了,这既是创作、表演、舞美等多方共同努力的结晶,更证明了民族歌剧时代性表达的可能性和必要性,为新时期的民族歌剧探索出了一个新的发展方向。也相信在这部作品的带动下,会涌现出更多具时代特色的民族歌剧佳作,使之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程上的见证者和记录者,而作品本身也会由此获得最长久的艺术生命力。

[参 考 文 献]

[1]蒋力.民族歌剧之问——中国歌剧创作现状纵论之四[J].歌剧,2017(03).

[2]张婷.民族歌剧《马向阳下乡记》座谈会专家发言摘登[N].中国文化报,2017-12-11.

[3]居其宏.现实题材与歌剧音乐剧创作———兼论当代中国改革开放与价值观偏斜的冲突[J].艺术百家,2008(06).

(责任编辑:崔晓光)

猜你喜欢

民族歌剧
歌剧唱段《永远的花样年华》的演唱分析
中国民族歌剧实践在高校民族声乐教学中的运用研究
民族歌剧《江姐》中《我为共产主义把青春贡献》的演唱分析
民族性与时代感在民族歌剧表演艺术中的体现研究
歌剧排演在高校声乐表演课程中的融入
民族歌剧《运河谣》关砚砚人物形象塑造
中国民族歌剧艺术和大众相融的审美选择
浅析中国民族歌剧的艺术特点与创作题材
浅析歌剧选段《海风阵阵愁煞人》的艺术特点
基于中国民族歌剧的题材和音乐艺术特点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