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政府补贴、企业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

2018-10-13柴源

中国市场 2018年28期
关键词:政府补贴企业绩效

[摘 要]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市场改革的不断深化,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不断增强,政府也在对资源配置的范围和方式不断进行调整。文章以2006—2016年A股上市公司的相关数据为样本,运用多元回归方法对政府补贴、企业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之间的关系进行实证检验。结果表明政府补贴对企业创新投入、企业创新投入对企业绩效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关系,并认为企业创新投入具有一定的中介效应,即政府补贴可以通过创新投入从而提升企业绩效。针对研究结果,文章从政府和企业两个角度分别给出建议。

[关键词]政府补贴;企业创新投入;企业绩效

[DOI]10.13939/j.cnki.zgsc.2018.28.007

1 引 言

政府補贴和企业创新投入是促进企业绩效增长的两个重要因素,党的十八大提出实施“三步走”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强调必须将科技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2017年1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创新政府配置资源方式的指导意见》中指出要从广度和深度两个层次上推进市场化改革,大幅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更多地引入市场化手段来创新配置方式。在社会事业资源方面要促进高效、公平、可持续的公共资源配置,实现资源配置效率的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预期2020年将基本建立能保证资源配置过程公开公平公正的新型资源配置体系。创新经营性国有资产的配置方式,优化国有资本布局,提高国有资本配置效率和效益。

文章从实证角度出发,找出政府补贴、企业创新投入和企业绩效间的内在关系和影响企业研发投入、企业绩效的其他因素。研究结果可供不同行业、性质的企业参考;可帮助政府合理配置资金,保证有限的补贴能实现最优的效益;同时可帮助企业加强资金管控,从而扩大创新投入,提升企业绩效。

文章的创新点是发现了中介效应的传导机制,即政府补贴可通过扩大企业创新投入从而提升企业绩效。

文章其他内容安排如下:第二部分为文献综述和研究假说;第三部分为样本选取与变量说明;第四部分为实证研究;第五部分为研究结论及建议;第六部分为局限性。文章研究思路如下图所示。

文章研究逻辑

2 文献综述和研究假设

国内大部分学者对政府补贴与企业创新影响研究结论相似,主要从与政府关联关系、补贴金额、补贴效果、行业差异等几方面进行研究。首先,伍健等(2018)研究认为政府补贴、政府关联都对企业创新具有正向影响。在此基础上王德祥、李昕(2017)提出如果政府关联和政府补助同时存在,则不会增加企业创新投入。其次,王文煜等(2015)实证得出当政府补贴水平为6%时,对企业创新投入的激励最大,并指出当达到最优补贴水平后,补贴效应会逐渐弱化。同时,翟海燕等(2015)研究认为短期内政府补助对企业研发投入有激励作用,但这种激励作用在长期内有限。顾群(2015)指出政府补贴对不同创新模式的影响存在差异,选取科技型中小企业为样本,得出政府补贴对企业探索式创新具有激励作用,但对开发式创新存在挤出效应。

根据以上文献和理论分析,文章提出以下假设。

假设1:政府补贴对企业创新投入有正向影响。

对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影响的研究主要面向上市公司,尽管研究的角度不同,但大部分学者都表明不同行业的企业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存在着显著的正相关关系。王玉冬、李俊龙(2015)以生物制药行业为研究对象,认为在不同的内控水平下,创新投入对企业绩效的影响程度会随着不同的内控水平而变化。郑健壮等(2017)选取了两个技术水平不同的信息技术业企业和制造业企业为研究对象,实证研究表明了信息技术业产品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存在显著正向关系,制造业工艺创新投入对企业当期绩效存在显著正向影响,得出不同的产业结构需要采取不同创新策略的结论。此外,魏蒙等(2017)表明企业创新投入的增加会提高企业创新转化效率,从而加快创新产出,抢占市场份额,进而提升企业绩效。同时指出,加大创新投入对提高企业综合绩效有重大作用。林慧婷等(2014)提出创新是提升企业价值和核心竞争力的关键,企业增加对R&D;的投资会显著提高企业绩效。

因此,文章提出以下假设。

假设2:企业创新投入对企业绩效有正向影响。

文章对近年来国内学者就企业的股权性质差异、区域规模、政府关联、经验战略等角度分析政府补贴对企业绩效的影响进行了总结。万伦来等(2016)研究表示政府补贴对企业绩效有促进作用,对非国有企业的促进作用更强,指出政府补贴还存在着显著的区域差异性。吴妍(2018)还表示政府补贴对规模大,存在时间长的企业促进作用更强。彭中文等(2015)通过对新能源企业的研究,认为政府补贴不利于提高企业绩效,但支持政府补贴对非国有企业绩效具有正向影响的观点。吴成颂等(2015)研究认为政府补助和政治关联对企业绩效的提升有帮助但不显著,认为政府补贴只对非政府关联企业产生显著促进作用。王一卉(2013)研究认为政府补贴对提高企业绩效有积极的作用,但对国有企业具有反向作用,对相对缺乏经验的企业绩效提高程度更强,表明政府补贴在企业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的关系中有显著的负向调节作用。雷辉、杨丹(2013)对制造业上市企业进行实证研究,将创新投入作为中介变量,认为差异化战略能通过创新投入来影响企业绩效。

基于上述分析,文章提出如下假设。

假设3:政府补贴对企业绩效有正向影响,政府补贴与企业绩效中存在中介效应,即政府补贴可以通过提升研发投入从而提升企业绩效。

3 样本选取与模型构建

3.1 样本选取与数据来源

文章以2006—2016年期间的全体A股上市公司为研究对象,研发支出数据来自同花顺数据库,政府对企业的补贴数据主要选自WIND数据库,其余财务数据来自国泰安数据库。数据筛选依据为:剔除金融保险类公司观测值、剔除ST公司、剔除样本缺失的观测值,最终选取有效样本8235个。文章主要使用Excel 2013进行相关数据的匹配与筛选,STATA14.0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同时为避免极端值对结果的影响,文章对连续变量在1%和99%进行缩尾处理,在进行稳健性检验时对连续变量在5%和95%进行缩尾处理。

3.2 变量说明

文章涉及以下变量: 被解释变量——企业绩效,文献中多使用财务绩效指标或市场绩效指标来表示企业绩效,本文选用市场指标托宾Q。托宾Q反映了企业的市场价值与其资产重置成本之间的比例关系,可对企业价值进行有效评估。此外,由于各样本公司在规模、盈利能力等方面的差异,因此对于比较研发投入和政府补助的绝对数意义不大。所以用各企业的研发强度,即研发投入与销售收入之比来表示中介变量——企业创新投入;用政府补助比例(政府补贴/营业收入)来表示企业收到的政府补贴,作为解释变量。文章主要选取企业规模、股权性质、高管薪资水平、企业成立年限、企业负债率作为控制变量。有关变量的符号及定義如表1所示。

4 实证检验

4.1 模型设定

首先检验假设1,即政府补贴与企业创新投入的关系,因此本文设定了计量模型(1)。

其中被解释变量Rdsale代表企业的创新投入;subsale政府补贴作为解释变量;模型中的其他变量为可能影响企业创新投入的控制变量。为检验假设2,设定了模型(2),即企业创新投入是否对企业绩效有影响。

其中被解释变量Tobinq代表企业绩效;Rdsale企业研发投入为解释变量;模型中的其他变量为可能影响企业绩效的控制变量。模型(3)是基于假设1和假设2设定的,根据前两个假设猜想政府补贴与企业绩效中存在中介效应,即政府补贴可以通过提升研发投入从而提升企业绩效。

其中用Tobinq代表企业绩效,作为被解释变量;Rdsale企业研发投入为中介变量;Subsale政府补助为解释变量;模型中的其他变量为可能影响企业绩效的控制变量。

4.2 描述性统计

表2是对8235家上市公司数据的描述性统计,表中体现了每个变量的均值、标准差、最小值和最大值。Tobinq标准差为2.409015,最大值为34.00918,最小值为0.683141,说明不同企业的市场绩效或企业价值之间存在较大的差异。Rdsale均值为0.0477635,说明我国上市公司的平均研发投入占当年销售收入的4.77635%,且标准差为0.0535099数值较小,说明波动不大。Subsale均值为0.0159374,说明企业获得的政府补助占其营业收入的1.59374%,标准差较小,说明不同类型企业之间获得政府补助的差异不大。控制变量中Size和Salaryrate相较于Soe、Lnage和Lev其他三种控制变量的标准差及最大值与最小值之间的差距较大。说明应主要控制样本企业中企业规模、高管薪资水平变量的差异。

4.3 相关性检验

表3显示了各变量之间在1%的置信水平上的相关性分析。从表中可以看出政府补贴与企业研发投入相关系数为0.4511,呈显著正相关关系,初步支持了假设1,但两者间的具体影响需在回归分析中进行检验;企业研发投入与企业绩效相关系数为0.3600,呈显著正相关关系,说明企业进行研发投入强度越大越会提升其企业绩效、增加企业价值,从而支持了假设2;政府补贴与企业绩效的相关系数为0.2145,呈显著正相关,说明政府补贴会提高其绩效,支持了假设3。控制变量中除高管薪资水平与企业研发投入相关系数为0.0249,其余控制变量都与企业绩效和研发投入呈负相关关系。同时,所有变量的相关系数都小于0.50,因此不存在多重共线性问题。综上所述,上述变量之间的关系与文章提出假设的预期基本一致,但仍需通过后面的回归检验,进一步分析各变量之间的内在关系。

4.4 线性回归检验

4.4.1 政府补贴对企业创新投入影响的模型回归分析

为了验证政府补贴对企业创新投入的影响,文章对模型(1)进行线性回归分析,得到的结果如表4所示。

从整体来看,模型(1)R2为0.2550拟合优度较好,模型回归结果中P值为0.0000,说明模型在1%水平上解释变量与被解释变量的线性关系显著。回归结果中显示政府补贴水平Subsale的回归系数为0.9950651,T值为38.60,P值为0.000,在1%水平显著,可以说明创新投入Rdsale与政府补贴Subsale呈显著正相关关系,这与假设1中政府补助对企业创新投入有正向影响是相符的。企业规模Size的回归系数为-0.003103,P值为0.000,可以说企业的创新投入与企业规模是显著负相关的。股权性质Soe的回归系数为-0.0044804,P值为0.001,可说明政府补贴对国有企业的创新投入是显著负相关的,对其他非国有企业则相反。高管薪资水平Salaryrate的回归系数为0.0047594,P值为0.000,说明高管薪资水平越高,企业的创新投入越多。负债率Lev的回归系数为-0.0560563,P值为0.000,可见企业创新投入与负债率是显著负相关的。

4.4.2 企业创新投入对企业绩效影响的模型回归分析

为了验证企业创新投入对企业绩效的影响,文章对模型(2)进行线性回归分析,得到的结果如表5所示。

从整体看,该模型的拟合优度较好,模型回归结果中P值为0.0000,说明模型(2)在1%的水平上,解释变量与被解释变量的线性关系显著。回归结果中显示企业研发投入的回归系数9.743093,T值为17.14,P值为0.000,可以说明企业研发投入Rdsale与企业绩效Tobinq显著正相关,这与假设2中企业创新投入对企业绩效有正向影响是相符的。

4.4.3 中介变量企业研发投入在政府补贴与企业绩效中影响的模型回归分析

从整体看,模型(3)的拟合优度比较好,如表6所示,模型回归结果中P值为0.0000,说明模型(3)在1%的水平上,解释变量与被解释变量线性关系显著。回归结果中显示政府补助Subsale的回归系数为3.28616,P值为0.014,说明政府补助与企业绩效呈显著的正相关关系;企业研发投入Rdsale的回归系数为9.28347,P值为0.000,说明企业研发投入与企业绩效呈显著正相关。同时,结合模型(1)和模型(2)的回归结果,文章认为研发投入在政府补贴和企业绩效中存在中介效应,即政府补贴可通过提升企业研发投入从而提高企业绩效,与假设3的预测相符。

4.5 稳健性检验

文章使用STATA14.0软件自带的稳健性检验方法,对三个模型进行回归检验。在5%的显著性水平上检验得出的结果与模型中各变量回归系数无显著性变化,因此该结果是具有稳健性的。如表7所示。

5 研究结论及对策建议

5.1 研究结论

文章以搜集的8325家上市公司2006—2016年的研发支出和企业市场绩效等数据为研究基础,对各变量进行了1%和99%的缩尾处理,从政府补贴对企业创新投入、企业创新投入对企业绩效、政府补贴对企业绩效三方面来论证企业创新投入具有一定的中介效应,即政府补贴可以通过研发投入从而提升企业绩效。通过上述实证分析,得到以下结论。

(1)通过对模型(1)的回归分析,可看出政府补贴与企业创新投入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关系,与假设1提出的政府补贴会提高企业创新投入一致,也就是说,企业会把收到的政府补贴用于产品技术研发活动。但对于国有制企业,政府补助并不会提高其创新投入,反而对非国有制企业存在显著的正向影响。此外,企业高管的薪酬与行业平均差异越小,企业创新投入的水平越高。对于负债率高的企业获得的政府补贴并不会增加其对创新的投入。

(2)模型(2)的回归分析得出企业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呈显著正相关关系,表明企业可通过增加创新投入,获取创新成果,从而达到抢占市场、提升企业绩效的目的。创新制造流程、生产工艺,还可以降低生产成本,增强企业的竞争力,也可达到提升企业绩效的目的。企业成立年限与企业绩效呈显著正相关关系,侧面说明相对富有经验,资历深的企业比新步入市场的创业企业对创新投入提升绩效的水平更显著。资产规模越小的企业,企业绩效提升越显著。负债率高或者有债务危机的企业,即使增加创新投入,也不会提升企业绩效。

(3)通过模型(3)的回归分析,可看出政府补贴与企业绩效间存在显著的正向关系,企业创新投入也与企业绩效呈显著正向关系,同时结合模型(1)和模型(2)的回归分析,发现政府补贴可以通过提高企业研发投入从而提升企业绩效。企业研发投入属于中介变量,具有中介效应。政府补贴扩大企业创新投入,对非国有制的、资产规模小的、负债率低的、高管薪资水平高的、成立时间久的企业绩效提升更显著。

5.2 研究建议

由于企业创新投入具有中介效应,因此提升企业绩效可从增加政府补贴和扩大企业创新投入两方面入手。根据上述结论,文章给出以下建议。

从政府补贴的角度考虑:首先政府应该明确补贴对象,应补贴给那些真正需要,并且能够切实用于研发投入的中小型非国有制企业和处在成长期的创业企业,对政府补贴的利用能达到最优效果。其次,针对国有制企业政府应改变补贴策略,比如,国有制企业想要获得政府补助,需先提交可实施的创新方案,同时加强补贴后的绩效管理,定期对创新进度进行评估。此外,不论国有制企业还是非国有制企业都应该加强对补贴资金的管理监控,确保政府补贴能够被合理使用。

从扩大企业创新投入角度考虑:一方面,企业可以通过提升高管薪酬,将高管薪资与企业绩效水平相关联,采用股权激励等手段来降低企业代理问题,从而达到扩大企业创新投入,提升企业绩效的效果;另一方面,政府可以通过税收优惠政策,对进行创新投入的企业或有创新技术成果的企业采取免税或减税的税收优惠政策,从而激励企业创新研发。

6 局限性

文章没有具体讨论行业变量对研发投入的影响,也没有考虑研发投入对企业影响的滞后性。

参考文献:

[1]伍健,田志龙,龙晓枫,等. 战略性新兴产业中政府补贴对企业创新的影响[J]. 科学学研究,2018(1):158-166.

[2]王德祥,李昕. 政府补贴、政治关联与企业创新投入[J]. 财政研究,2017(8):79-89.

[3]王文煜,朱卫东. 政府补贴对企业创新投入及创新产出的影响研究[J]. 合肥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4):14-20.

[4]翟海燕,董静,汪江平. 政府科技资助对企业研发投入的影响[J]. 研究与发展管理,2015(5):34-43.

[5]顾群. 政府补助与企业创新投入、创新规模的关系——来自科技型中小企业的经验数据[J]. 财会月刊(中),2015(32):74-76.

[6]王玉冬,李俊龙. 创新投入、内部控制与高新技术企业绩效[J]. 财会月刊(下),2015(8):34-37.

[7]郑雯妤,郑建壮,靳雨涵,等. 企业创新投入与企业绩效的相关性——基于信息技术业和制造业上市公司数据[J]. 浙江树人大学学報,2017,17(4):42-46.

[8]魏蒙,魏澄荣. 创新投入影响融资结构与企业绩效关系的中介效应研究——基于S-C-P的分析范式[J]. 福建论坛(人文科学社会版),2017(6):39-48.

[9]林慧婷,王茂林. 管理者过度自信、创新投入与企业价值[J]. 经济管理,2014(11):94-102.

[10]万伦来,郭冬亮. 政府补贴、市场进入壁垒对民营企业绩效的影响——基于中国民营企业上市公司的实证研究[J].工业技术经济,2016,35(9):92-99.

[11]吴妍.政府补贴与企业绩效[J].财务与金融,2018(1).

[12]彭中文,文亚辉,黄玉妃. 政府补贴对新能源企业绩效的影响:公司内部治理的调节作用[J].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15(7):80-85.

[13]吴成颂,钱春丽,张礼娟. 政府补贴对制造企业绩效的影响[J].商业研究,2015,57(4):9-16.

[14]王一卉. 政府补贴、研发投入与企业创新绩效——基于所有制、企业经验与地区差异的研究[J]. 经济问题探索,2013(7):138-143.

[15]雷辉,杨丹. 基于创新投入的企业竞争战略对绩效的影响[J].系统工程,2013(9):114-120.

[作者简介]柴源(1996—),女,黑龙江泰来人,辽宁大学新华国际商学院2015级。

猜你喜欢

政府补贴企业绩效
区域经济效率与公平兼顾
基于微观尺度下的政府补贴与企业成长关系
政府补贴对企业出口行为有效性研究
人力资源管理实践、知识管理导向与企业绩效
中央房企国家持股与企业绩效的实证研究
薪酬差距与企业绩效分析
创新视角下企业吸收能力、冗余资源与企业绩效的实证研究
中国养老产业发展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