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500年前的南极地图是如何绘制的

2018-10-11 06:16:06 文史博览·文史 2018年8期

裘伟廷

南极洲位于地球的最南端,是世界上最寒冷的地方。南极大陆绝大部分常年为冰雪所覆盖,不见真面目。由于它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长期无人知晓,直到19世纪初才被发现。因此,人们发现并登上南极大陆考察、勘探、绘制南极地形图等,都是1820年以后的事情。现代人直到1952年才借助地震波探测器,测到冰层下面南极洲的地形。

18世纪初,人们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古称君士坦丁堡)的托普卡帕故宫里,发现了几张古代地图。这些地图原属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海军舰队司令皮里·雷斯私人所有。其中有一张是南极古地图,上面有皮里·雷斯的签名和日期,显然这是皮里·雷斯亲手绘制在羊皮纸上的杰作。

皮里·雷斯是16世纪土耳其海军上将,但他早年是横行于海上的大海盗,后效忠于土耳其皇家海军,地位显赫。皮里·雷斯的一生极具传奇色彩,以海上探险为乐,为土耳其扩展海上“地盘”做出过卓越的贡献。当然,最令现代地理学家惊叹的是,他于1513年在羊皮纸上绘制出了南极地图。要知道,当时的“南方大陆”如神话一般神秘,人们只是听过传说,对它进行猜测,并不知它的确切位置。包括皮里·雷斯在内的海上探险家,都希望找到这个“南方大陆”。可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寻找失败后,人们甚至认为“南方大陸”纯属子虚乌有。

与此同时,皮里·雷斯却绘制出了一份详尽的南极地图。不过,皮里·雷斯的南极地图绘成后,除了地理学家把它当作笑话外,一直无人问津,被打入“冷宫”达450年之久。直到1956年,人们在对南极进行了无数次科学考察后,皮里·雷斯南极古地图才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被送到了美国绘图专家莫勒里的手中,让他作权威性鉴定。

莫勒里惊奇地发现,在这些400多年前绘制的地图上,南极洲的地形特征竟与1949年测定的南极地形轮廓如出一辙。莫勒里甚至认为,皮里·雷斯应是世界上最早绘出南极地图的人。

学者们认为,这批南极古地图精确得令人不可思议。首先,人类在1818年之后才发现了南极洲大陆,但直到20世纪初,才有了南极洲大陆的准确地图。而皮里·雷斯地图绘成于16世纪。其次,古地图上的南极洲,竟是没有冰川覆盖的实际海岸线和内部地形。1957年,古地图专家用回声探测仪对皮里·雷斯地图所示的一些地方的地形进行探测,发现皮里·雷斯的地图把冰层下的南极洲画得十分准确。更令人惊奇的是,图中标出的山脉、高峰明白无误。古地图上甚至对那些至今人们尚难以勘探到的地方也标得十分精致,譬如图上标明的一条南极山脉,是20世纪50年代以后才被发现的。

面对这样的结果,人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学者们曾对南极古地图上标出的河流表示怀疑:在这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冰雪大陆”,终年天寒地冻,怎么可能有河流的存在呢?后来经过查阅1949年海洋地质学家对南极洲边缘的罗斯海的报告后才搞清楚,原来海底滞留的岩层是由南极河流带来的冲积物沉积固定而成,这些冲积物已逾万年,入海最迟的也有6000年了。地质历史学家的研究也表明,那时的南极洲尚处于冰川时期之前的温带时期,百川奔流,草木葱茏。

这就是说,皮里·雷斯所绘制的南极古地图,实际上反映的是南极洲被冰川覆盖之前远古时代的地形地貌。一个16世纪的人,怎能凭空绘制出6000年以前的南极地图呢?一些致力于揭开南极古地图之谜的学者,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托普卡帕故宫书库中,找到了皮里·雷斯绘制南极图的说明。原来,皮里·雷斯绘制这批南极地图曾参阅了20份海图,其中有8张是公元前留下的。不过这一新发现再次令学者们大惑不解,因为他们又发现了新的问题:在冰川覆盖前的远古时期,就已经有人绘制出了南极大陆的原始地形图吗?

时至今日,即便是借助于现代交通工具人们尚无法畅游整个南极洲,更别提从地面勘探整个南极全域,唯一有效的途径是利用人造地球卫星上的遥感技术拍摄南极全貌。通过认标投影等现代化科技手段,学者们发现南极古地图与美国空军用等距离摄影法制成的南极地图几乎相同。据此,美国的哈普古德教授指出:皮里·雷斯的南极古地图一定是高空拍摄照片的复制品。其他学者的研究也表明,正是这种“高空摄影效应”,那些古地图上的南极洲才会被奇怪地拉长;这与美国月球探测器拍下的地球照片的特征刚好吻合。

科学家除了研究皮里·雷斯绘制的古地图外,还搜集到了勃库等人留下的古地图,并从中获得了新的发现和启示。勃库地图绘于1733年,比皮里·雷斯地图迟200多年。该图所示罗斯海和威德尔海相互连通,南极大陆并非整体,而是海洋环抱的两个大岛。由于它比人们发现南极大陆早近90年,其真实性一直受到怀疑,直到1967年国际地球物理年时,经过科学家艰辛努力地确认,认为勃库世界地图十分准确地反映了南极洲在冰川时期之前的真实情况。它与皮里·雷斯地图都记录了南极洲在冰川覆盖前不同地质阶段的海陆概貌。这是现代人无法想象的。

为了弄清南极古地图的来龙去脉,已有许多学者投入到研究之中,其中哈普古德的研究工作做得最细致有序。他于1966年出版了一部专著《古代海王地图》,书中指出:“通过对一些古地图的鉴定,表明在史前时期,可能就有人绘制了画有南极大陆绿洲时代地形地貌的地图。”哈普古德还叙述了对皮里·雷斯古地图等来龙去脉的调查情况。他指出,绘制南极古地图所依据的原始资料,可能来自公元前3世纪初埃及托勒密王朝亚历山大城的博学院。这里曾是世界上保存有关古代航海地图、日志等资料的中心所在。十分遗憾的是,在罗马恺撒大帝侵入埃及后,大部分资料在战乱中失散,只有一小部分被转移到拜占庭帝国,后收藏于托普卡帕故宫中。

皮里·雷斯的南极古地图表明,在有历史记载的许多世纪前,人们就不可思议地具备了绘制这种令现代人叹服的地图的能力。这里出现了一个新的疑案,如果史前人真的已掌握了如此先进的技术,为何进入有史年代后又失传了呢?一些欧美的学者甚至将话题转移到外星人的身上,认为这是外部文明世界的智能使者在一万年前送给地球人的礼物。然而,这毕竟是一种牵强附会的说法。神秘的皮里·雷斯南极古地图,是不是将成为一个永恒的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