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炊烟起,我在黄昏里等你

2018-09-04杨跃清

雪莲 2018年7期
关键词:梯田

杨跃清

两千年前,我们生活的那个朝代,叫秦。秦始皇暴政,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官逼民反,各路英雄豪杰纷纷揭竿而起。我的族人,为避战乱、躲追杀,带着家族一大帮子人举家南迁,流落到湘中腹地,梅山区域。那时候,湖南不叫湖南,梅山也不叫梅山,而是统称为“南蛮之地”,意思是南方的荒凉闭塞之地。传说瘴气遍布,野兽遍地,不适宜人居,只有犯了错误的官员才被朝廷发配于此。

南蛮就南蛮吧,我们随着族人一路颠簸,舟车劳顿,委实经不起折腾了。此处虽然人烟荒芜,倒也好山好水。第一眼,我就心生欢喜。我的族人们似乎都是同等心思,于是,就在此处安营扎寨,结草为庐。不问何时是归期。

我站在高高的山冈上瞭望来时路,只有滚滚尘烟。故乡在哪里,我看不见。我们已经改秦姓奉,从此秦王是路人。我爱上这里的延绵群山、汩汩清泉,爱上這里的灿烂星空、广袤原野。最重要的是,将军,哦,爱人,你就在我身边。以后,你不再需要随军出征、浴血天涯。我也无需日日惶恐,夜夜噩梦。我们可以渔猎为生,可以清风明月佐梦。人生如此,妇亦何求?

初始,每天的每天,天刚露出鱼肚白,将军就和族人们一起,在山岭上开荒破土,挖山畲田。没有农具,就用自带的刀枪改制。大山里丰富的自然资源给我们源源不断地提供了原料,除了食材外,木材可以搭建房屋,杂草可以做燃料,藤条可以编织生活用具。没有蓄水的库塘,就直接引用山溪水。潺潺山溪经族人们的精心设计,形成一套周密合理的灌溉系统。渐渐地,依山就势而筑的梯田已初具规模,承载着我们全部的希望和梦想,延绵在每一道沟壑每一条山脊。后人说,这是稻作文化和农耕文明的开端,是人类历史上一份珍贵的遗存。其实,就如何填饱自己的肚皮,让世世代代在这个山岭延续下去才是族人们最原始的初衷。

我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日子虽简朴,却充实。草庐换上板屋,屋的四周全是开垦的梯田。田里长了葱郁的稻,田塍上种满黄豆和绿豆,满树的豆荚齐崭崭地怀着孕,里面并排躺着它们的小宝宝。养几只鸡鸭,有一条小黄狗看家,出门不用上锁,进屋温馨满怀。屋后种上苎麻,门前种上菜蔬,必得插上竹篱笆。不能让那几只捣蛋的鸡鸭钻进去,它们会毫不留情地踩几脚,啄几下,直啄得种子幼苗痛得哎呀呀。如果篱笆寂寞,可种上几株牵牛花,缠缠绵绵绕着它,日日诉说心里话。菜园内,一角的桃树开满了花,风一吹,粉色的花瓣簌簌而下,盖住了老井的轱辘,将井水熬成一锅桃花粥。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三五丛竹林,就种在向阳坡。涓涓溪水坡下过,小鱼小虾儿在竹影里游。

将军已成农夫,我自当为农妇。脱下绫罗衣,换上粗布裙,头顶兰底小白碎花大方巾。菜园里除除草,小溪边浣浣衣,把每一个琐碎日子都熬进新鲜粥蔬里,养护一家人的胃。白天纺车吱吱呀呀地叫,夜晚松油灯下密密缝。长袍子缝给老人与将军,短褂给孩童。小儿的功课须督导好,上午读书识字,下午弄剑抚琴。不为功名利禄,只是不想辜负这一垄清风、这一溪闲云。如果还有闲暇,就西窗研墨,画几支梅朵,瘦瘦的,蓄着饱满的风骨。若是天气晴朗,夜晚可观星,可赏月。小方桌摆在院中央,烫一壶自酿的小米酒,摆几碟子自制小点心。星汉灿烂,明月初升,山之黛影重重叠叠,层层梯田朦朦胧胧。此情此景,吟诗作赋已了无新意,我击钺而歌,将军舞剑可好?

后来,战乱又起,连这个小山旮旯也未能幸免。族人纷纷逃亡。我们老了,血液和根已渗进了这片厚土,逃不走。我们躲进山中,幸存了一小部分。这一部分人,是否就是被后人叫做苗、瑶族人,我不得而知。管他什么族吧,我们原本就来自异域,只是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我们所付出的汗水和艰辛,清风明月可以作证。听说,再后来,又有不少汉人逃进山中,与我们的后人一同听风沐雨,一同开垦荒山。经过几十代人的垦荒,这里已经鱼肥粮丰,生活蒸蒸日上。忽一日,大群的紫雀纷纷迁来,低低迂回,落板屋,绕画梁,赶都赶不走。或许,紫鹊界的名字由此而来。

一梦醒来,两千年,梦中的景象全然不见。忽忆起,我是在落日黄昏时一路赶来的,正是水稻收割季节,沿途看到很多农人在抢收稻子。三五人群在田间辛勤劳作,所用农具极其原始,依然残存着刀耕火种的痕迹。而寂寂紫鹊界之夜,寒蝉凄切,繁星满天,一条宽阔的银河横贯东西,更添夜的幽静和这沟沟岭岭的神秘。行走其间,仿佛置身于远古的岁月里、先祖的掌纹上。

那个被璀璨星光照亮的明晃晃的梦,就轻轻遗落在紫鹊界中秋时节带有几分薄薄寒意的晚风中。

第二天晨起,我站在紫鹊界之八卦阵景点的薄雾里,被眼前徐徐展开的梯田景色所惊艳:山连着山,梯田接着梯田,黄绿相错的阡陌纵横里,有幢幢板屋,有缕缕炊烟;有流水淙淙,有鸟雀声声;有晨阳初照,有薄雾漂移。其色彩之繁复、线条之流畅辉煌壮丽,其梯田之整齐,村庄之宁静超然化外。这是一幅宏大的画卷,是借老天的调色板调成的。不,是劳动人民改造自然的智慧结晶,是苗、瑶、汉民族经过几十代人的血泪凝成的艺术瑰宝;是童话,更是史诗。

欣赏着这远古先民的杰作,我无言,只有将这幅美丽画卷凝固在我镜头里,把由衷的敬畏深刻在这片土地上。我的一行行脚印便是一行行印记,不久的将来,我会沿着这些印记再次回到这里,也回到我在紫鹊界的梦里。我是相信有前世今生的,如果你也相信,那么请跟我来。当炊烟又起,我会在紫鹊界的黄昏里等你。

猜你喜欢

梯田
流传千年的梯田文化
梯田夏韵
云南梯田
《晨云soho》《初晨soho》《漫漫云峰》《日出梯田》
龙脊梯田
雨后梯田如仙境
龙脊梯田
梯田:盛住了水,稳住了土
大地上的雕塑
哈尼梯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