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从《青棘》看三浦绫子的反战观

2018-08-29李欣雨

大经贸 2018年7期
关键词:军国主义基督教

李欣雨

【摘 要】 《青棘》是三浦绫子的一部中篇小说。文中大量描绘了战争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灾难的情景,表达了三浦反对战争、倡导和平心声。众所周知,三浦是既是一位白桦派作家,又是一位基督教徒。因而本文想从军国主义、基督教和白桦派三个方面来论述三浦的反战观。

【关键词】 军国主义 基督教 白桦派 反战观

三浦绫子(1922-1999)是日本当代的女性作家、小说家、散文家,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1922年出生于北海道旭川市,17岁高中毕业后开始了为期七年的小学教师生涯,后来由于对军国主义教育不满、对战后抱有罪恶感和绝望感便辞去职务。同时也由于战争的影响,生活的艰苦,不久便得了肺结核,因此开始了长达13年的疗养生活。在与病魔的战斗中,三浦接触到了基督教并接受了基督教的洗礼。1959年与人生的伴侣三浦光世结为夫妻,共同经营一家杂货店为生。1964年三浦的长篇小说《冰点》在朝日新闻社举办的小说征文比赛中一举胜出。从此,三浦正式走上了写作之道。之后,三浦创作出很多的作品且体裁多样,其代表作有《冰点》、《续冰点》、《盐狩岭》、《绵羊丘》等。1982年完成了中篇小说《青棘》,这部作品虽然不是三浦的代表作,但是由于作品中多处描写到日本侵华战争的罪恶以及主人公对战争的厌恶和忏悔,所以一方面为我们了解日本侵略中国提供了证据,另一方面也让我们了解到并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对中国怀有敌意,大部分日本民众还是很善良的。同时,这也说明了三浦是一位爱好和平、反对战争的日本作家。因此,可以说《青棘》的创作无论是对日本人来说还是对中国人来说都具有很大的意义。

小说《青棘》是以北海道旭川市一所大学的历史教授邦越康郎的家庭为中心展开的。主要描写了康郎一家每个人各怀心事的生活着地故事。例如,由于儿媳夕起子酷似在战争中死去的前妻,于是康郎便对夕起子持有一种微妙而复杂的感情;儿媳妇对公公怀有憧憬之情,想生一个长的像公公的孩子;女婿出轨,女儿坚持要离婚等。但在故事的结尾中,康郎和夕起子都认识到了自己的“罪恶”,重新面对对方;女儿和女婿也没离婚,完整的家保住了。同时,小说的另一方面以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为中心描写了战争悲惨的情形。因而人们深刻地认识到战争的巨大危害,从而提倡和平,共筑美好的未来。因此,从内容来看,这是一部敢于承认人性“罪恶”的小说。《青棘》的译者朱佩兰女士在《青棘》的序中也写道:“三浦绫子的小说之所以受到广泛读者的欢迎,主要的是充满了人性。人天生具备种种特性,有长有短,有光明面也有黑暗面。人没有一个是十全十美,同样的,被认为凶恶的人也有他的善良之处。我们反观自己,谁敢强调自己完美无缺?绝对无错?因此,别人犯了错失,我们应该尽量原谅对方,给予对方改过的机会。这是三浦小说所表现的特点。”[1]也就是说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都难免会犯下“罪恶”,面对这些“罪恶”,一方面所犯一方要敢于积极地承认并改正,另一方面要以一颗宽容之心来面对犯下“罪恶”的一方。只有这样,我们的生活、我们的世界才会充满爱与和平。因此,从这里可以看出三浦是一个敢于积极承认并改正所犯的“罪恶”、爱好和平的人。对于三浦这种敢于积极承认并改正所犯的“罪恶”的反战观的形成,笔者想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探索。

军国主义的影响

1939年三浦从高中毕业,成为一名小学教师。而当时的日本正是一个军国主义盛行的时代。日本的军国主义倡导明治国家是天皇制绝对主义,军队是天皇的军队。这种“军队是天皇的军队”不仅仅是从事军事的人的理念,而且这种理念还被贯彻落实到日本的国民教育中。三浦在《青棘》中写道:“我们这个年代的人进入小学时,‘九一八事件已经发生,当时所编印的教科书,一切以天皇为中心。我们被教育成为天皇而死是日本人生存意义和目的。不错,不能令人相信,但我们确实从小就被灌输这种思想。”随着时间的推移,軍国一体化的国家就形成了。在大正、昭和时代由于日本的军国主义持续贯彻。所以,日本对内进行军国主义教育、禁止思想自由、宣扬天皇是神,对外积极地发动的侵略战争。这种军国主义思想一直到日本战败。战败后,三浦认识到了军国主义罪恶所带来的巨大危害。如文中提到“第二次大战时,日本死了三百万人。”、“中国死了一千万人。”、“朝鲜却不幸分裂为二,以三十八度线为界,分为南朝鲜和北朝鲜,而且爆发了朝鲜战争,朝鲜内乱的悲剧从此开始。” 等。为此,她不想再服务于军国主义统治下日本的教育,便毅然决然地辞去教师的职务。可以说军国主义思想统治下的日本给三浦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她深刻地认识到了军国主义思想的危害,因而为她倡导和平、反对战争奠定了基础。

基督教的影响

为了发动战争,日本动用了一切力量,因此国民生活每况愈下。艰苦的生活,再加上长期执教的操劳,战后没多久三浦就病倒了。从此便开始了长达13年的疗养生活。在接受疗养期间遇到了之前熟识的人前正川,于是两人便互相产生了爱慕之情。前正川是一位基督教徒,在两人的交往中,受男友的影响,三浦也成为了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因此,基督教对三浦的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三浦绫子小说与圣经文化母题》中杨宁写道:“三浦绫子小说与基督教宗教感情和对基督教的理解有着密切的联系,她的一生追求,她的所有著作,都与基督教信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由此可以看出三浦的创作必受到“原罪”说和仁爱、宽恕、博爱的基督教精神的影响。关于“原罪”说,在《三浦绫子小说与圣经文化母题》中扬宁认为原罪在三浦的小说创作中,直接表现为“不知罪”的“罪恶”。而这种“不知罪”的“罪恶”,文中这样写道:“有人因为杀人而得意哩,他们获得了勋章。也有人想到如果再发生战争,还要杀人。……反正有罪恶意识的人寥寥无几。”从这里可以看出日本虽然战败了,但是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所犯下的罪恶。为此,小说中多处谴责了日本这种“不知罪”的行为。如“个人杀死一个就是罪大恶极的人,军人杀害几万人是立大功。人类的社会就是这样不合理” 、“杀害一千万人,这应该是大罪。如果控诉起来,也许日本也该偿还一千万条人命呢。杀人的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情活下来?”等。这些无不说明三浦是一个爱好和平、反对战争的人。而关于仁爱、宽恕、博爱的基督教精神,文中也有表现。小说的结尾中康郎和儿媳妇的释怀、中国人对日本民众的释怀、日本民众对战争的厌恶等这些从小爱到大爱,从承认罪恶到得到宽恕的演变无不贯穿着基督教仁爱、宽恕、博爱的精神。也正是这种仁爱、宽恕、博爱的基督教精神使得小说由灰色的基调变为明快的基调,使读者在感受绝望的同时又获得一丝希望。因此可以说三浦的这种敢于承认并改正“罪恶”的反战观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基督教的

影响。

白桦派的影响

白桦派是日本现代文学中一个重要的流派,主要因1910年创办的文艺期刊《白桦》得名。以《白桦》为中心的作家们主张新理想主义为文艺思想主流,因而白桦派也被称为新理想派。白桦派主张人道主义和理想主义的理念。因此,反对战争、追求和平等便成为作家的创作主题。关于白桦派的这种理念和创作主题,三浦从始至终都在贯彻着。在写给三浦《青棘》的序中,作家陈纪滢写道:“……日本人的作品不都是好的,然而三浦绫子的作品,则已铸成了当代日本文坛有主流力量的风格。这种风格源缘与二十年代的白桦派。……二次大战后,日本新潮派作家走入歧路,影响年轻一代趋于暴戾、狂妄与迷失。然而仅有少数的作家仍继续白桦派的流范,使日本文学维持正轨,其中最有影响力的是三浦绫子与曾野绫子两位。” 《青棘》的创作便一个很好的例证。在文中多处提到战争的残酷,因而呼吁和平。如“战争是忽视人权、忽视人格、践踏国民的意见,可怕的国家权力的一种姿态。”、“这不仅是为了我们这些原子弹的受害者,同时是为了避免人类第二次使用核子武器。据报道,核子武器比原子弹的威力强大百万倍,如果再度爆发战争,恐怕不是广岛或长崎这种程度的灾害而已。诸位,请为了和平而奋斗吧。为了反对战争,请拨出点时间来做点什么吧。拜托。”、“如果能够在这些纪念碑前面祷告,绝对不再发动战争,那是更加理想。”等。这些都鲜明地证实了三浦受到白桦派的影响。因而,这也为她成为一个反对战争、爱好和平的作家提供了思想基础。

以上便是对三浦反战观形成的簡单探索。因而可以看出小说《青棘》的创作一方面表达了三浦反对战争、爱好和平的理念,另一方面也为我们人生的烦恼指明了方向即我们的人生充满了“荆棘”,我们要以宽容之心来对待。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活的自在。

【参考文献】

[1] [日]三浦绫子著 朱佩兰译《青棘》[M].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1985年6月第1版.

[2] 王艳.三浦绫子的罪意识—以《冰点》为中心[D].江苏省 南京师范大学2012年3月15日.

[3] 谷俊仪.论三浦文学中“罪恶”和“宽恕”的一惯性—以《冰点》和《绵羊丘》为例[D].江苏省 南京师范大学,2017年5月10日.

[4] 柳扬.日本女作家三浦绫子的文学世界[J].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6期.

[5] 唐月梅.北国的情谊----记日本女作家三浦绫子[J].世界文学1983年05期.

[6] 杨宁. 三浦绫子小说与圣经文化母题[D].湖南省 湘潭大学 2007年5月.

猜你喜欢

军国主义基督教
从《哥儿》看夏目漱石对日本近代社会的批判和反思以“天皇至上的国家主义”“军国主义“战争热衷”为中心
浅谈兰波诗歌中的基督教元素
中西方《圣经》翻译史研究
齐齐哈尔日军“忠灵塔”探析
东北伪满时期摄影出版物透视“日化”殖民思想统治
福泽谕吉的亚洲观
《越级申诉》与太宰治的独特的基督教思想
镜头? 中国
浅析基督教在农村发展的原因及影响
鲁迅与非基督教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