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亚克力的星空(组诗)

2018-07-10铁万钢

雪莲 2018年6期
关键词:白狐舞伴斑马

塑料时代

侵占世界,称霸宇宙

海洋迟早会属于它

人类迟早会属于它

蔚蓝天空正在属于它

一切在它的预料之中

物质造革化

精神薄膜化

思想塑钢化

神与上帝,皆可重塑

乘坐一个塑料袋

穿过树脂的虹

在诺亚无法抵达的高处

它会把亚克力的星空

打包给你

梦想回炉后

可以重新设计制作

春天会更像温室大棚

做窗帘的白狐

她的梦里也挂满了窗帘

黎明,她站在窗前

她沉垂的长发

会平分昨夜困倦的神色

白,源于她内心的空寂

狐,是她网名里的字眼

也可以代指女人的聪慧

窗帘当然是她的代言者

她沉默寡言,大部分时间

在做窗帘,拉窗帘

占用了她的另一部分时间

窗帘背后偶尔会有哭泣声

每当凝望窗外

在高挂明月的夜晚

她总是穿一身素白

微风轻轻掀动她的长发

像在掀动另一挂窗帘

那一刻,她的眼睛里

闪动着几粒星光,远方

也有一盏深夜不灭的孤灯

树的舞伴

树是树的舞伴

一经作出选择

便轻易不会更改

不会跳上一阵子

又随旋风离开

树是樹的舞伴

从冬天跳到春天

从青年舞到老年

不会心猿意马

步点混乱地踩踏

树是树的舞伴

湖边,林中,山间

树不会跟随狐步

但在奥林匹克公园

恰恰会遇见伦巴

我是树的舞伴

我捧着《飞鸟集》

树捧着一只百灵

背靠背时,分不清

影子里的树枝和手臂

雪落腊月十三

白狐正在赶路

雪花纷飞

地面若立起来

便是掀不开的

一席白纱窗帘

窗外是严寒

窗内,草根们

正在梦里互相取暖

瓦屋顶在正变白

高处无鸟儿的足迹

天,举着一张稿纸

纸上没有文字

只有白茫茫的诗意

此时没有一个诗人

去文峰塔拜魁星

致江一郎

其实,玻璃并没有碎

虽然,人们都说碎了

玻璃松开了自己

仅管你也这样描述

但是玻璃真的没有碎

仍然属于诗人的眼球

与心窗。它是透明的

有时,有更像没有

空是干净的缘故

透明的代价是怀疑

不相信风会穿透玻璃

灵魂会在玻璃上缝针

诗之边缘裂痕在分行

闪电说,时间已离去

亮光会投射在人间

天明了,玻璃还是玻璃

草原秃鹫

把斑马的尸体掏空

留下肋骨

留下死亡的条形码

在翅展超过斑马的领地

一连串饱嗝

散发出浓烈的血腥味

此刻

它们无法轻松飞起来

无法到空中俯瞰

不见斑马飞奔的草原

它们努力跳跃

原地消化

落日等侯着它们

回归到天边的暗红中

乌鸦的粪便

古老的乌鸦进修于长夜

它们是不相信美梦的秀才

梦中,它们齐刷刷

把黑色博士帽扔向夜空

(或许其他星球比人类文明)

黑旋风仍在大地上肆虐

在科技不能共享的今天

它们把梵高的颜料当奶酪

把寒夜当调色盘

在梦的边缘,它们得知

红黄蓝绿共同背叛后

阳光下面就会诞生黑色

它们只想在黎明前

完成涂鸦,用泄愤的方式

用高空投弹的方式

用冰雹袭击的方式

果然,它们飞走之后

人间布满了鸟鸦的粪便

【作者简介】铁万钢,生于1968年8月,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任青藏铁道报社编辑。诗歌作品散见于《雪莲》《鹿鸣》《散文诗》 《 星星》 《 阳光》《中国诗歌》《铁军》《中国铁路文艺》 《 青海湖》《映山红》等杂志。

猜你喜欢

白狐舞伴斑马
“声”“生”“升”找舞伴
这才是真正的PS高手
白狐
找舞伴
红鞭炮
注意,斑马也来抢镜啦!
妹妹狐变色
你好!伙伴
两只狐狸
大失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