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星空下(组诗)

2018-06-21李晓泉

雪莲 2018年5期
关键词:余晖落日光芒

落 日

落日啊,我看见你落在了外祖母的烟袋锅里

我看见你落在了一只小山羊的眼睛里,我看见你

是从劳作的母亲的脊背上一寸一寸落下去的

带着恋恋不舍的光芒

如果时光再倒退四十八年

也许你会落在一个婴儿的梦中

有一种声音

有一种声音我一生都无法释怀

不是鸟鸣,不是小虫子的唧唧声

不是炉膛里的火扑扑燃烧的声音,不是开水

在壶中吱吱的声音,不是暴雨的声音

不是雷鸣的声音,不是河流转弯的声音

不是树木鼓掌的声音,不是车子刺耳的喇叭

不是迎亲的唢呐,不是老牛反刍的声音

不是磨盘一圈圈转动的声音,不是镰刀

割倒庄稼的声音,不是铁匠铺的叮叮当当

不是母亲的叹息,不是父亲的咳嗽

有一种声音,在乡下,在我久别的乡下

夜深人静,星光照进窗子,我含着泪

睡不着,那声音似有似无,划过我的身躯

血液一样汹涌,落叶一样轻

蝼蚁一样损坏了堤坝,那声音

一直在静悄悄地搬运着我的心

六 月

孤独得太久了,我喜欢杨柳的孤独

白杨的孤独,我喜欢六月采摘樱桃的手的孤独

孤独,像一列载满了货物的火车,横穿而过

我在喊!你听见了吗?六月,草长莺飞的季节

我只爱钟声和麦田,六月,我只爱风和酒

孤独的日子,我来到在一棵树下,六月

我想和你兵戎相见,六月,我坐在摇曳的小草的头颅上

六月!时光悄悄掩埋了许多东西,我和树

一同开着花,六月,很美!我却不能回到我的家乡

呼唤与沉默

早春的布谷鸟,盛夏的蝉,深秋

最后一场淅淅沥沥的雨,冬天丛林里

嚎叫着不肯离去的北风,那些短促的

或冗长的,单调的或者合鸣的声音里

我常常出现幻听,仿佛在喊一个人的名字

尽管每一天的夕阳都默默无语

我仍在想是那漂亮的霞光终究

平息我们一生的爱与恨,悲与欢

我见过基督徒亲吻十字架的表情

他们虔诚得已经忘却了自我

灵魂的小鸟在亮翅,我见过河流融入大海的一瞬

让耕耘者和寫作者都冒出了汗,那仿佛是一种

迟到的约会,只剩下了歌唱,与水无关

破 晓

是什么轻而易举击碎了童年之梦

树的影子像母亲一样从远方走来

一个小蜘蛛悬挂在屋檐下的一条细线上

像不听话的灵魂

没有风

大地露出庄重之美

如果我还是个孩子

我仍会跑到小山坡上看日出

太阳会突然来到了我的眼中

究竟是什么击碎了童年之梦

母亲的背影里藏着一棵

开满繁花的树

人到中年啊

好像天使和魔鬼遇到了一起

一会儿欢畅,一会儿忧郁,是什么样的黎明来临了

鸟儿高歌,天空伏下宽大的翅膀,光线四处乱窜

光明与黑暗的战斗看似简单

又好像非常艰难

无限美好的事物中

一只小鸟贴着水面飞着叫着

难道它是在呼唤自己的同伴?

临水而居的树木不约而同地落着叶子

谁的母亲在河边的田野中耕作

小小的影子在庄稼地里时隐时现

仿佛陷入了另一个世界

暮归羊群的眼神是多么美好

它们深深的眼睛里我看见了自己苍茫的脚步

没有风,小草的房间已经关闭了门

斜阳挥着手扬起一片片金色的光辉

已经远离故土很多年了

我习惯了这样默默地走着,仿佛

一个人就是一个永远放不下自己的村庄

那白亮亮的河多像是一条路

我走过田边,走过小树林

走过了一座横跨河水的桥

走过野茫茫白了头的芦苇,我多想就这样

一直走下去,消失在这黄昏

无限美好的事物中

旷 野

有一次,和小伙伴们玩累了

躺在旷野里睡着了,醒来时已是黄昏

那时我十岁或者更小一些

风声包围着我,浓浓的花香包围着我

天地间寂静得令人惊慌,偶尔传来虫鸣唧唧

这是我第一次目睹旷野的荒凉,我发誓

那个时候我第一个想法是哭,一种恐惧

让我发不出声,一颗流星从苍穹划过

接着是另一颗,那明亮的光

像被突然记想的亲人的眼睛

接着我看见成片成片的树在走动

粗大的躯干,蓬松的树冠带着沙沙的声响

月亮从云的背后探出了脸

皎洁的光辉瞬间洒满远远近近

我的影子像一朵雨后的小蘑菇冒了出来

我惊呆地望着,带着一种神秘一种好奇

一个孩子在旷野的路上跑向远处的家

那是第一次与这个神秘的世界接触

脚步声很轻,可那脚步声终生难忘

天空和大地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

我甚至一路不敢回头,正是那一次

我将满天繁星和美妙的天籁带回了家

我的爱很小

我爱星空

却不知道那些星星的名字

我爱花朵,五颜六色,却不懂花期

我爱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路

却不知一条条路都通向了哪里

我爱青春,一串珍珠般耀眼的日子

刚刚挂在脖颈就遗失了

我爱当年唱出的歌,在风中

像找不到栖息地的鸟群

我爱古老的历史,厚厚的书

却常常迷失在它曲径回廊中

我爱大海却抓不住一滴蔚蓝

我爱高山,当我登上顶峰时

却释怀不了心中那一点点惆怅

我爱太阳,却感慨在升起和沉落之间

一次次向我们宣布了时光的流逝

白杨树的影子伸向了我

小河弹着管弦匆匆经过身边

小草深情地举着露珠儿走向枯萎

我爱整日敲打我门窗的大风

我爱大风过后苍茫的黑土地

土地上走过的老人青年和孩子们,我的爱很小

小如一朵微笑,一次回眸,我的爱很小

小得如一段沉默,或一声叹息

我的爱很小,羞于说出

星光下

一点点光芒就够了,在窗口

熄了灯无法入睡的夜晚,透过窗

我会想起很多很多

在一点点星光的后面

是沉默的大地

开放着野花的大地

用祖祖辈辈的汗珠

兑换成粮食的大地

我的记忆像秋千

荡漾在那里

一点点光芒就够了

我的思绪在暗夜中滑行

我能够感受到那巨大的翅膀

我又想起了多年前

稻草人在那里站着

母亲割麦子的声音就像

刚刚来临的雨沙沙作响

一点点光芒就够了

我看见了镰刀的光芒

我又看见了年轻时的母亲

在那一点点的的光芒下

起情不自禁地哭了

我的泪珠儿也好像是从遥远的天空

剛刚到来

它带着我心中

微弱的光芒

落日的余晖

越过矮墙喷洒在一丛小草的头上

穿越玻璃窗覆盖在我翻开的书上

远离故乡很久了,我不知落日的余晖又将如何

落到家乡母亲的脸上,天空中云朵在徜徉

一些鸟叽叽喳喳把寂寞带到了天边

落日的余晖把辽阔的土地染成了金黄

光线在这个世界之上舞蹈,很快会化作青烟

还没有一颗小星出现,遥望天际

我的内心有一种远离了青春的茫然

落日的余晖噼噼啪啪好像天空

举行着一场婚礼,凝望着余晖中的树

凝望着余晖中漫步的两只小鸭子

它们摇摇摆摆走在院外的土路上

它们相亲相爱却不懂养鸭人的忧伤

每一次夜幕降临前落日的余晖都将世界装扮得五彩缤纷

太阳这朵光芒万丈的花要将面庞伏在大地的胸膛

这个时候我有许多颤抖的记忆

这个时候我想熟睡在温暖的旷野中,却不能

这个时候如此之短几乎来不及好好赞美和歌唱

向日葵

给这片向日葵每一棵都起一个名字吧

年老的年幼的都齐刷刷仰着脸,它们有我们

无法知晓的信仰

给它们都起一个名字吧

像给秦的兵马俑每一个都起一个名字

那天,我站在葵花地中间

突然也开始变得庄重,神圣

那天,我站在葵花地中间

突然扬起了自己的头,在心中

喊出了自己的名字,那天

一望无际的葵花都在风中扬着头

它们的绿叶哗哗响着,仿佛在行走

那天我仿佛听见了齐刷刷的脚步声

仿佛走在了人群拥挤的地方

给每一棵向日葵都起一个名字吧

那天,已经过去了很多很多年

之后的日子我怀着那种情感一次次

穿过了茫茫人海

【作者简介】李春福,曾用笔名李晓泉,男,1969年出生于辽宁,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作品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天津文学》《诗潮》《绿风》《地火》《四川文学》《鸭绿江》《北方文学》《北京文学》《青年文学家》《作品》《骏马》《滇池》等几十家刊物发表1500余件。诗歌作品多次入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年度诗歌精选》,曾荣各种奖励一百余次,出版诗集《时光的吻痕》《荒原之恋》2部,现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油作家协会会员。

猜你喜欢

余晖落日光芒
要有光
花纸伞
白钻光芒
闲适生活
White Lover
赏不尽璀璨光芒
大漠落日
落日
那天我看见落日
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