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兰玉 经验才是设计的一切

2018-06-09陈珂

时尚北京 2018年6期
关键词:成衣蕾丝礼服

陈珂

无论潮流如何变化,我们都需要坚持自我,这是兰玉解释为何在繁花盛景中她依然能带来让人耳目一新的作品。

自去年在巴黎发布了主题为RAINBOW的LANYU高定系列,今年2月在纽约发布了RAINBOW同名主题LANYU高级成衣系列之后,今年3月,兰玉又在中国国际时装周上发布了LANYU成衣婚纱与兰精灵婚纱。过去LANYU品牌的婚纱礼服以高级定制为主,现在又推出了价格在2万到8万之间的成衣类婚纱与价格在5000到2万之间的兰精灵婚纱。从兰玉高级婚纱往下延伸设计,兰玉依然希望她的设计与“爱”相关。

在以“挚爱”为主题的兰玉工作室,坐在裙摆用珍珠、钉珠绣满海星、贝壳、金鱼、海蜇等梦幻般色彩堆砌的钟丽缇的同款婚纱旁边,兰玉在谈到新的系列时说:“为爱美的人儿做出完美裙装,是我们—直以来在追求且不会放弃的目标,所以高级成衣系列会比较浪漫。我们推出的美少女潮牌,是为兰玉粉丝兰精灵而设计,T恤衫都会用蕾丝,也是很浪漫的。”原来兰玉对浪漫如此钟爱。

生活中的仪式感

成衣能不能再漂亮一点?兰玉从现代女性需要的仪式感来考虑兰玉高级成衣的设计。“这不是一个很实用的品牌。我们希望在保持功能性的基础上让服装还能更美一些。毕竟每一天穿什么衣服会直接影响到心情。”兰玉说。

“当然我们说的这种仪式感,不是你窝在家里看剧的时候还要穿礼服,那就真的是抬杠了。”兰玉有着实力派的特点,相信勤奋,也有才华,并不那么矫情。有时候,身着礼服参加完活动,她会立刻穿着那身礼服去撸个串,充满仪式感的生活里她又希望有些混搭,让自己更舒服。

“生活是什么样,是你自己决定的。关键在于你怎么弄出来都好看。这个就比较难。”兰玉说。

对浪漫的感知

兰玉高级成衣上蕾丝的运用,让人一眼就能辨识出那是兰玉的设计。人们几乎习惯于将兰玉与蕾丝密切相连,但真正走近兰玉,你会发现,她原来对浪漫的图案充满幻想,她对浪漫的感知非同寻常。

兰玉作品“母亲的艺术”,以剪纸元素为灵感来源。“这个主题其实是因为‘爱,窑洞里的奶奶、妈妈们,会在过年的时候,孩子娶亲的时候,给自己的孩子剪纸。这其实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很质朴的给予。”兰玉说。她看到的剪纸元素非常大气,剪纸有工整和对称性,非常质朴,但这种质朴具有穿透力。

“剪纸跟蕾丝相比,就更符合简洁、大气的審美,有着不一样的浪漫。”兰玉说。

无论是蕾丝,剪纸,还是兰玉惯用的苏绣,乃至偶尔让她动情的印花图案,在兰玉看来,都是一件事情,是浪漫的图案,她热爱去表达不同材质中不同形式中蕴藏的浪漫。

设计中的经验主义

“我能感觉到早些年刚刚出道的时候,对作品的掌控力远远不如现在。”兰玉说。对于兰玉作品在节奏与比例处理上的精湛技艺,有时候人们会归结于兰玉曾经修习芭蕾舞时练就的节奏感,事实上,关键在于一次又一次的经验累计。

“设计专业是让你想出来,把它画出来,然后变成现实,这个过程就已经很难了。变成现实之后你还要让社会去接受,我觉得后者就不要勉强自己了,真的把前面做好就不错了。”兰玉说。

在把想象的服装变为现实的过程中,兰玉其实经历了非常多的反复失败的过程。实力派原来是这么练成的。“我觉得创新是非常重要的。实际上全球每年的婚纱礼服发布这么多,而兰玉大多数都没有跟别人撞车,这已经非常难了。我们在现在这个基础上能把握好推陈出新的节奏是很难的,哪怕在一个很小的地方去创新都是考验功力的事情。这个也需要非常耐得住寂寞。”兰玉说。

兰玉希望传递这样的观点:“从我自身的经验和教训出发,我认为其实经验才是设计的一切,而并不是天赋。绝大部分人都不可能不通过经验而获得掌控力。哪怕是麦昆,他能做出那样的设讹其实他本身做版做得非常好。现在很遗憾的是,我的学弟学妹们已经不进版房了。大家只是画画图,拿出去让裁缝做一下,忽略了服装最重要的部分。”

“这是我们品牌为什么要花这么多资金去建版房,建研发工作室的原因。因为创意并不是最重要的,我们现在每天脑子里有非常多的创意,而更多的是把创意砍掉,能实现才是更重要的。很多人说,你的灵感会不会有一天枯竭,我笑着说我活着应该不会。因为它是一种科学的计算方式,就是你越有经验,你就越有灵感。比如眼前的这朵花,我在这里看了半天,我脑子里已经有非常多的方式把它用到裙子上。但可能其他人也看到这么一朵花,他的创意比我好,他想到的比我想到的更美,但是他可能做不出来。所以动手能力还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说的动手能力并不是你像一个木偶一样,被别人牵着做,而是说动手也是一种创作。”她说。

《时尚北京》:能否谈谈您个人的创作过程?

兰玉:我的创作过程有点像白居易作诗似的,写在小纸片上。其实大多数的稿子都是画在自己脑子里的。因为有大多数时间在路上,可能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做。我动手能力比较强,我可能回来之后就能把它做出来。

我会自己去做很多尝试,但是也不一定会推向市场。因为到最后决定是不是投产,还不能只看个人喜好。我们可能做100件设计出来,可能只有那么10件,20件适合市场。我自己做也可能会经常失败,但这也会提高自己的技能与审美。

《时尚北京》:现在是胜券在握的感觉更多吗?

兰玉:我是对结构更加有把握,但不一定是“胜”。我会知道它是多少分,大概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好的能好到什么程度,不好能不好到什么程度,其实是控制力,控制力是需要大量的技术经验来支持的。

我现在已经学会通过同事的帮忙或者形势的发展去控制一些事情,以及知道什么时候需要放弃。我前两天刚刚从拉萨回来,然后就病倒了,第二天又要去演讲,同时PPT前面的提词器跟我的节奏完全不一样,上台后发现PPT播不了,速度很快就过去了,最后当然是效果不够理想。回去的路上,同事知道我平时要求也很高,都很沉默,但我很释然。因为这个也没有什么可以总结的,下次提词器播得好一点就好了。我记得看过国外的一部老电影,一个老太太说,你年纪大了就知道该记住什么该忘记什么,因为人总是会遇到几个特别橹山的事情,那就该忘就忘了。这样比较容易幸福一些。我觉得掌控力也包含更加成熟的心态。

《时尚北京》:目前正在准备的发布?

兰玉:今年9月份发布会以西藏文化为主题。挑战很大。我们技术总监现在正在尝试将牦牛毛和藏羚羊毛捻成线然后织成布。我们不想只是去吸收灵感,也希望能够为西藏输入一些有价值的内容。比如帮助当地的牧民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那我们就必须得用当地的材料。我们希望在材质的运用上有所创新。

西藏系列也会有一些结合蕾丝图案的设计。并不是我们一定要运用蕾丝元素,而是我们在创作的过程中就需要用到蕾丝。比如,我设计了一件有雪山图案的披肩,领子其实是类似藏袍的设计,里面会衬一件内搭。这件与西藏相关的内搭就会用上蕾丝,在蕾丝围绕之中,我们会绣上图案,图案的颜色是我们在西藏文化中提取出的雪山白、祖母绿、喇嘛红等,这些图案的意思是藏语的自由、圣地、纯净。

设计师的概念就是我们要为更多的人去做一些原来没有的东西,现在因为有了我们,就有了新的可能性,你用的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生活品质有提高,成本甚至有所降低,这算是设计师的一种作用。

我们在吸取灵感的时候,会去考虑高原文化到底是什么,然后中原文化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物出现,是跟人文特色有关吗?是跟人的思想有关还是跟天气气候有关?因为任何艺术形态的背后都是人文色彩,都是生活方式。所以我们会通过理性的分析、感性的感知,再去把握。

《时尚北京》:能否谈谈这次为明星颖儿婚礼的设计?

兰玉:2013年颖儿第一次来看我的时装发布“陌上花开”,一个怯生生的美少女转眼间成了家,幸福的成为了妈妈。穿惯了锦衣华服的她说,婚纱的设计一定要自然、舒适,吹着海边的风,就像大自然本来的样子。新郎付辛博则是跟我说,他对颖儿的爱是全心全意没有保留的,他愿为她摘下天上所有的星星,于是就有了‘星晴这件婚纱的诞生。

猜你喜欢

成衣蕾丝礼服
以木为媒
蕾丝梦境
极致未来
蕾丝气息
飘逸蕾丝
一模一样的礼服
成衣设计中数码印花图案的应用研究
以“礼”服人
台前幕后的点滴记录
细腻装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