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弹簧刀

2018-05-17茨平

雪莲 2018年4期
关键词:裤袋

路灯亮了,白天将切换成夜晚,我一点都不用担心了,因为我已经站在宿舍门口。宿舍有一张铁架床,可以安放我疲惫躯体。

门就在我眼前,它冷漠的样子好像不认识我,我用力推了一下,它也不肯开,似乎是要拒绝我进入。我轻轻地敲了几下,喊:王西,开门,王西,开门。里面一点声响都没有。狗日的王西,跑哪儿野去了,我嘀咕着。门是无法拒绝我的,因为我有钥匙。我掏出钥匙,这么一大串,只有一枚是开这房间门的,凭感觉就可找到它。钥匙插进锁孔,清脆一声响,门开了,里面黑洞洞的。我又嘀咕了,狗日的王西,怎么把窗帘拉上了。窗帘是双层绒布,一旦拉严实了,远处跋涉而来的微弱夜光一丝一米也无法进来。

我按一下开关,灯亮了,屋里的一切都在灯光的照耀下,我却吓了一大跳。只见王西盘腿坐在床上,举着弹簧刀,把刀刃放在目光下,神情是那么专注。似乎,王西原本不坐在那儿,只是随着灯光一亮,从虚无中飘然而至,那么鬼魅。

你闹哪门子邪气呀,灯也不开。我用略带抱怨的口气说。

王西总是给我一副思想者模样。广场上的思想者是用手托着下巴,而他的手是托着一把刀,弹簧刀。准确地说不是托着而是举着。他的目光,不因为灯亮了我来了迎过来,而是依旧在刀刃上,像是对我说:我是想研究一下,弹簧刀在黑暗之中的表现。瞧,他真是思想者。

王西有把弹簧刀,我们一起逛白边跳蚤市场时买的。我去逛市场只带眼睛不带钱,而他呢,眼睛带了钱也带了,这就注定了他一定要买点东西。我以为他会买上双皮鞋,他脚上的皮鞋偷偷地脱了一点胶,晴天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落雨天就有水挤进去,再不换双好一点的皮鞋,我担心他得关节炎。可他却买了一把弹簧刀。

知道我为什么要买弹簧刀吗?王西似乎是看穿了我,我在心里非议他,所以他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人身上要有一件利器,利器是人的胆,是力量。

我笑了一下,不是冷笑,当然也不是准备洗耳恭听的笑。我的笑没有丝毫内容,就是笑。我时常用这没有内容的笑来应付世俗中的一切内容。

市场上,各色男女挤来挤去,没有哪一个人觉得你王西买了一把弹簧刀就胆子更大了更有力量了,连看都没人看他一眼。只有摊主看着他,摊主看的也不是他人,看的是他钱包里的钱。

我已把它当作镇袋之宝了。王西将弹簧刀揣入右裤袋里,拍了拍,得意得有点膨胀。我只听说过镇宅之宝镇店之宝,从未听说过镇袋之宝。可能这小子,把小小的裤袋,当作宅当作店了。也真邪门了,自从他裤袋揣了把弹簧刀,精神状态是不一样了,走路都很拉风。他以前不是这样子。他以前,耷拉着脑袋,手淫过度似的。

世间可以长胆的利器数不清了,比如说刀,比如说剑,比如说匕首,比如说枪。你别笑我,我一看到你笑就觉得你不正经了,我现在很正经地跟你说。我猜你肯定会说,刀是用来砍柴的,用来切菜的,剑是用来扛的,电视里的侠客就是这样,扛着剑骑着马走天涯,你肯定以为匕首的作用就是用来切西瓜。不错,就作用而言,你想得一点都不会错。我说的是意义,说它是利器就赋予了它的意义。不知你听懂了我的意思没有。作为意义,刀、剑、匕首、枪,它是直接的,毫不隐蔽地把锋芒亮出来,我用四个字的成语形容它一下,叫锋芒毕露。锋芒毕露没有什么不好,可我不喜欢。我喜欢隐藏起来。弹簧刀就是这样。王西把刀刃压进刀鞘里,你瞧,它这么一隐藏,谁也看不出它的锋芒。可是,只要一按开关,砰,刀就冲了出来。我觉得,这里面隐藏着人生的大道理。

王西果然是个思想者,但我却说,得了吧,还不是它方便携带。

你说对了,王西有点兴奋地拍了拍我的肩,说,从携带上来说,弹簧刀是方便极了,刀刃压进刀鞘中,随便往裤袋里一塞,就可以了。而刀和剑,怎么能塞进裤袋里呢。刀和剑是要拿的,你想想呀,一把刀剑拿在手中,不管是逛街还是上班,它不是胆,不是力量,而是麻烦了。匕首倒可以放进裤袋里,但刀锋会伤着自己的。

弹簧刀放在王西的裤袋里,裤袋把弹簧刀也隐藏起来了,工厂里除了我,没人知道他有一件可以杀人的利器。王西从不把弹簧刀拿出来示人。这跟王西本人很相似,他平庸的目面看起来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同事的耻笑,上司的怒骂,他一声不吭默默忍受。只有我知道,他心里窝着火,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仇恨,一旦触发,就会像弹簧刀一样蹿出来,锋芒毕露,吃血。只有到晚上,下班回到宿舍,他就迫不及待地从裤袋中掏出弹簧刀来,放到目光下仔细端详,像个老学究。他这样子让我觉得十分好笑,一把普通的弹簧刀有什么好研究的哟,研究来研究去,还不是一把弹簧刀,用来削水果都嫌不趁手。他说你错了,我买弹簧刀可不是用来削水果的。他按了一下开关,砰,刀刃冲了出来。他做了一下刺杀的动作,说:匹夫一怒,流血五步。

我禁不住身子往后退,好像它是要刺向我似的。

这时,我又想笑,说,难道你又琢磨出什么学问来?

他随手把弹簧刀放到床边的四方小桌上,说:你说的没错,没吃过血的弹簧刀就是个废物。

我神经被什么东西扭了一下发条,脑子中闪过塌鼻子坏笑的脸。

我从老家赶回工厂,七赶八赶,还是没赶上食堂晚饭时间,只得转身走出工厂。工厂旁边有个便利店,我想买点吃的填充已腾空的胃。

王西那狗吊的好会吹牛哟。塌鼻子靠在收银台边,眉飞色舞地跟老板娘说,说什么他女朋友是公司白领,大学生一个,屁,她就是一个站街卖B的。老板娘嘻嘻哈哈说:这么说你上了她?塌鼻子说,老子是想上,可被一个死老头占了。你不知道那死老头,老得有多难看。哎,也真难为那些站街女。

塌鼻子是包装车间的一个打包工,辛苦赚的工資基本送给了站街女郎。他从不讳忌自己有这爱好。他说,男人活着就奔两件事,吃饭和睡女人,想当年老子在乡下,裤子一脱,村庄里就没有寡妇。

我沉着脸走了进去,他们看见我,愣了一下,就闭嘴了。我白了塌鼻子一眼,臭小子,口无遮拦,让王西听到了,小心弹簧刀把你的鸡巴割下来。

王西是喜欢在众人面前吹嘘他的女朋友,什么貌若天仙呀,聪明贤慧呀,知书达礼呀,温柔大方呀,最最重要的是,女朋友对他好,什么一往情深呀,感情真挚呀,海枯石烂呀,反正就是那些老套的词。至于她是公司白领,在另一个城市某公司做财务,是在吹嘘中装着不经意漏出来的。听者往往更关注的是这个。有人就恭维他,说,王西,行呀,有两把刷子。王西脸上就有了掩藏不住的小得意。当然有人不相信,那么优秀的女孩子,怎么会看上王西这样笨蛋。大多数人的不相信只在背后嘀咕,某天塌鼻子当面哼了一句,王西立马与他吵了一架。

王西的女朋友并没有他说的那样貌若天仙,就是一个略有姿色的平常女子。这种姿色,多半是因为年轻带来的。我见过她一回,至于其它优点,只见一回,真瞅不出来。那是前些天,他女朋友过来看他,两人躲在宿舍里卿卿我我,亲热的样子叫人眼馋。我悄悄退出来,跑到外面扎马路,脑子老想着他们滚床单压得床叽叽嘎嘎响的样子。我想家中的老婆了。

次日,我问王西,昨晚的大保健该是特别爽吧。王西说:你呀,你呀,怎么那么庸俗,最美好的时刻那是要放在新婚之夜。我说:骗鬼呀,孤男寡女,干柴烈火,这是什么时代了。王西说:是真的,可能你真的不会相信,我只是亲了她,没干别的。王西一脸圣教徒般虔诚,我不得不相信了。我想这小子怕是从民国穿越过来的。虽说现在,连空气中翻滚的尘埃都裹挟着肉欲,但难保有个别的情种,保持对爱情的幻想。我后悔死了,早知道你只亲下嘴,就不去小旅馆开房了,白白浪费八十块钱。

我买了几个面包,掏钱时突然升起要猛喝一场酒的冲动,于是要了一箱啤酒,再买了一些凤爪辣鱼干火腿肠花生仁作下酒菜。这些东西提在手上有点沉,与这个有雾霾的天空一样沉。王西见我带回这么多好吃的,蹦地从床上跳下来。喂,喂,回去跟嫂子大保健了,知道犒赏老子,算你有良心。我苦笑了一下,表情有點僵硬。这小子,终于从思想者转回来当世俗者。

王西说:你就别笑了,你那张手淫过度的脸,笑起来更难看。我说:今晚我们兄弟俩使劲地喝酒,不醉死不准退场。

我把啤酒拿出来。王西动手收拾桌子。小桌子上零乱放着香烟、打火机、塑料瓶、餐巾纸、充电宝、手机、数据线、苹果、用过的食品袋和花生壳。他突然尖叫起来,说:我的弹簧刀呢?我的弹簧刀呢?他四下乱找,翻被子掀枕头,搜衣袋,小桌子上细细地找,最后在桌子下找到了。他用餐巾纸擦了擦刀刃,说:这段时间不知搞什么鬼,弹簧刀老是跳,是不是它想喝血了?我说:放你娘的屁,你爹妈养你这么大,容易吗?我骂完这句话,王西果真放了个屁,很响亮,布谷鸟叫一般,拉长着音。王西笑了,我也笑了。

开始喝酒。我喝得凶猛,提起酒瓶直接住嘴里倒,咕噜咕噜,带泡沫的液体经过喉咙有种痛快淋漓感。王西也喝得凶猛,提起酒瓶直接住嘴里倒,咕噜咕噜响,有酒水与泡沫从嘴角溢出来。不一会儿就有四五瓶下肚了。我酒量不行。王西的酒量也不怎地。我们喝得摇摇晃晃了。我开始砸酒瓶,举起空酒瓶,朝地上一砸,砰,全碎了。王西也跟着砸酒瓶,砰,砸了一地的玻璃渣。我们一会儿哈哈大笑,笑出一脸的泪花;一会儿失声痛哭,像受尽了委屈的小屁孩。我的心也跟酒瓶一样,碎成一地的渣。

就是那天,王西的女朋友来了,我觉得他,他积赞了二十多年的子弹,该是一场怎样的惊天动地滚床单活动呀。我把空间让出来,让他能尽兴地滚床单。我住的那家小旅馆,蚊子与蟑螂就不说了,就说床单,不知哪些王八蛋扣出来的子弹,残留了五六处地图。我就不可遏止地想老婆。我老婆赖秋英,皮肤并不白嫩,有点黝黑,那是散发出情欲与健康的黝黑,如打了一层光油。赖秋英两片南瓜一样屁股倒是白得如瓷器一样,手摸过去会醉死人。赖秋英两个奶子皮球一样大,随时要跳出来。她做起爱来呀,挺腚收胸,如刚捞上网的鲤鱼,大声尖叫。想得受不了,我一定要回家,我一定要回家。

这次回家,我没有先打电话给老婆赖秋英。我是想呀给她一个惊喜。一路上,我想象着见面的场景,我悄悄地打开门的,悄悄地站在床边,看她熟睡的样子,伸手轻轻地摸她的脸,轻轻地亲她的额头。她一下子惊醒了,然后是惊喜:死鬼,你怎么回来了?我扑上去抱住她。她张开双臂抱住我。我喜欢她小蛮腰的浮力。一路上,小弟弟涨得厉害,我将手伸进裤袋里将它压住,别调皮了,小宝贝,今晚就喂饱你。

到了家,已是深夜了,月光安静,万物安静的,星星安静地眨眼。我没法将门悄悄打开,屋里反拴上了。于是我敲门,一下又一下,一下比一下重,大声喊:秋英,秋英,开门,开门,是我,我回来了。声音在夜空下回蹿,特别响。有一会儿了,屋里才有窸窸窣窣的响声传出来。再一会儿,门打开了,电灯并没有亮起了。门一开,月光趁机闪了进去。赖秋英站在门口,有一只手还扶着门,说:回来也不先打个电话,这么晚了。她语气平静,神态慵懒。我想冲上去,给她一个热烈的拥抱,可是,她冷漠的样子,我热烈不起来。我有点轻微的失落,但不妨碍我。我想,等下来,等下来,等下到了床上……我借着月光走进屋,赖秋英还在门边。她应该是在关门。我回头,猛见有道黑影蹿了出去,快如闪电,我只看见,月光之下,脑壳顶上有道反光。我的心一瞬间沉向谷底。

谁?!我大声说。

黑影倏地一下就不见了,我追出去,还是不见了,好像就不存在似的。我转回屋,伸手按亮电灯。身穿睡衣的赖秋英略显惊慌,但在我目光的逼视下很快恢复平静,若无其事的平静。这妇娘的心理素质真高呀。

那个人是谁?

是不是五百瓦?

你为什么要做对不起我的事?

……

面对我一连串的逼问,赖秋英依旧平静地站在那儿。她若无其事的样子简直是对我的挑衅。你?!我有点气急败坏了,高高地扬起巴掌。她的目光迎了过来,那意思是要打你就下手吧。我想起小时候,父亲扬起巴掌要打我,我也是这么迎过去,目光中有倔犟,不服。我的手终干无力地垂下去。

她转过身,拖着步子走到床边,爬上床,钻进被窝里。

那一夜我没有睡好,愤怒是肯定的,老子在外面辛辛苦苦赚钱,她居然在家偷汉,想到这我差点儿泪奔了。离婚的事我想都没想,离婚了我就没老婆了。这个老婆还是用妹妹换来的,为此妹妹还大哭了一场。我看着小床上熟睡的儿子,他就是我的一切,我能坦然地苟且活着,就是因为有老婆有儿子,面子上说得过去,不算彻底的失败。我企图理解躺在身边的她。女人身体也有一只野兽,撕咬脚踢头拱,左冲右突,寂寞的夜晚难受。五百瓦是村长,村庄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壮年男人之一。他更是一头野兽,在村庄里游来荡去,用语言用眼神还有权力小恩小惠激活潜藏在女人身体里的野兽。他的风流故事在村庄里广为流传,曾经当过我的谈资,现在我成了配角。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可就这样,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有一百万个不甘心。无力、失败、耻辱在一步步绞杀我。我就这么昏昏沉沉,好像进入了忧郁的梦乡,梦里的内容却一点都记不得了。

次日早上,醒来之后,我决定要跟赖秋英吵一架。赖秋英早早起床地去烧火做饭,然后过来喊我吃饭。我见桌上摆了两个小菜,一碗泥鳅炒青椒,一碗荷包蛋,都是我喜欢吃的。我看见了菜肴露出讨好的面容。我一下子有某种底气,用力一扫,菜碗全落地上了,碎成五颜六色。

我们的吵架就这么开始了。

吵架惊动了老屋的父亲。他高高扬起巴掌,却无力地垂下了。父亲推出自行车,说东赖子跟我走。父亲把我驮到肥料仓库后面。那儿杂草丛生,杂草中暗藏着乱石与酒瓶。父亲说:我难受的时候就来这里喝酒,没有人看得到。我看着父亲满头的白发,一脸密集的褶皱如刀刻般,还有他微驼的背,那是生活与时间重压了他,鼻子忍不住一酸。我们开始喝酒,喝完一瓶就往石头上砸,砸了一地的玻璃渣。

你妈跟陈木匠好,你以为我不知道呀?父亲说。

母亲也是换亲换来的。她想嫁的人是陈木匠,陈木匠没有妹妹,而她哥哥又急着要娶老婆。陈木匠时常趁父亲外出时溜进家里。母亲便拿两块钱给我,说,和你妹妹去外面玩,买糖果吃。

你妈是个好女人,心里也有一肚委屈。父亲说,哎,过日子就是这样,忍吧。

忍吧,我就这么一路忍着,忍到宿舍里。现在我还忍着。

酒喝完了,地上也是一层厚厚的玻璃渣,在灯光下反着细碎的光,我居然一点醉意都没有,尽管有点摇晃,但精神亢奋着,心里有头野兽在横冲直撞,不由大声叫着:王西,想不想进城玩一把?王西指着我稀里糊涂笑了,说:我知道你了,走,进城去,玩一把。

我们相搂着走出工厂,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杀到健康路。

健康路上不健康,文明路上不文明,几乎禅城的男女都知道这两句话的含义。塌鼻子的工资也基本在这儿消化了。男人相互间耻笑,就是上健康路上做大保健了。健康路不是一条街道,而是一条小巷,像一根小鸡的肠子随意扔在这。两边的房子有点老旧,四下散落着不少洗头房。是不是洗头房很好辨别的。玻璃门,门上贴着红色宋体字,洗头、按摩、沭足、拔罐、推油。路灯昏黄,洗头房里有粉红的灯光溢出来,空气中弥漫着干燥的骚动,我身上有虫子一样的东西跟着汗珠从体内爬出来。

健康路两间,一间一间档口紧密地连在一起,隔三五间或者五六间,有粉红的灯光溢出来,溢出一街的暧昧。街旁种了一株又株小叶榕,小叶榕枝繁叶茂。街灯如提不起劲的懒汉,昆虫围着它翻滚着,像饱满的欲望无处发泄的歇斯底里。我们两个在街上慢慢地走,兼顾着东张西望。透过玻璃门,可以看见有三两个女人慵懒地坐在那儿,嗑瓜子嚼泡泡糖。口红涂得很厉害,衣领很低,裙子很短,被电风扇吹得撩起来。有女人朝我招手,喊:喂,喂。我装着没听到,却早已口干舌躁。王西拍了拍我的肩,示意我看屋里,那意思是,不进去爽一下。我摇了摇头,这头摇得很勉强。

来这里,不就是想做大保健吗?这话好像是我对自己说,又好像是王西对我说,人活一辈子,不就是奔着两件事,吃饭与睡女人,有什么不好意思哟,应该理直气壮。

我们两个继续在健康路上慢慢地走,繼续兼顾着东张西望,却让不少招手的女人失望了。她们肯定很失望,我看见她们用不屑眼色杀过来。我在一家档口很小的玻璃门前停下了。这家玻璃门上只贴了按摩两个宋体红字,而且有点陈旧了,按字还把提手掉了,按摩成了安摩。屋里只有一个略带倦意的女人坐在懒人椅上,电风扇撩拔她的裙子与头发。我眼里闪过一道不易觉察的狠毒亮光,进去,上她,就上她。我知道,女人越是装着若无其事越是在焦急地等待男人进去。我想起赖秋英,她是否也是这个样子,装着若无其事地等待五百瓦进去。于是,我迈步走了进去。王西也跟了进来。

老板,是想做按摩?女人站了起来。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王西问,就你一个人。

女人说,就我一个,但你们两个一起也可以呀。

算了吧,王西推了一下我,说,哥你上,小弟另找一家。说罢,他闪身走了出去,回头还冲我暧昧地一笑。

女人说:跟我来吧。

女人在前面走,我跟在后面。

在楼梯转角处,我意外地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和一削瘦男人。男人嘴里叼支烟,小男孩正用塑料剑刺墙,一下又一下。女人说:有客人了,你带丁丁出去玩一下。男人抱着小男孩走了出去。我的目光跟着男人的背影出去,眼神略带一丝轻蔑。女人说:你放心好了,很安全的。我想起陈木匠走进自己家里,母亲拿出两块钱,说:出去玩吧,买糖果吃。

我跟着女人来到小阁楼上。小阁楼很小,一张床却很大,足可睡一家三口人,我想这小阁楼就是女人一家人的卧室。床两面靠着墙,留了窗户边作通道。我站在窗边探头看外面,看见王西从一家洗头房出来,拐进另一家洗头房。我想王西他还挺挑食哟,不会要寻遍健康路上所有洗头房吧。女人打开挂在床头的壁扇,风温热地住身上撩拔。女人过去把窗帘拉上,房间里一下子有点暧昧了。女人十分利索地脱下衣裤,仰躺到床上,双腿叉开。她很白,像六月的栀子花。我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衣裤也扒了。我们之间没有过多的语言。我进入那一刻,感觉是在用脚狠狠地踩在泥水田里。

我问女人你叫什么名字。女人说你干吗要知道我的名字。我说没吃过的水果买之前总要问下一果名。女人说这有什么意义呢。我说我就是想知道,说不定以后我还会找你。女人说那你叫我坏女人吧,我就是个坏女人。

村里人在背后都说我母亲也是坏女人,可母亲在我心中不是坏女人,是好妈妈。我又想起来赖秋英,赖秋英在我心里也成了坏女人,可是,在我儿子心中肯定不是坏女人,是好妈妈。我不愿承认赖秋英是坏女人,尽管嫁给我有点不情愿,但还是接纳了我,像眼前女人那样,脱光衣衫仰躺在床等我进入。她的皮肤虽不白,但富有弹性勃发出春天情欲。她洗衣做饭种田莳菜砍柴喂猪割鱼草,汗水从她身体里如虫子一般爬出来。她活着也真不容易。她对我还算好,身上穿的这几件还算可以的衣衫是她买的。她说男人在外穿着要得体一点。她为我生下一个胖胖的儿子,这是我人生最有成就感的事。可她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情?我的心又一次严重塌方。我把头埋在女人的胸脯上,有点哽咽。我说:你不是坏女人。

女人说:我不是坏女人,难道我是好女人?我自己都不相信。

你不是坏女人,也不是好女人,你是个不好不坏的女人。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找你吗?街上这么多洗头房,你又不是最好看的。

我发现你们男人也藏着不少心事。女人说。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女人。

她是谁呀?

五百瓦的老婆。

五百瓦是谁呀?

五百瓦是村长。

我对村长不感兴趣,女人说,那他老婆一定是个坏女人。

五百瓦的老婆也不是坏女人,她对谁都笑,而且笑得甜,第一次出门的车费还是她借给我的。这次出门在镇街上遇见她,她买了一袋水果硬塞给我。当时我就有一股要蹂躏她的冲动。可是我没有时间,班车就要走了。

我说我们现在来做个游戏,我把你当作五百瓦的女人。女人说我不是五百瓦的女人呀。我说这很简单,我已把方才抱小孩出去玩的男人就当作五百瓦。女人说看来你很恨五百瓦。我说我就是恨五百瓦。女人说,你既然恨他,就当我是五百瓦的女人吧,你就使劲地报仇吧。于是,我把腰挺起来,这样,就能完整地看清女人的一切,女人的腿开得更开了,胸上两个奶子也很大。我看得见自己猛烈冲撞的动作,如同水牛的脚从泥田里拔起来又踩下去。女人真的是五百瓦的女人,报仇、报仇,我狠劲地冲撞,一下比一下猛。女人说这么猛呀,你的仇恨该多大呀。

女人悬腰挺腚,作出有力的回应。我感觉自己变成一把出鞘的弹簧刀,不断地朝五百瓦的女人刺捅,五百瓦的女人惨叫呻吟血肉模糊。不,我的刀不是刺向五百瓦的女人,而是刺向五百瓦,刺向他的脸,狠狠地,深深地插下去,拔出,再插入。我仿佛看见五百瓦蹲在那儿十分难受又无可奈何。痛快呀,痛快淋漓化作一股热流从脚底直冲脑门,我张大着嘴要呼喊。女人平静地躺着,身上泛着一层薄薄的汗光。我轻轻地退了出来,仿佛一生的耻辱就在这一刻抵消了。女人抽几张卫生纸巾递给我,说,你这么厉害,你老婆一定很幸福。

女人起身去拉开窗帘,我又探头往外看。我没看见王西,只看见女人的男人抱着小孩站在自家门口,像个保安,昏昏然的灯光让他父子俩变得有点模糊。女人先是抚平弄皱的床单,再抽几张纸巾,弯腰去捡地上的橡胶套。女人腰一弯,臀部就高高翅着,显得益加浑圆饱满。我身体里那头叫欲望的野兽又跑出来了,方才还耷拉着的一坨臭肉一瞬间如架起的高射炮。我如一头凶猛的饿狼扑过去抱住她。女人说你还要呀。我说老子的仇还没报够呢,我今天带够了钱了。

一个小时后,我站在门口,用身体挡住玻璃门上按摩那两个字。那个削瘦的男人牵着小男孩的手在街上慢慢地走,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突然替那个男人难受,狗吊的,这也叫生活?

此时,我看见王西了,他就像一具鬼魅,蹲在枝繁叶茂的榕树下。我走过去,发现他目光呆滞,嘴里叼着一支烟,地上是一地的烟头子,看样子,足足抽了有二包。这小子抽烟怎么抽得那么狠。我突然想起塌鼻子那张坏笑的脸,那张脸化成一把匕首,直接朝王西脸上刺去。我突然觉得对不起王西,自己来堕落就算了,为什么要把王西也拉上来。他应该躺在宿舍铁架床上,那才是度过黑夜最好的地方。

我想王西說要来健康路上玩一把,他其实不是想来做大保健,他只是想来打探。工厂里的流言他一定听到了。他心里有多难受呀。我想他一定是看见了女朋友,他却没有跟女朋友吵架。现在女朋友还不是他老婆,就是他老婆又怎么样呢?我的老婆我也没办法把她怎样。

我好想跟他说出自己的故事。我张开嘴巴却说不出话来。这是一个男人的耻辱,只有深深地埋在心底。

我们两个在街上慢慢地走,一路无言,气氛有点压抑。走到千灯糊公园时,有对年轻男女坐在石椅上说悄悄话。男的探头过去要亲吻女的,女的却伸出兰花指挡住男的嘴唇。男的从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哦,是一条项链,坠子是个心形昀。女的一下眉开眼笑,抱住男的一个猛亲。王西突然发疯一样冲上去,一把推开男人,大声吼:不要信她的花言巧语,她就是个骗子,一个大骗子。男人被推得跌倒在地。王西又转身揪住女人,扬起巴掌扇过去,歇斯底里骂道:你这个骗子!你这个大骗子,你花言巧语你想骗多少人?我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抡起拳头朝王西砸过去。他的愤怒可想而知。他要保护自己的女人,同时要痛殴这个莫名奇妙的疯子。女人也扑上来撕打。我心想不好了,这小子又神经搭错线了。我赶紧跑过去,要拉开王西。再打下吃亏的肯定是他。王西从衣袋里拿出弹簧刀,速度是那么快,简直就是在一瞬间,刀锋冲了出来。弹簧刀没有捅向那个男的,也没捅向那个女的,而是直接朝我捅过来。

我醒来时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医生说那个家伙简直是疯了,差一点就会要了我小命。我看着白色的床单,再看邻床呻吟的男人,想,出院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监狱里探望王西。我要告诉他,我一点都不恨你,真的,一点都不恨。因为,我也跟你一样,被某些事压迫得喘不过气来。我不但不恨你,还要感谢你,你让我的身体放开了许多道口子,把痛放出来了。

【作者简介】茨平,原名王春生,江西宁都人,现居佛山,2011年开始写作,作品散见《星火》《作品》《西部》《广州文艺》《散文》《文学报》《野草》《山西文学》《黄河文学》等刊。《开始找妈妈》获首届浩然文学优秀中篇小说奖;中篇小说《猪坚强》入围六届鲁奖;广东省四届网络文学高研班学员。

猜你喜欢

裤袋
两角钱
瞧这“小马虎”!
不要把手机放在裤袋里
放弃初衷成就牛仔裤之父
手帕与纸巾
网友整理父亲遗物发现28年前发票,内容让他落泪
我真是太机智了
烧饼飘香
安顺的裤袋
一张假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