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六月有时下雪

2018-05-14孙丽萍鬼鬼

文学少年(低幼版) 2018年6期
关键词:大朵栀子花娃娃

孙丽萍 鬼鬼

好奇怪呀,自从进入六月,我们小镇的天气就凌乱了。

前天套着毛衣,昨天穿着衬衫,今天披上了外套,明天穿什么呢?那得到早晨起床的时候才知道。

这天,我像往常一样,唰地拉开窗帘,只见窗外一片白茫茫。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白蝴蝶似的雪花在天地间飞舞。

“噢——下雪啦!”我大聲叫嚷着,草草往嘴巴里塞了点面包,裹上一件厚厚的棉袄,小书包往背上一甩,便像一阵风似的跑出门去。

我并不急着去上学。我在雪地里疯跑,留下一串串小脚印;我双手晃着树枝,让大朵大朵的雪落满了头;路过街边花园时,我团起一个个雪球,向着四面八方掷出去——

有时落进池塘,发出“噗”地一声轻响。

有时惊起一群小鸟,扑棱着翅膀飞向高处。

而有时——“哎哟,谁砸到我的脑袋了?”一个稚气的童声忽然响起。

那声音,来自花园的深处。

呀,糟糕。我挠挠自己的脑袋,总得去道个歉吧。

这么想着,我向声音的来处走去。

我似乎走了很久。可是,这里除了一些被雪覆盖的花草树木,哪有什么人呢?

我继续往前走。平时熟悉的花园好像变得越来越大了,而且,无论我怎么走,四周都是白雪一片。

我不由地有些惊慌起来。

这时,我看见一片白色之中,竖着一面彩色的墙,墙上密密麻麻地贴着许多的画片。

还有一个穿着绿衣衫的小男孩,正站在墙的前面,双手忙碌地贴着什么。

“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小心砸到你了。”我远远地向他打着招呼。

他有些诧异地回过头来。

我这才发现,他的衣衫很单薄,头上还戴着一个由树叶、花朵和羽毛组成的发冠。

“那你可以帮我个忙吗?”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焦急地望着我。

“好呀。”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我还是立刻点头了。

“太好了,你看这里——”他指着身后的贴画墙。

只见那墙划分成了方方正正的十二格。前面六格,都贴得满满的,后面六格,却还都空着。

“小镇的天气都在这面墙上,我是新来的季候娃娃,可我发现,我好像贴错了。这是六月的栀子花吗?”他把手中一枚白色的花举给我看。

哦,这分明是雪花!

我看见,六月的格子贴着属于各个季节的画片,枯叶啦,雪花啦,大太阳啦,红红的果子啦……难怪我们这儿的天气忽然变得乱糟糟的。

“这才是属于六月的栀子花。”我长长地叹了口气,从他脚下的一大堆画片里拨拉出一枚。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教会了季候娃娃许许多多的花,七月的茉莉,八月的荷花,九月的桂花,十月的菊花,十一月的山茶,十二月的梅花。还有,春天的新芽,夏天的蒲扇,秋天的大雁,冬天的冰霜……

“以后,有什么不清楚的就来问我哟。”我像个小大人似的,拍拍季候娃娃的肩膀,告诉他我家的地址。

后来,六月走了,七月来了,七月走了,八月来了……一整年都快过去了,季候娃娃却始终没来找过我,而我们小镇的天气,该热的时候时热,该冷的时候冷,再正常不过了。

站在十二月悄悄开放的梅花树下,不知为什么,我却怀念起六月清晨的那一场大雪来。

猜你喜欢

大朵栀子花娃娃
接花趣事
交通安全从娃娃抓起
大朵大朵
栀子花开
不远
我想让你结果子
清热泻火的花中“禅客”
三个娃娃一台戏
简易娃娃床
山茶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