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静听潮涌

2018-05-14汪依凡

润·文摘 2018年8期
关键词:兰德特里原住民

汪依凡

都说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当我再次拿起这本书时,突然感到一种极度的近乎疯狂的悲怆。

曾经,我一点也无法理解思特里克兰德何以冷漠如斯。我不明白他如何能狠心抛弃相伴十七年的妻子,不明白他为何要拒绝乃至嘲讽施特略夫重新释放的善意,独自走向马赛……

然而他终是来到塔希提岛,和岛上的原住民爱塔一起,静听潮涌。这或许是他最幸福的一段日子了吧,在人生的最末端。

我想,我可能永远也无法认同思特里克兰德的冷酷无情,可是我随即又忍不住笑自己的癡,他或许并不需要任何人的认同吧?岁月的磨盘兜兜转转,却永远磨不灭他的梦。他所想要的,只不过是登上那片精神的高地,静听潮涌而已。

我蓦地想起电影《燃情岁月》里的一句话:“人们的内心,总会有一个声音,完全去按照这种声音去作息,这个人不是疯了,就是成为传奇。”

不疯魔,不成活。这是他们的人生,像默默行走于世的行者,注定高远。

(指导教师:刘彦彦)

猜你喜欢

兰德特里原住民
原住民
美国哥伦布日在变原住民节
网友:转弯也来不及了歧视原住民?吴敦义贴文惹议
一类广义平均曲率Liénard方程周期解存在性与唯一性(英文)
“小鲜肉”蜘蛛侠
原住民村落的朋友们
英格兰队长陷“桃色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