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写杂文如打铁

2018-05-14酱香老范

杂文月刊 2018年2期
关键词:铁器铁匠铺千字

笔者是江南小县城一议论文写作爱好者,平时写些千余字的杂文随笔,“投枪、匕首”不敢说,“秤砣”文章庶几近之。打铁是嵇康的业余爱好,名士风流自成佳话。而我辈喜欢以打铁方式锻造铁器文章,或曰写杂文如打铁,虽是码字活儿,也当“实打实”。

谚曰:“长木匠,短铁匠,不长不短是石匠。”木工用料大多较长,制品也就较大。而铁匠用料通常短小,制品也较小,如锄头、镰刀、镐锤等。写千字左右的杂文,好比打铁,力求精短结实,最好像“秤砣”那样,形制不大而分量犹足。好杂文有“投枪、匕首”之喻,而这两种冷兵器都形制较小。杂文欲求丰沛,固然当立意精警、視角聚焦、材料精当,而文字简练也很重要。有时,某话题原本想写一两千字,动笔时尽量控制,发觉不到千字就大体说清楚了,遂不再增扩。或者某话题已写了千余字,再加缩减,发现简本比原稿精纯。写杂文如打铁,宁短勿长或喜短不喜长。

打铁不仅是体力活也是技术活。打制一件铁具,一般要经过六七道工序:选料、加温、盯火候、锤打、淬火、回火、磨口等,铁匠固然要有上好的膂力,但也要有好眼力来判断火候,找准锻打位置,把握锻造对象的形状。打铁不像做木匠可用尺子标画,打造出理想的物件,离不开精准的眼力。这就像写杂文、时评之类,关键是要有识见。没有精当或独到的见识,大可不必写议论文章。写杂文如打铁,不仅要有体力(文字表现力),而且要有眼力(精神识力)。

铁匠铺中放个大火炉,炉边架一风箱,炉膛内火苗直蹿。将锻打的铁器先在火炉中烧红,再移到大铁墩上。师傅右手握小锤,左手握铁钳,锻打过程中凭目测不断翻动铁料,以便将其锻成所需要的形制———方、圆、长、扁、尖等。师傅拿小锤轻击物件,指示抡大锤的徒弟,用力锤击相关部位。写杂文既要像敲小榔头那样,出手敏捷,指点精准,又要像抡大榔头那样,发力迅猛,锤锤到位。锤子所及之处,便是杂文所针砭的对象。铁砧铿锵,火花四溅,让种种假丑恶现象,饱尝文字铁锤的滋味。

因“帖”和“铁”同音,铁制品不失重量,故“打铁”一词在网上有一种新解,指写(发)有点分量的帖子。作文如打铁,文字沉甸甸。

酱香老范徒有蛮力,在杂文铁匠铺里,尚是一个抡大榔头的徒弟。旧时谚曰:“人生三大苦,打铁撑船磨豆腐。”锻打文字的铁器,累并快乐着。

猜你喜欢

铁器铁匠铺千字
地方博物馆如何做好铁器文物保护
战国秦汉时期西南铁器的贸易传播
铁匠铺
铁匠铺
对中国古代铁器普及推广时期的认知
《故事林》杂志上半月刊投稿须知
叮叮当当的铁匠铺
铁器、流民、粮食农业经济学
青春体验“作”我自己!
《白寿彝文集》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