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希腊的三座雕像

2018-04-27陈静

做人与处世 2018年1期
关键词:狼性弗斯宙斯

陈静

希腊4月的清晨,晨光熹微,惠风轻拂。远远看见米勒岛入口处的两尊雕像,我不觉停住了前行的脚步。左手边是当年米勒岛上那位专制的君王——西绪弗斯。他傲视万物,面露戾色,双眼闪烁着锐利的光芒,恍若一只伺机捕食的恶狼。他的脚底,踩踏着被铁链捆住的奴隶的脊背。那些奴隶的身形被艺术化地缩小,嘴巴却夸张地大张着,仿佛在控诉着那满身狼性的君主人性的缺失。在史书上,在神话里,西绪弗斯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君,他亵渎神灵,随意践踏百姓淳朴的信仰,常年对克里特岛征战,虚耗国力,逼得人民揭竿而起,却只换来他更残酷的镇压。希腊人民给他安排了一个始终做着滚石上山的无效无望的劳动的人生结局,也许正是因为人们内心恨透了这个豺狼般凶残的君王。

轻揉额角,想舒缓一下被思绪刺痛的神经。一转眼,视线恰巧与右手边柏拉图雕像那略带忧郁的目光相接。徐徐走近,看到他身着破旧的长衫,双手枯瘦。雕像的背后,是一群对他指指戳戳的市民的雕塑。看到这,我的心一点一点被愤懑注满。在世时,柏拉图潜心治学,从不争虚名浮利,面对质疑,只是默默忍受。就是这样一个羔羊般温驯的哲人,生前很不得志,死后又被学生拉下神坛,掀翻在地。直到14世纪,他的思想才照亮西方哲学的天空。一生贫病的他在《理想国》中发出了无比沉重的哀叹。

难道“狼性”会使人偏离正轨,变得凶残暴戾,而“羊性”又会让人逆来顺受,生前的理想难以伸张?面对眼前两位性情、地位有着天壤之别的历史人物的雕像,我顿感彷徨无绪。踉跄着脚步,走到爱琴海边,任温润的海水打湿双脚。

驀然抬头,又瞥见一道目光,威严而又慈爱,令人景仰却不致畏怯。我挪动脚步,靠近了那道目光的发源地,是宙斯。他张开双臂,微微敛眉,一只手持着雷霆,一只手高擎着橄榄枝,在薄雾笼罩的清晨,带给人的是无限的清晰和宁静。心,一点一点被濡湿。我看见许许多多早起的人涌到他的身边,或祝福,或微笑,更多的人则是对他喃喃诉说着久藏心中的夙愿。

宙斯面色恬静,不怒而威。他是刚烈的,面对凶残的父亲,毅然走险,救出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在地母该亚和她的12个儿子攻上奥林匹斯山的时候,他沉着指挥,化险为夷。他又是温情的,他摘下百合,送到美丽的伊娥手中;纵使伊米阿洛斯当众欺骗他,他也只是轻叹一声,化解恩怨。坐在宙斯的脚下,感受着他的庄严和慈悲,心底萌生出无限的虔敬与感动。望着为宙斯而倾倒的希腊人,我恍然大悟:这个在大是大非面前如狼般果敢坚决,回归生活却又充满悲悯情怀的神话人物,才是他们心中的王。如狼般英勇,如羊般温和,狼性和羊性的完美融合,才能绽放出真正的王者之美。

再见,西绪弗斯!再见,柏拉图!我立起身,向宙斯雕像深鞠一躬,朝海滩走去。有狼的利齿又如何,没有羊的温和,只能如纵横半世的拿破仑一般,独逝在圣赫勒拿岛;有羊的驯顺又如何,没有狼的勇武,只能如囿于心灵一隅的周作人一般,窒息在个人的小天地里。

有一句话值得玩味:“爱是拿起武器,永恒承受。”让心底同时住上一匹狼和一只羊吧!让狼去成就宏图霸业,兼济天下,承受生命中一切不可承受之重;让羊去给心灵筑一间温馨的居室,爱人、隐忍,承受生命中一切不能承受之轻。

阳光撒向海面,化成片片碎金。恍惚中,我听到了一支远古的赞歌:“我主用雷霆,一击沧海平;我主持橄榄,悲悯化人心……”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高级中学王淦生老师点评:

这是一篇游记,更是一则心灵感悟。作者描写的三尊雕像,实际上正代表了三种迥然不同的处世方式、三种不同的领袖风格和三种不同的人生:一种失之于刚,一种失之于柔,另一种则是刚柔相济、剑胆琴心。要想在这个世界上生存,要想获得众人的认可,进而成为一位成功的领导者,就必须既有坚毅和果敢,亦有柔情和仁厚,即“狼性”和“羊性”的完美结合。作者融理入事,借历史人物抒自身情怀,颇有笔力。

(编辑/张金余)

猜你喜欢

狼性弗斯宙斯
我的宝贝宙斯狗狗
疯狂动物城你的狼性呢?——你的狼性呢?
疯狂动物城——你的狼性呢?
总得有人去擦星星
员工吃草,狼性何来?
员工吃草,狼性何来?
爱心树(上)
冰冻的梦
鹰与蜣螂
冰冻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