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地名是了解城市的窗口

2018-04-18靳育德

雪莲 2018年2期
关键词:海湖西川龙泉

靳育德

西宁已有2100多年的悠久历史,也是我省仅有的两座被国家命名为“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城龄”比许多内地城市都要长。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城市的街、巷、路名承载着这个城市的历史,人们透过这些路、桥名,可以管窥城市的过去,就像打开了这个城市的历史画卷,重温先辈筚路蓝缕、前仆后继的艰辛历程,就像见到西宁广济路,有人也许会想到明代青海名将柴国柱;走进观门街,有人会说起宣德帝亲赐广福观名的故事一样。如果联缀起西宁古老的街巷名,就像捡拾起西宁古老的历史残片,显现了这座城市悠久的历史;也让后来人懂得,现代化的西宁就是在过去的基础上,经过一代代人不懈的努力,才逐步走到今天的。

解放初,新生的政权刚刚建立,在那火红的年代里,人们一心想砸烂旧世界,创立新乾坤,西宁的一些旧街巷立即改了名,隍庙街改为解放路,府门街改为文化街,县门街改为人民街,兵部街改为解放巷……一些新开辟或打通的路命名时也体现了这一时代特征,如胜利路、七一路、八一路、五四路等;一些新建的桥梁也被命名为五一桥、五四桥、六一桥、七一桥等。这些路桥的命名突显了那一时期激烈的社会变革和时代烙印,经过几十年的时光流逝,已被人们渐渐所认可。但是现在看来,这些名称雷同而缺乏地方特色的地名,总是少了一些城市的文化底蕴和历史的厚重感。本来,街、巷、路是有区别的,一般来说,街比巷要宽,且有商店、饭馆和公共设施等,巷主要为居民区过往通道,路为城区外围通行大道,所以史料中记载,过去西宁城内是没有被称作“路”的,只有城外有莫家路(今兴海路)、广济路;城内除了“街”外,还有香坊巷、石巷、玉井巷等。而在那次集中改名中,城内却出现了一条“解放路”。

每一个地名都是一缕乡愁,乱改地名,就是丢失了城市的文化记忆,说严重些,就是割断了城市的历史。正如青海省地方志研究会秘书长李泰年先生所说:“地名记录着一个地方的历史文化,一个小小的地名可以提供丰富的信息。”西宁作为西部边陲重镇,这里曾演繹过不少可歌可泣的故事,所以保留一些有特色的街巷或桥梁名,也是彰显历史名城丰富内涵的重要内容。

西宁一些新建的路桥命名时选取了省内一些州县的名称,如海西路、果洛路、门源路、共和路、互助路、海晏路、兴海路、同仁路、德令哈路,湟中桥、天峻桥、民和桥等。通过这些路桥名,不仅体现了青海的地方特色,在潜移默化中,普及了本土地理知识,而且也突出了省会城市的统领地位和包容性。别小看了这些路桥名,它很能培养人们爱青海、爱家乡的感情。

西宁市城北区过去是郊区农村,解放后,随着城市的发展,才有了正规的马路和桥梁,这些马路和桥梁被命名为祁连路、门源路、柴达木路、朝阳桥、天峻桥等。随着海湖大道的建成,连接天峻桥东西的马路也成了一条重要的交通要道,加之西(西宁)倒(倒淌河)高速路高架桥也从这条路的上空通过,长虹飞架,这儿已成为展示新西宁的一处重要景观。本来,依照桥路同名的命名规则,北川河上既然已经有了“天峻桥”,连接天峻桥两侧的路就应命名为“天峻路”,它和附近的门源路、祁连路、柴达木路一起,体现了西宁作为省会城市的胸襟和气魄,但不知为什么,已被老百姓认可的天峻桥突然又改名为“天津桥”,在众多以青海州县名命名的街路中,突然又冒出来了一个“天津路”!

李泰年先生说:“一个小小的地名,或纪念一段历史事件,或纪念一位历史人物,或反映某种文化内涵,或反映某种地方风俗,乱改地名不亚于对历史的破坏和遗忘”,有关海湖新区中“火烧沟”景观带的宣传也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本来,火烧沟与海湖新区风马牛不相及,是两个不同地方的名字。火烧沟是古称“鸳鸯沟”里众多村庄中一个村庄的名字,海湖新区是海湖路西侧新开发的一片地域名字,这里原是苏家河湾、刘家寨、彭家寨、汉庄几个自然村落的地盘。鸳鸯沟的沟脑在湟中县城的通宁路附近,沟口在西宁市彭家寨东南。由于多年的山洪冲刷,鸳鸯沟的洪水撕裂了西川平整的土地,在彭家寨、刘家寨两村间的平地上划开了一条大沟,然后在苏家河湾村东北方向冲进了湟水,过去人把这条大沟俗称为“深沟儿”,但史料上却记为“龙泉谷”。史载唐穆宗李恒长庆元年(公元821年),大理寺卿刘元鼎为唐蕃会盟,奉旨出使吐蕃,回长安后,曾写有《使吐蕃经见纪略》一文。文中说:“元鼎逾湟水至龙泉谷,西望杀胡川,哥舒翰故壁多在。”据《西宁府新志·地理·山川》记载:“县(指西宁县)西八里有龙泉,疑即西川称龙泉谷也。唐刘元鼎使吐蕃,逾湟水至龙泉谷,谓哥舒翰故壁多在湟水。”杨应琚先生所指“县西八里”的西川龙泉谷即指今海湖新区的深沟儿,杀胡川即指今西川。当年哥舒翰率军在赤岭一带与吐蕃抗衡时,今西宁地域就设有“河源军”,即指这里的“哥舒翰故壁”。当年,平坦的西川南路过刘家寨村南,就到了深沟儿边沿上,然后一路下坡,通向沟底,沟中搭有一处便桥,过桥再上数十米的土坡,才到路平处,即见彭家寨村。从沟中望去,只见两侧土崖壁立,颓然欲倾,斗折蛇行,令人心寒。深沟儿蜿蜒东北行,到苏家河湾地界,因沟西侧有有名的龙泉,所以称其为“龙泉谷”,取之有据,地名也文雅不俗。

火烧沟村只是鸳鸯沟中众多村落中的一个,它的南侧还有井家窑、狼沟、鲍家沟、阴崖、阴坡、史家窑(今称“青山”)、张李窑、水滩窑、孔家窑等自然村落。当年划分行政区划时,因火烧沟村划归西宁市城西区管辖,这里既有城里人不时帮扶济困,又有政府出面及时解决实际问题,与沟中其它村落相比,“近水楼台先得月”,火烧沟一时声名大振。

千百年来,龙泉谷横亘在西川原野上,既给行人旅客平添了一些麻烦,也阅尽了人世沧桑,但到了改革开放的近几十年,这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座高大宽敞的箱涵在沟底建起,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千万方黄土填平了大地的裂口,深沟儿摇身一变,成了昆仑大道的一部分。原来的荒草野沟,作为海湖新区重要的绿化景观带,引来了解放渠渠水,随沟哗哗流淌,其间曲径小桥,叠水成瀑;巨桥横跨,彩灯耀珠;芦苇遮堤,浮萍流连;芳草碧树,掩映两岸,让到过这里的人一呼三叹。但不知为什么,却把这么一处优美的景区被称为“火烧沟”!好在前一段时间上级有关部门正式命名为“龙泉谷景区”,并在报纸上予以公布,但有些媒体在有关报道中仍把它称作海湖新区的“火烧沟”。看来,名称的扭转还需要多方面的支持。作为权威部门的地名办公室,就应真正负起责来,起到监督作用。

西宁周边许多村庄已经永远地消失了,包括城区在内,建起了许多住宅小区,小区的命名,突出了“高”“贵”“洋”的特点,凡是汉文中能显示皇家、尊贵、豪强的字眼,如皇、御、王、妃、帝、府、宫、豪、金、银等字眼,搜刮殆尽,全用在小区名上,还嫌不够气派,再用国际、星座等,甚至外国的,如香格里拉、威尼谷、阿里斯顿等等。但愿今后一些新建的路桥或小区命名时,能顾及到当地的历史和文化,让消失的古老村庄名能在原地留下一点念想,就像北京至今仍保留着“公主坟”“车公庄”等地名一样,毕竟这里是有着2100多年历史的古城,是曾以“桑麻翳野,宛如荆楚”令古人惊叹的地方。

猜你喜欢

海湖西川龙泉
三名少年携AK-47闯海湖庄园
路过或者停留都可以尽享海湖新区的美好
登剑门关
幸福龙泉
绿美龙泉
在龙泉,有一种温度叫暖心
龙泉汤
体验
西川村,最后的孤独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