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跪听《二泉映月》

2018-04-18王宏仁

雪莲 2018年2期
关键词:小泽二泉映月天籁

王宏仁

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第一次听到《二泉映月》,泪流满面,不自主地跪下去,他说这是真正的天籁,是世界级名曲,听它是要跪下去听的。小泽是华彦钧的千古知音,他指挥过无数世界名曲,都没有下跪,唯一使这个超级指挥家下跪的是中国的《二泉映月》。创作《二泉映月》的是一个孤苦飘零贫困至极的旷世天才华彦钧!

小泽向一个身沦为“乞丐”的艺术家的天才作品下跪才显出他超凡绝俗的天才鉴赏力是《二泉映月》让小泽人生焕发了神采,是小泽把《二泉映月》首次奉献给世界——那早是为全人类创造的,只有杨荫浏、曹安和初闻即发现她的超出群伦的华美。世人常说“瞎子阿炳”,心与天地交流的伟人华彦钧。

使小泽下跪的《二泉映月》,在短短七分钟演释了人类在地老天荒中的诞生、发展、拼搏苦斗胜利的过程。那是一部绵长久远的人类史的音乐凝铸,每个音符每个音响都透出人类前行的脚步,人类荆棘苦难的行程;那是每一个真正的人的生命私语,世界上哪个真正的人没有苦难的磨砺?那更是浸在苦水、盐水、辣水、酸水中遍尝生命苦难的华彦钧的生命体验,并把这超人的体验从宇宙中抓捕音符完美表现出来,这个顽强的表现意图又是他对苦难的藐视与抗争。

《二泉映月》以一声长叹开头,这是人类之叹,像初生婴儿的哭声,懂了事,通了人情的人不能不叹,你要发展要完美就会遇到坎坷,你不能不叹!这一声长叹是超人之叹,亦是常人之叹。为什么叹?下面的第一主题就演释如一股泉水在幽暗、曲折、深邃、崎岖的山谷中呜咽地奔突,这就是我们的人生!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股在山谷奔突的泉水,曲折而艰难。如华彦钧这样的人生是奔突在秃山寒石荒漠中的流沙,连水的滋润都没有,每步都是苦难,都是挣扎,都是突围,都是把生命抻得很细很长欲断的程度,有时又压得很扁很小的程度。但是,生命就是生命,他苦难而不屈服,历经磨难而更加坚韧,失败后更激起昂扬斗志,这才是生命的价值和华彩。如贾宝玉似的生命,他也有烦闷、有苦烦,他的生命泉水如在苏州园林假山石中奔突的泉水,虽曲折变幻而凛冽润泽,有韵有声!《二泉映月》第一个主题是生命叹息后对生命的形象描绘:这样路途险阻的山路,这样奔流不息的水流,这样游刃有余坚韧耐磨的生命,正是在忽明忽暗忽高忽低忽平忽险忽坚忽柔的山谷中历练呀!华彦钧抓住了生命的真谛,先用音符形象地描绘他在苦难中的炼狱过程,这是对真实生命的如实描摹,用音符描摹得如此逼真透彻每个人的心灵、骨髓。第二乐章是对生命的颂歌。这个颂歌用稍有变化的音符重复6次,反复咏叹歌吟,其意是生命如此艰辛、生命如此可爱、生命如此多变、生命因艰辛多变耐磨、而可爱可亲,生命于人只有一次,无论怎么艰辛苦难也让他发光焕彩,在咏叹歌吟的音节中时时跳跃着显示清风明月、流水飘花的美艳篇章,展示着大自然的华美,美丽的大自然既能抚慰受苦的心灵,又能激励人向上……世间的音符在华彦钧手指下变幻出如此迷人的音色,《二泉映月》的音色是美丽动人至深的,她的微妙旋律能震撼、敲击每个人的心灵,牵扯每一丝神经,拨弄出每个人的情之所钟,身之所感,心之所盼,神之所嘆!那种娓婉、那种缠绵、那种沉郁、那种不弃不舍的追求、那种如泣如诉的哀怨、那种含着泪水的昂扬和笑脸,表现了华彦钧虽历经苦难折磨而对生活依然热恋的叹息、倾诉、描绘苦难、惋叹生活、品味苦难、超越苦难、热恋生活、希望生活、战胜生活、哀而不悲、怨而不怒,如在阴晴互变的天气中行在山阴道上,风光旖旎中有一种昂扬柔韧的高雅情调——这是我无数次欣赏《二泉映月》的感悟,短短七分钟,这无形有韵的《二泉映月》竟无微不至地融入我的生活的每一个空间,使我对现实、历史、未来产生深爱的激情,对生活萌生哲理的思索和诗意的联想,音乐的力量不可抗拒。如灵魂的惊雷、如心灵的闪电,以一种闻所未闻的至高、至圣、至纯、至美的天籁之音击中了小泽征尔那饱览世界名曲的对天籁有极强敏感的天才的心灵,使他不得不跪下去,这是五体投地的崇拜,这是心悦诚服的敬仰,这一切都是自然发生的,天才作品本不要炒作,她的一丝一缕、一字一行、一线一色都是击打人的灵魂的!我相信,贝多芬可以藐视身为高官的大诗人歌德的卑俗的人格,华彦钧通过《二泉映月》已使自己高洁深邃,华美的灵魂飞跃,与那些超越时空的圣者为伍而俯视人间、悲悯人间,又倾情倾爱人间!

灵魂已飞跃的华彦钧却无奈地痛苦地徘徊于无锡街头,他身着打满补丁的脏旧长袍,戴着产于清朝的小黑眼镜,而且歪戴着,背上背着陈旧的琵琶,手中拿着二胡,在他那善良温柔美丽的妻子(能够识别天才、深爱天才、与天才为伍的女人)的搀扶下,以自己天籁之音,游荡在无锡的大街小巷,他们足迹大约遍布了无锡城的每一寸土地。那二十多年,美丽的无锡是幸运的:每天有天籁之音在市井飘荡,在这里演奏,不过由于被命运强迫“化装”为乞丐而蒙敝了一个个肉眼凡胎,这又是无锡人的不幸,他们不识天才真面貌,而淡漠无情地侮辱他、嘲弄他,有时还打骂他,叫他“瞎子阿炳”,把他当做乞丐,但毕彦钧不是乞丐,他从不乞讨要饭,他只演奏音乐,天籁之音的音乐,听得懂得,赏他几文钱,听不懂的骂他几句,这有什么呢?他一笑置之,只要有一饭活命,就熔铸他的天籁之声!大约在华彦钧44岁,双目失明9年以后,他在世俗轻侮的1937年,此时,青年的王洛宾在六盘山的一间客栈中认识了善唱“花儿”的女老板“五朵梅”,这个沙多夫斯基伯爵夫人(声乐教授,沙皇公主)的高徒,音乐系的大学生拜倒在布衣短衫的农村老妇面前,从此,他一生没有离开大西北,成了中国西部歌王亦成了享誉世界的“歌王”,这是大西北之幸,“五朵梅”之幸,亦是王洛宾之幸,假如杨荫浏、曹安和早认识华彦钧10年,中国得有多少名曲走向世界?但是,天才就得受命运折磨,天才就得受苦难洗礼,曹雪芹处在“举家无食常赊粥”的困境中创作了《红楼梦》,华彦钧也只能在市井流浪中创造《二泉映月》。有一个细节非常感人:当杨、曹两位找到患病在身的华彦钧想给他录音时,华彦钧已两个月没有弹琴,说没有琴,杨荫浏从乐器行给他借了一把低档二胡,曹安和把自己的琵琶借给华彦钧,华彦钧为了恢复一下手指,于是他又硬撑病弱之身,身背琵琶,手拉二胡,在妻子搀扶下,在无锡街头弹弄两天,这是多么可悲的情景:生于苦难长于苦难,成才于苦难的大师已与苦难融为一体,没有苦难的伴随竟不能恢复艺术灵感了,这是苦难创造的痛苦,天才的可悲宿命。于是1950年9月20日,他用那把低档二胡为杨、曹二位弹奏了《二泉映月》,他说自己脑子中有700多首曲子,等病好了再录。很快《二泉映月》震动了北京、全国,23天后,无锡人才知道华彦钧的不平凡,请他在大剧院舞台上第一次正式演出,他还穿着他的破衣衫,从照片看他演奏得很吃力,很认真,这是独特的大师演奏,这也是他生命的最后绝唱,他于同年12月24日,一代天才病死无锡!二十多天后,他美丽的妻子亦死去。这是很可叹的。杨教授尽管使华彦钧的名曲留下来了,一代琴师为什么晚年连二胡都没有?这些细节人们只能凭杜撰推想,对他创作了《二泉映月》的伟大心灵的经历我们就很少知道。多亏杨荫浏、曹安和二位有德有功之人,为中国留下了天籁之音。我想在茫茫中国大地上,从古迄今,像华彦钧这样的天才一定埋没了不少,所以,我很佩服那句外国谚语:“千万不要轻慢底层的陌生人,那可能是化装的天使!”而华彦钧就是一个化了装的人,听了他的音乐,回顾他的人生,我痛哭流涕。

自古天才与苦难比邻而居。甭说孔子、孟子都是少年丧父家庭,有孤苦的苦难身世,随便一翻世界文学史,那苦难铸造的天才就频频闪烁:美国的爱默生幼年丧父,英国的毛姆八岁丧母、十岁丧父,日本的川端康成一岁丧父、二岁丧母,中国的鲁迅、胡适等。华彦钧的身世更浸满苦水,他父亲华清和(雪梅)是无锡雷尊寺的当家道士,他本不应有妻,但还是为情所困取个寡妇,生下华彦钧,他本是私生子,生下不久其母死亡,和做道士的父亲过清寂贫寒的寺庙生活,秋白都少年丧父,没有父亲的家庭如风雨中飘泊的破船,一定倍感人世辛酸苦难,这辛酸苦难就使他们幼小心灵多了许多细腻、敏感、坚韧、顽强,更使大脑中多了许多智慧。伟大的高尔基亦是童年父母双亡,他考察过少年孤独的天才心路。他说过一句残酷而真实的话:其艰辛痛苦是自然的。家庭的苦难、社会的苦难淹泡一个个幼小的天才心灵,如圣水一般培育着天才之花酿制天才之果,当曹雪芹在孤寂的西山忍饥挨寒含苦茹辛滴血描绘贾、黛情缘时,其心灵痛苦何如?当华彦钧千万次修改《二泉映月》时,其心境亦可依不同人做不同想了!后世的凡夫俗子在享受天才创作的精神琼浆时,可知每一部辉煌的作品后都隐藏着无数辛酸?这个世界凡成就都是汗水酿造,凡辉煌都是苦难铸成。

作为天才作曲家的华彦钧不是只能谱哀惋缠绵悱恻的“文曲”,他的《听松》是描绘、颂扬气壮山河的岳飞的,其曲悲壮昂扬,是颇富阳刚之气的“武曲”,亦名《听宋》《大浪淘沙》的琵琶曲则演释了苏东坡“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情,是真正的豪放曲。华彦钧一生创作近千首曲子,可惜只传下不足十首。

猜你喜欢

小泽二泉映月天籁
许愿树
音乐教育专业说课案例
自勉
中级车舒适标杆天籁究竟强在哪儿?
孙文明、阿炳音乐比较研究
疼不疼
鸠山力挺小泽继续担任干事长
幸福地聆听天籁之音
我听见了爱
如泣如诉等